刚刚更新: 〔龙王赘婿〕〔快穿之专业打脸指〕〔生而不凡〕〔林蔓笙顾西辞〕〔无敌双宝:首席大〕〔嫁入豪门后我养崽〕〔庆荣华〕〔御魂者传奇〕〔小人物的非凡之路〕〔千秋不死人〕〔大荒种田记〕〔爹你今天读书了吗〕〔随身带个修仙系统〕〔我的绝色总裁未婚〕〔旺门佳媳〕〔丹道神途〕〔生死帝尊〕〔数据废土〕〔玄医暖婚:腹黑靳〕〔掌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十七章为自己送丧
    “怎么不可以?”赵映雪起身,身旁的丫鬟立即上前搀扶,“我倒挺喜欢这身衣裳,嬷嬷,你回了吧。”

    曾经的赵映雪死了,而今日,不是她成亲,而是她在为自己送丧!

    陈嬷嬷还想再说些什么,可终究还是叹了口气,“那奴婢就带着嫁衣,回宫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陈嬷嬷领着带来的宫女,朝晋王妃和赵映雪福了福身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,只剩下晋王府自己的人,晋王妃看着赵映雪一身白衣,心里的酸楚又泛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映雪,你这是何苦?”

    晋王妃心里隐隐抽痛,她一身白衣,意味着什么,她再清楚不过,可……

    “不嫁了,映雪,咱们不嫁了,以后你就在咱们晋王府,晋王府照顾你一辈子,娘不会让任何人再有机会伤害到你。”晋王妃深吸一口气,映雪这般模样,更加让人心疼,到时候就算是皇上要怪罪,她去承担。

    赵映雪微怔,但片刻,面纱遮住的眼底,一抹笑冰冷的荡漾开来,“怎么能不嫁?”

    她若不嫁过去,怎么让年城生不如死?

    “娘,他来了吗?”赵映雪突然转移了话端,语气柔和许多。

    晋王妃明白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谁,“皇上派了枢密使大人带兵护送,枢密使大人已经在府外候着了。”

    已经候着了吗?

    赵映雪心跳猛然快了一拍,深吸了一口气,朗声道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吩咐了一声,两个丫鬟搀扶着赵映雪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今日的晋王府,没有丝毫喜庆的气氛,前来道贺的宾客,一概被晋王府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晋王府外,年府的迎亲队伍已经在等候,年城一袭大红喜袍,坐在骏马上,喜袍之下,浑身是伤的身体努力支撑着,迎亲队伍旁,以枢密使楚倾为首,一百禁军将士整齐排列。

    晋王在门口,和年城的迎亲队伍,相对而站,气氛分外诡异。

    旁人看来,这不像是两家结亲,更像是两个仇家要决战。

    赵映雪在丫鬟的搀扶下,一袭白衣出现在众人面前,几乎所有人都是满脸诧异。

    哪有新娘子穿成这样的?

    周围围观的人,开始交头接耳的谈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……”年城本就等得不耐烦,此刻看到赵映雪这样的打扮,气更是不打一处来,“她当这是在办丧事呢?”

    赵映雪……她这样,分明是在打他年城的脸,打他年家的脸!

    “少爷,你就忍一忍吧,夫人交代了,一定要把映雪郡主接到年府,切莫再生事端了。”管家在一旁安抚道,夫人怕是早料到,晋王府不会好好嫁女,才特意交代他来看着少爷,这不……

    白衣出嫁,可是不吉利啊!

    可那又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都是年城少爷惹下的祸事。

    年城瞪了赵映雪一眼,那面纱下……

    想到那面纱下的容颜,不知道被烧成了什么样子,年城的心里就生出一丝嫌恶,况且,他在诏狱所受的折磨,都是拜她赵映雪所赐!

    一想到此,年城便看也不愿看赵映雪一眼,不耐烦的对管家吩咐道,“走吧,赶紧回府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一出王府大门,就在搜寻着那一抹身影。

    隔着薄薄的白纱,她依稀看到骏马上的黑色身影,和那日在大火中一样模糊不清,仅有一个大概的轮廓。

    可她知道,那就是他,楚倾,她的救命恩人!

