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十五章意外之人
    这声音,瞬间勾起年玉的许多回忆,曾经的花前月下,山盟海誓,闺房旖旎,最终脑海中浮现出那夜他冷漠无情的脸。

    年玉心里的恨肆意激荡,赵焱这样温柔示好,是要故技重施吗?

    年玉嘴角浅扬起一抹讽刺,语气却是再寻常不过,“骊王殿下,年玉也正要说这件事呢,年玉一个小女子,自认没帮过骊王殿下什么忙,所谓无功不受禄,您送的那些玉,年玉实在是不敢消受,今日年玉并不知道骊王殿下会来,不然,年玉早该一并将那些玉带来,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年玉背对赵焱,看不到他的脸瞬间沉了下去,可那划桨的动作微微一顿,年玉却是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无功不受禄?玉儿,过了明日,你就是我的表妹,这层关系,我送你些美玉,就如今天逸儿设宴请你,是一样的道理,如何你能来赴他的宴,却不接受我的玉?”赵焱的语气依旧温柔,本是一句责问的话,却听不出半分责问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样的道理么?

    虽是一样道理,却不是一样的目的。

    沐王赵逸心思单纯,而他骊王赵焱,却是包藏祸心。

    赵焱的责问,年玉没有回答,只当是没听见,看着小船经过带起了波澜,气氛变得更加诡异。

    所幸没多久,船就到了湖心岛,下船的时候,赵焱上前扶她,却被年玉灵活的避闪开来,他的示好,年玉看着恶心,又怎会接受他身体的触碰?

    她甚至担心自己,会一个控制不住那潜藏在心里的恨,当场一耳光打过去,质问他为何如此狼心狗肺,冷血无情!

    赵焱落了空,看那抹身影走在前方,俊秀的眉峰微微皱着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个年府二小姐,对自己似乎不愿亲近!

    可她对赵逸的态度却不同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赵焱迈着长步,步履优雅的追上年玉,看了年玉一眼,那张脸似比上次所见,又明艳动人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样类型的女子,是赵逸所喜欢的吗?

    年玉顿住脚步,诚惶诚恐的朝赵焱福了福身,“骊王殿下明察,年玉不敢误会骊王殿下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误会?这可不是他第一次问这个问题,可他的答案依旧和上次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有的,哪里是误会而已啊!

    “不敢误会……”赵焱口中喃喃,心里恍然明白了什么,眼底有一抹轻笑一闪而过,又是一个觉得他的身份不及赵逸的人么?

    这细微的表情,年玉没有错过。

    经历了前世,她是太了解这个男人了,那轻笑代表着什么,她也再明白不过,但年玉却没有说什么,他要那么认为,便由着他那么认为吧。

    左右在他赵焱看来,这世上多的是看不起他身份的人,多她一个也无妨,不是吗?

    随后,二人是一阵长久而诡异的沉默。

    赵逸划船赶来的时候,年玉靠在一棵树下,闭目小憩,赵焱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笔墨纸砚,在纸上描绘着什么,气氛看似一派和谐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我把谁带来了!”赵逸还没下船,就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赵焱停下画笔,抬眼看到船头站着的人,心中一怔。

    他……怎么来了?

    但那诧异转瞬即逝,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淡然儒雅,朝着船头的男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子冉,今天这酒是招待我这小表妹的,你不请自来,这些酒你得和我一起搬上去。”赵逸跳下船,对船上的男人道,听这语气,就知道二人的关系并不生疏。

    楚倾?

    这两个字让原本闭目小憩,不愿理会外界的年玉猛然睁开眼,目光所及之处,那一袭黑袍,身形挺拔的男人,也正朝她这边看过来,那眼神,和那日在藏玉阁外,他看她的眼神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年玉瞬间警惕起来,对这个楚倾,她竟比对赵焱还要防备。

    年玉深吸一口气,更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楚倾也只是看了年玉一眼,她细微的反应,他看在眼里,面具底下,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一个弧度,她很怕他么?

    楚倾挑眉,收回视线,和赵逸一起,把船上的好几坛酒搬下来。

    岛上,早就有几个顶级厨师在做着菜,还没到午饭的时候,赵逸就已经按耐不住了,亲自开了酒坛,几人就围坐在柳树下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焱和楚倾都寡言少语,年玉面对着几个人,也是无话,唯独赵逸叽叽喳喳,说个不停,几杯美酒下肚,他的热情更加高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子冉,你定是闻到了我这美酒的香气,才赶过来的吗?是不是连差事也丢下不办了?”赵逸就坐在年玉和楚倾之间,仰头喝下一杯酒,假装威胁的道,“明天我就进宫向父皇告你一状。”

    楚倾握着酒杯,面具遮着脸,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语气却是轻松,吐出几个字,“今天休假。”

    休假?

    年玉目光微闪,刚才在府外,他那模样,分明就是要出去办事的样子,可一转眼,他不仅来了这里,还换了一身衣裳。

    这休假,怕是临时起意吧!

    而他的目的……年玉盯着杯中的酒水,这个男人当真打算时时刻刻盯着自己么?

    这是不是更加证明,关于他那张脸的秘密的重要呢?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今天咱们几个,可要不醉不归了。”赵逸又倒了一杯酒,看年玉盯着酒杯出神,长臂一揽,“小玉儿,你这小脑袋又在想什么出神?快喝酒,今天这酒,可是我当年游历之前埋下的,我自己都舍不得喝,今天可是为了你,家底都全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小玉儿,更添了几分亲昵。

    年玉猛然回神,感受到另外两束视线,年玉心中禁不住哀嚎,“沐王殿下,年玉不太会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会喝酒?”赵逸眉心一皱,可不依了,“说好了不醉不归,亏我待你那么好,连表哥这点儿要求,你也忍心不满足吗?”

    沐王好酒,前世年玉早就听说过,可他面对美酒,小孩子的心性,却有些让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许是赵逸的纯真性子,让年玉心里有些动容,又许是知道拗不过这尊菩萨,年玉也不再推辞,端着酒杯,仰头一饮而下。

    那好爽的气派,让几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玉儿这喝酒的姿势,不像女子,倒有几分军营男人的气概。”赵焱看着年玉,眼底的探寻丝毫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不只是他,楚倾也是这么觉得,浅抿了一口酒,眼神若有似无的盯在年玉身上,想起她的身手,楚倾越发对她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军营男人……

    年玉心中微颤,但面上却依旧镇定,尴尬的一笑,“年玉素来粗鲁……”

    这赵焱的观察力一直很敏锐,看来,她对他,也不能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“什么粗鲁不粗鲁的?小玉儿明明是一个女子,却在年府当了十五年的男人,有点儿男子气概,不是很正常吗?”赵逸拍了拍年玉的肩,“我就讨厌那些世家小姐的扭捏作态,一个个都矫揉造作得很,没有一个如小玉儿这般爽直,痛快。”

    赵逸这一番维护,更让赵焱和楚倾的眼神变了变,各有所思。

    年玉不着痕迹的看了二人一眼,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酒,酒过半巡,几人都有了些许醉意,可赵逸似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借着酒意,赵逸拿出了琴,弹了起来,赵焱也回到画架前,似在继续描绘着刚才还没描完的画作,楚倾躺在小船上,继续喝着酒,而年玉靠在树下,听着那琴声,看着这和谐的画面,竟是觉得格外诡异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