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医流狂兵〕〔丧尸不修仙〕〔魔法学渣〕〔我真的只是个医疗〕〔屌丝道士之厄运起〕〔和我结婚我超甜〕〔小游戏公司的小老〕〔青春的航标〕〔三界协管员〕〔修仙白蛇传〕〔我是一把魔剑〕〔超凡贵族〕〔洪荒之证道永生〕〔龙珠之反派系统〕〔沉鱼公主〕〔石上梦昙花〕〔喵殿万万岁〕〔巅峰狂少〕〔许我清尘〕〔别打我家王爷的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十五章守望相助
    这一问,南宫月神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祖母,映雪怕取了面纱,惊扰到了祖母。”赵映雪话虽如此,心里却带了几分邪恶,来了年府这么久,她倒是想吓一吓这些人,毕竟,她可不能让年府太过平静。

    再说,她的伤,都是年城造成,她这个做祖母的,也理应知晓才好。

    这痛苦,怎能她一个人承受?

    “什么惊扰不惊扰的,取下面纱,让老身我好好看看。”年老夫人笑道,“记得几年前和映雪郡主有过一面之缘,生得可是水灵了呢,那风姿,在咱们顺天府,可是鲜少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的,我家年城可真是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好福气么?

    一旁知道事情缘由的人,听来却不是那么回事,神色也都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赵映雪嘴角牵起一抹讽刺,抬手拿下纱帽,那张被火烧伤了的脸暴露在空气中,狰狞的疤痕,映入眼帘,年老夫人微怔,纵然是老练如她,也不由呼吸一窒,竟是一口气没上来,当场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娘……来人啊,快来人……”南宫月见此情形,也是慌了手脚,立即张罗着丫鬟,抬着老夫人往院子里送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这年府的花园里乱作一团,而那个罪魁祸首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戴上了面纱,静静的站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年老夫人突然被吓得昏厥了过去,各家千金也都陆续散了,年依兰,南宫叶都随着南宫月去了老夫人的院子里,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地方,此刻,独独剩下年玉,赵映雪和她的丫鬟萍儿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今天可有空去我那如意阁喝茶了?”赵映雪突然开口,声音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年玉想到她那日的邀请,正好年依兰派给她的两个丫鬟不在,她也没有推辞。

    “叨扰映雪郡主了。”年玉微微欠身,跟在了赵映雪身后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如意阁,那诡异的气氛,似乎越是浓烈。

    一进如意阁,男人低低的痛呼声依稀回荡,年玉知道,那是年城发出的,这些时日,纵然是有南宫月护着,他年城的日子也是不好过,所以,刚才南宫月才起了将年城送到年老夫人院子里的心思么?

    她想借年老夫人来压制赵映雪,可看刚才那情形……只怕也是徒劳,她南宫月的心思,该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思绪着,不知不觉就已经进了屋,年玉环视一周,房间里随处可见的圆珠,引起了年玉的注意。

    似察觉到年玉的视线,赵映雪也不避讳,“都是些夜明珠,那颗大的,是皇上赐的,自从被烧伤之后,我就害怕屋子里有一丁点儿的火星,让二小姐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年玉笑笑,也没有说什么,二人坐下,很快,萍儿便送上了茶和点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年玉不由觉得有些恍惚,要是前世,她们有机会这样相对而坐,这赵映雪只怕要亲自对她动刀子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呵,我听说,为了那件事,二小姐差点儿被打入诏狱。”赵映雪端着茶杯,意有所指的开口,“看样子,二小姐在年府的日子,也并不是那么好过的呀。”

    年玉微怔,她这么说,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见年玉依旧没有回应,赵映雪继续道,“人说二小姐好欺,可我看来,二小姐自有二小姐的道道,刚才我还以为,二小姐的手就要毁在南宫小姐的刀下,可谁知……呵呵……二小姐对她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郡主说笑了,年玉不过胡乱说了些话罢了。”年玉浅抿了一口茶,“许是南宫小姐心里根本就没打算毁了我的手,所以,她就顺势放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微怔,看年玉的眼神,微微变了变,多了几分探寻。

    她这般不愿告知,是要和自己拉开距离吗?

