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医流狂兵〕〔丧尸不修仙〕〔魔法学渣〕〔我真的只是个医疗〕〔屌丝道士之厄运起〕〔和我结婚我超甜〕〔小游戏公司的小老〕〔青春的航标〕〔三界协管员〕〔修仙白蛇传〕〔我是一把魔剑〕〔超凡贵族〕〔洪荒之证道永生〕〔龙珠之反派系统〕〔沉鱼公主〕〔石上梦昙花〕〔喵殿万万岁〕〔巅峰狂少〕〔许我清尘〕〔别打我家王爷的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十章暗藏杀机
    仪式场地,安排在长公主府的大厅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祭拜仪式之前,长公主和年玉二人都要重新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年玉出了长公主的房间,被长公主的丫鬟带去了浴房,浴房里,年玉靠在浴池里,任由年依兰给的两个丫鬟,替她清洗着身体。

    忽然,浴房外传来一阵琴声,悠扬婉转。

    那琴声她再熟悉不过,凤凰于飞,曾经赵焱最常在她面前弹的曲子。

    年玉细细的听着这琴声,前世,她只听出了琴声里,凤与凰的缠绵爱恋,可此刻,她却听出了别的味道。

    嘴角浅扬起一抹轻笑,沐浴完毕,换了一身衣裳,年玉在丫鬟的簇拥下出了浴房,远远瞧见那一袭白色身影,在树荫下波动琴弦,清雅淡薄,仿若谪仙。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的风姿,真是无人能及。”不知是那个丫鬟,低低的赞了一句,言语里满是倾慕。

    年玉听在耳里,眼底却是鄙夷。

    风姿虽好,可不过都是他的伪装罢了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赵焱,年玉收回视线,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大厅里。

    年玉刚到不久,长公主也沐浴完毕,在丫鬟的簇拥下,缓缓入了大厅。

    那四十多岁的妇人,换了一身更加华贵的衣裳,更添了几分高贵仪态,年玉看着,不由恍惚,当年,名满北齐的清河长公主风姿更甚吧!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在芝桃的搀扶下,坐上了主位,年玉站在堂上,其他一干人等,都分列大厅两旁。

    年玉发现,除了赵逸,赵焱,南宫烈等人,还多了其他几个女眷,或打扮规矩,或打扮艳丽。

    听说,丞相府有几房妾室,那几个,该是丞相府的姨娘们吧。

    当年长公主和那穷书生爱得那般轰轰烈烈,如今,穷书生也是妾室伴身吗?

    “玉小姐,给长公主磕头敬茶吧。”南宫雉开口,已经有侍女端着茶水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年玉回神,点了点头,跪在地上,恭敬的对着清河长公主拜了三拜,刚起身,侍女就将茶水端到了年玉面前。

    年玉顺手端过茶杯,茶香入鼻,清新怡然,可下一瞬,年玉的身体却是一怔。

    看着杯中的茶水,为自己的发现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杯普通的茶水……那被茶香掩盖着的东西,能够将她置入死地!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那人在这大厅里吗?

    年玉暗地里深吸了一口气,心里波澜万千,表面上却神色如常,端着手中的茶,一步步的朝着清河长公主走近,每一步,都走得沉重万分。

    大厅里,没有人发现年玉的异样。

    终于,年玉走到了清河长公主面前,恭敬的跪在地上,呈上手中的茶,“玉儿给义母敬茶,愿义母福寿绵延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清河长公主连连点头,是打从心里越发的喜欢这个年玉,伸手去接茶杯,可刚碰到茶杯,却听得砰的一声,茶杯碎裂一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厅里所有的人都愣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年玉知错,年玉……年玉心里紧张,手滑了,惊扰了长公主,请长公主赐罪。”年玉诚惶诚恐的将头磕在地上,一下又一下,心里却分外平静。

