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医女尊〕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〕〔阆苑传〕〔抗战之烽火漫天〕〔都市无上仙王〕〔穿越后,我成了国〕〔高冷女神的最狂霸〕〔大美时代〕〔水浒任侠〕〔炼尽乾坤〕〔女总裁的逍遥高手〕〔重生之农门娇女〕〔万界仙帝〕〔厉少,手下留情〕〔陆先生,结婚请签〕〔萌妻要翻身〕〔修道红尘间〕〔盛世玄凰〕〔被夺舍之后〕〔无极狂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十一章谁想害她?
    她们都知道,只要年玉敬的这杯茶,被长公主喝下去,她肚中的胎儿势必保不住,皇上和长公主追究下来,定会要了年玉的命。

    可是谁想这般害她么?

    年玉想到了年依兰,她可没忘记,今早她才送的两个丫鬟,都跟着她来了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年玉敛眉,思索着什么,沉吟半响,再次抬眼看向长公主的时候,眼底多了几分试探,“义母难道没想过,这杯茶不是冲着玉儿,而是冲着义母而来?”

    话落,长公主一怔,脸上神色变换,“你是说……有人想借你的手,害本宫和本宫肚中的胎儿?”

    年玉没有说话,房间里,一阵沉默,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清河长公主的脸色越发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那日在四方馆,本宫落水,也是落得蹊跷。”清河长公主细细一想,知道年玉的猜测并非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“对,长公主殿下怀了身孕后,奴婢时时跟在长公主身侧,奴婢向来不会忘记事情,可那一日,却偏偏将长公主爱吃的酸梅忘了马车里,才不得不出去拿,可奴婢明明记得,奴婢一直把酸梅带在身边的……”芝桃皱着眉,满心自责,那日,辛亏有年玉在,不然,她也就间接害了长公主和肚中胎儿了。

    年玉心里也明白,那次四方馆的落水并不是意外。

    可到底是谁在背后主导?

    年玉皱眉,看了长公主一眼,同样问了刚才长公主问她的问题,“义母可想到,到底是谁,容不下义母肚中的胎儿?”

    年玉话落,芝桃义愤填膺的道,“还能有谁?左右不过是丞相府那几房姨娘罢了,那些忘恩负义的,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准她们入的丞相府,现在倒好……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目光扫向芝桃,“没有证据,可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芝桃不情愿的住了口,清河长公主沉吟片刻,接着道,“看来这事,得好好查一查,玉儿啊玉儿,你可真是我们母子的救命恩人,这前后两次,若不是你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抚着小腹,叹了口气,眼底隐约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年玉看出她心中的思绪,柔声道,“义母,这么短的时间,就已经两次谋害,义母平日里,可要格外小心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那妄图谋害之人,绝对不会因为这两次的失败而放弃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只是刚才苦了你了。”清河长公主拍了拍年玉的手,想到什么,眼底多了几分深沉,“之后还需要你配合,这戏……咱们要继续做下去。”

    年玉对上清河长公主的眼,明白她的意思,“玉儿自然好好配合。”

    年家二小姐入了皇室文牒,可据说,在祭拜仪式上打翻了茶杯,惊扰了长公主。

    长公主当场盛怒,连仪式都还没行完,就愤然离开,并且让年家二小姐在烈日底下,足足跪了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之后,又将二小姐叫进房间责罚,据说,那二小姐是被抬着送出了长公主府外的。

    “呵,你看吧,昨天还满心希冀,这才多久,长公主那高枝儿,咱们府上这个二小姐,攀了一半,竟硬生生的摔了下来,呵,这狼狈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年府,陆修容满脸看好戏的模样,“我可是听说,今天一早,老爷送了好多东西去二小姐那儿,还吩咐管家,在咱们府内辟一处好的地方,专门为二小姐修建楼阁,呵,你们猜现在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?”四姨娘徐婉儿攥着绣帕,神色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遇到管家,问了这事,管家说,咱们府内实在选不出多余的地了,呵呵呵……”陆修容掩着嘴,笑得神采飞扬,“什么选不出多余的地啊?这不明摆着吗?定是老爷下了令,这阁楼,不修了。”

    徐婉儿脸色瞬间沉了下去,陆修容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“妹妹你怎么了?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不知道的,还以为摔下高枝儿的人是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姐姐说的哪里的话,我又没攀高枝,怎会摔下?对了,我忘记了,我让人给老爷炖了烫,估摸着快好了,我这就去看看……”徐婉儿说着便起身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陆修容看了那背影一眼,嘴角轻笑,“还想讨好人家,哼,可现在呢,好东西都白送了吧!”

    这年府,哪里有藏得住的秘密?

    徐婉儿走开后,一直沉默着的三姨娘薛雨柔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仙兰院里,年玉刚被送进房间,年依兰就赶了过来,看到年玉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浑身虚弱的模样,心中莫名的痛快,但脸上却依旧是掩饰不住的担心与关切。

    “玉儿妹妹,你这是……”年依兰匆匆走到床前,早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她,却似什么也不知道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早上离开的时候都好好的,这才一会儿时间,怎么就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看着她的表演,心想,她这样,她年依兰不是最开心的吗?

    年玉正要说什么,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姑姑是怎么想的,不就是摔了一个茶杯吗?”

    一抹高大的蓝色影走进了房间,连走路带起的风,都带着满腔的不满。

    来人让房间的人都是一愣,年依兰立即正了正色,退到一旁,朝着来人福了福身,“依兰参见沐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见到沐王,年依兰心里狂跳不止,可赵逸却似根本就没有留意到她的存在一般,见床上的年玉要下床行礼,立即厉声喝道,“小玉儿你给我好好躺着,都这个样子了,还行什么礼?”

    “沐王殿下……”年玉扯了扯嘴角,这赵逸的关心,她实在有些不适应啊。

    不过,她却看得出,他眼里的关切,并非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姑姑之后把你叫到房里,又怎么责罚你了?”赵逸坐在床沿,拿出锦帕,替年玉擦了擦脸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这亲昵的举动,看在年依兰的眼里,又牵起满心的嫉妒,年玉感受到那视线,呵呵一笑,“也没什么,长公主仁慈,年玉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叫没事?”赵逸皱着眉。

    年依兰看二人的互动,似终于按耐不住,柔声道,“沐王殿下你放心,依兰会亲自好好照顾玉儿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这话,似终于引起了沐王的注意,赵逸看了年依兰一眼,“你是小玉儿的姐姐,对,那日在四方馆好像见过。”

    他记得她?

    年依兰心里一喜,有些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,“对,见过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还想说什么,赵逸却已经转开了视线,年依兰高涨的热情,好似瞬间被浇上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,哪里有她年依兰,分明都只是年玉!

    年依兰被忽视得彻底,心里的嫉妒与不甘越发高涨。

    年玉,都是年玉,纵然失了长公主那棵大树,可这个小贱人,竟还牵动着沐王殿下的心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