    若是能仔细看清他该多好,心里突然冒这个念头,可自己这张脸……

    赵映雪心中对年城的恨,更加来的剧烈,手下意识的紧紧攥着绣帕,她现在,连面对楚倾的勇气都没有,这一切,都是拜那个可恶的年城所赐!

    “郡主,奴婢扶你上马车。”丫鬟萍儿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赵映雪。

    赵映雪猛然回神,想到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,深吸一口气,心里似更坚定了什么。

    丫鬟扶着赵映雪上了马车,年府管家张罗着吹响了唢呐,迎亲的队伍出发。

    马车内,赵映雪终究是忍不住,撩开帘子,看到骏马上和马车并行的男人的模糊身影,“萍儿,跟我说说枢密使大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突如其来的吩咐,让萍儿一愣,但瞬间反应过来,看了马车外骏马上的挺拔身影,想到枢密使的名号,满眼向往,“郡主,枢密使大人今天穿了一身黑衣,高大挺拔,器宇不凡,听说,如今北齐的青年才俊中,皇上最器重的,就是枢密使大人了,这才不过二十多岁吧,都已经位高权重,只可惜,那张脸……若不是因为那张脸,只怕咱们顺天府最受千金小姐们追捧的男子,就不是沐王和骊王,而是枢密使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脸……”赵映雪口中喃喃。

    萍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脸上一僵,诚惶诚恐,“郡主,奴婢……奴婢不是故意提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怎么这么大意,明知道那场大火之后,郡主最在意的就是脸。

    “他也被火烧伤过,他的脸……”赵映雪似自言自语,“当年,他也很疼吗?”

    赵映雪微微皱着眉,牵动着脸上的肌肤,伤口的疼痛蔓延开来,这种疼,钻心蚀骨,原来,她和他,竟有相同的经历!

    皇宫里。

    栖梧宫内。

    元德帝听了陈嬷嬷的汇报,看了一眼堂下宫女们手中的嫁衣首饰,脸色阴沉,手中的茶杯重重一放,“这晋王府当真是翻天了吗?还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替他晋王府谢他恩赐?

    竟敢说那么大逆不道的话!

    “皇上,您消消气,晋王妃心疼女儿,对这婚事本就不满,有这样的情绪也实属正常。”宇文皇后柔声安抚道,“映雪郡主也实在是可怜,那么优秀的一个女子,竟被那年城给……女子的清白和容貌,对女人来说,都是天大的事,这一下被年城毁了两样,也难怪她会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皇兄,这婚事确实是亏待了映雪,她要穿白衣出嫁,就由着她吧。”清河长公主抚了抚小腹,“按理说,映雪出嫁,皇兄该亲自到场主持,可……皇兄只派了沐王去吧!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这么一说,元德帝的怒气渐渐平息下来,想到晋王府和年家的纠葛,满脸凝重的叹了口气,“今天这样的场合,朕哪里敢出现?”

    他要是出现,定会被缠得脱不了身,所以,索性就不去。

    这场婚礼,只怕是不会太平!

    这场婚礼,注定不会太平。

    晋王府敢将宾客拒之门外,年府却是不敢。

    好歹也是和皇室结亲,年府只能大张旗鼓的办,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 迎亲的队伍还没到年府,年府里就已经宾客满堂,年曜和南宫月亲自招呼着,场面热闹而和谐。

    年玉小小的身影,隐没在人群中,很难让人察觉,可有人进了年府,一眼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赵逸迅速走向那抹身影,在年玉身后,长臂丝毫没有顾忌的搭在年玉肩上,突如其来的触碰,让天生警惕的年玉下意识的正要回击,却听得男人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看这一群人的虚伪面孔,不无聊吗?走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,她认得,沐王赵逸!

    年玉打消了回击的念头,下一刻便被赵逸抓住手腕儿,拉着她,走出了人群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凌依然易谨离小说〕〔初始技能也很猛〕〔傲世邪神〕〔大宇微尘〕〔噬神纵天〕〔斗罗大陆之我能抽〕〔娇妻似火:帝国老〕〔误入歧途苏玥〕〔当满级大佬翻车以〕〔快穿之小黑屋警告〕〔绝世丹神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神秘光幕〕〔异世之召唤铁甲雄〕〔攻略反派的特殊沙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