    大厅里,除了年玉的求饶,安静得近乎诡异,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半响,似乎终于有人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小表妹,你看看你,怎么这么不小心!”沐王赵逸皱着眉,神色严厉的训斥,但随即转向清河长公主,却是开始求情,“姑姑,小玉儿她刚才,许是真的紧张了,姑姑,今天这样的大日子,赐罪什么的,就免了吧,来人,重新给玉小姐一杯茶水,这茶重新敬。”

    赵逸吩咐道,努力的帮年玉打着圆场。

    可清河长公主,却似没有那么好说话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刹,清河长公主就已经沉下了脸,“等等,重新敬茶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……”赵逸眉心皱得更紧了些,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被清河长公主打断,“至于赐罪……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淡淡的看了地上埋头的年玉一眼,“刚才着实惊扰到了本宫,今天这祭拜礼就到这里吧,芝桃,扶本宫下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芝桃立即搀扶着长公主,刚走出几步,清河长公主却突然停了下来,“年玉,在这里跪着,不如去本宫房间外跪着。”

    话落,所有人都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现在可正是晌午,这样的夏天,烈日炎炎,清河长公主让她去房外跪,只怕跪不了多久,人就受不了了吧。

    这年玉……才刚得宠,这么快,就要失宠了吗?

    年玉深吸了一口气,对她来说,罚跪是最低的惩罚了,刚才那杯茶若真的被长公主喝了,那么……她这条命怕也要冤进去了。

    年玉起身,跟着长公主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赵逸满脸关切,骊王赵焱,眼底神色幽暗,似在揣度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礼……算是成了吗?”不知道是谁,突然问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听着,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烈日当头。

    年玉跪在烈日之下,仅仅是半个时辰,身上的汗就已经浸湿了衣裳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膝盖似也不是她自己的了,骄阳晒得她头昏眼花。

    年玉知道,其间沐王赵逸求见过长公主,却被芝桃拦在门外。

    终于,在年玉跪了两个时辰的时候,长公主终于让侍女芝桃来传话,让年玉进去。

    年玉进了房间,看到清河长公主,正要福身参拜,跪麻了的腿却不听使唤的一颤,险些倒在地上,辛亏芝桃眼疾手快的扶着。

    “年玉参见长公主。”年玉口干舌燥,声音干哑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看年玉这般脸色苍白,眉毛紧紧的皱着,“芝桃,快把玉儿扶到本宫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玉儿,出乎年玉的意料,更加让她诧异的,是清河长公主接下来的举动。

    年玉刚坐下,清河长公主就伸手揉按着她的双膝,语气温柔怜惜,“这双腿跪疼了吧?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,你……”聪明如年玉,对上清河长公主的眼,心里隐隐浮出一个猜测,“你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旁人在,清河长公主也没了先前那凌厉的伪装,“那日,你能救我换赦免令,又能在帝王面前,从容恢复女儿身,我怎么能相信,今日这样的场合,你能因为紧张而手滑,摔了茶杯?”

    年玉不由赞许的看了长公主一眼,原来,长公主心似明镜,而刚才在大厅里,那盛怒的模样,都是做给旁人看的了!

    “那杯茶有问题?”清河长公主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义母吧。”

    年玉微怔,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,继续道,“义母可信玉儿?”

    “信,自然是相信。”清河长公主坚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那茶里有夹竹桃汁的气味。”年玉开口,饶是此刻,她的记忆里,刚才那茶香之下的气味儿,依然清晰如许。

    “夹竹桃?”芝桃突然低低的惊叫出声,清河长公主也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夹竹桃汁有毒,尤其是孕妇,那可是碰也碰不得的啊,可那茶水里,竟掺了夹竹桃汁吗?

    那岂不是……岂不是有人要谋害长公主肚中的胎儿?

    “所以,刚才你故意打翻了茶杯,不让我喝那茶。”清河长公主凝视着年玉,心底越发对她疼惜起来,想到什么,清河长公主顿了顿,继续开口,“玉儿,你可想到,到底是谁,想这般害你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