    但片刻,年玉的声音继续响起,“刚才郡主在花园里,对老夫人那一吓,只怕又要惊起波澜了,映雪郡主可要小心才好。”

    话落,赵映雪面纱底下的眼睛骤然一亮,似接收到了什么信号,一改刚才的失落,轻笑一声,意有所指,“这年府,若不鸡飞狗跳,怎对得起本郡主来这年府走一遭?”

    年城毁了她的一生,那么,她势必将用这一生,来让年城生不如死,连带着年家,南宫家,那些曾经护了年城的,都休想逃掉。

    年玉但笑不语,二人喝着茶,长久的沉默,却都似极有默契的不去打破那沉默。

    小半会儿,年玉起身告退,赵映雪也没多留。

    等年玉的身影消失在如意阁外,一直在一旁候着的萍儿,终于不解的开口,“郡主,奴婢不懂,奴婢以为郡主请二小姐来,是有意拉拢,可怎么就这么让她走了,二小姐在年府吃过许多苦,整个年府,就大小姐对二小姐好一些,但即便如此,南宫月曾对二小姐那般欺凌,奴婢看来,她应该是很好拉拢的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摩挲着手中的茶杯,眼底一片深沉,沉吟片刻,似思索着什么,好半会儿才开口道,“你错了,这二小姐比我想象中的,要精明得多,她不需要我们拉拢,况且,刚才我们已经达成了默契,这顿茶点的目的,也算是达到了。”

    目的达到了吗?可……

    萍儿却依旧一头雾水,“默契?什么默契?”

    “守望相助。”赵映雪口嘴角牵起一抹冷笑,她倒是觉得,即便没有自己的到来,那个年府二小姐怕也要在年府掀起一片风浪。

    养心阁,此刻混乱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年老夫人被送回院子,大夫很快就赶了来,只说是年老夫人受了惊吓,这才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这就算是大夫不说,老夫人昏厥的原因,她们当时在场的人也都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都是那可恶的赵映雪。”南宫月咬牙切齿,满肚子的愤怒无法散开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若是醒不来……”

    开口的是陆修容,刚才,她听说了老夫人昏厥了,就匆匆赶了来,来的路上,依稀打听了一下老夫人昏厥的缘由,更是不能错过这出好戏。

    可话还没说完,却招来南宫月狠狠一瞪,立即闭了嘴,目光闪烁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南宫月满脸愁容,她知道,年曜最在意的就是这个老娘,如今他有事在外,老夫人若有个三长两短,纵然是她,也不好交差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,躺在床上的年老夫人终于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南宫月立即上前,坐在床沿,关切的看着她,“娘,你没事了吧?刚才可是吓着月儿了。”

    吓着她了?

    年老夫人脑海里浮现出那张布满疤痕的狰狞面孔,她才是吓着了!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年老夫人挣扎着要坐起来,南宫月立即搀扶着,让她靠在床上,却是装着糊涂,“娘,什么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还问我什么怎么回事?那年城的媳妇儿,映雪郡主,那张脸是怎么回事?”年老夫人厉声道,见南宫月不语,语气更是严厉,“糊涂,纵然是那映雪郡主的身份再尊贵,可你们也不能为我的孙儿娶这么一房妻室,那可是要毁了他一生的幸福啊!”

    毁了年城的幸福?

    听着的人,都不由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大少爷他是不得不娶,谁让大少爷毁了人家清白不说,还放火烧了人家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修容,你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南宫月凌厉的打断陆修容的话,陆修容承受着那视线,扯了扯嘴角,“夫人,我这不说的是事实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实?你知道什么事实?”南宫月倏的拔高了语调,许是知道在年老夫人面前是瞒不过去了,“无非就是一些乱嚼舌根子的传言,娘,分明就是那赵映雪勾引的城儿,咱们城儿是什么样的人,您老人家还不知道吗?他一直都安守本分,他腿从小就瘸了,本就已经很可怜了,又被人如此冤枉,还被皇上打入诏狱,差点儿……差点儿就没了命了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