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时代巨子〕〔七十年代喜当娘〕〔飞升失败以后〕〔战少,你被捕了!〕〔农门娇女:神医王〕〔重生九零神医福妻〕〔乔夫人她总想着离〕〔BOSS,你老婆带球〕〔噬天丹皇〕〔长路难行〕〔天眼炼魂〕〔重生之学霸偶像〕〔考古修炼系统〕〔美食攻略:妻主快〕〔瑶台宫主〕〔全服女神〕〔校园重生之王牌少〕〔我竟然是李白〕〔娇妻来袭:王牌bo〕〔武道天狼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十六章谁最无辜!
    “没命?”年老夫人身体一颤,似听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,抓着南宫月的手,满脸担忧,“你说城儿差点儿没命?现在呢?现在城儿怎么样了?难怪……难怪年曜不让我出去,他定是怕我知道城儿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”南宫月想到年城,泪瞬间流了出来,“娘,老爷他是怕你心疼,可……城儿终归是您的孙儿,你得去看看城儿,你要为城儿做主,不然,他真的要被赵映雪那恶毒的女人给折磨死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月如此颠倒是非黑白,让陆修容都看傻了眼,想说什么,却终于是打消了念头,只能看着南宫月搀扶着老夫人下床。

    老夫人这般去,看到年城那副凄惨的样子,还不闹要翻了天?

    老夫人对上赵映雪,呵,这可又有好戏可看了。

    不过,年依兰的心思,依旧在年玉的身上。

    见南宫叶也匆匆跟上老夫人,年依兰立即追了上去,刚出了养心阁的时候,年依兰就抓住了南宫叶的手腕儿。

    “兰表姐,咱们快些过去,依我看,老夫人怕是得好好教训那赵映雪一番了。”南宫叶眼里兴奋闪烁,依旧因为刚才赵映雪对她的态度,此刻更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年依兰见南宫叶急着要走,又努力把她拉住,目光闪了闪,终于开口,“刚才……玉儿妹妹,对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,一直在她心里放着,似不问出个所以然来,她是怎么也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可谁知,南宫叶的脸色倏然一沉,甩开了年依兰的手,不悦的瞪了年依兰一眼,“你问那么多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罢,没有理会年依兰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她的反应,更让年依兰好奇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表妹,她最是了解,就算是在舅舅南宫烈面前也无所顾忌,可年玉的话,分明让她顾忌了。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,年依兰绞着手中的绣帕,年玉啊年玉,似乎从她换回女儿身开始,她隐隐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颐春楼。

    一大波人朝着这边涌来,气势汹汹,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“赵映雪,你给我滚,滚出去!”

    众人还没进院子,就听见年城充满恐惧的吼声,撕心裂肺的传来,年老夫人和南宫月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“娘,你看,定是那恶毒女人又再折磨我的城儿了。”南宫月抓到现行,立即不失时机的告状,更是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一行人匆匆进门,赵映雪正坐在榻上喝着茶,年城躺在床上,看到救星,想要起身,可身体却丝毫也提不起力气。

    “娘,祖母……快,你们救我,你们救我啊。”年城满脸凄苦,这些时日,他被赵映雪用养伤的名义,日日关在这屋子里,整日面对她那张丑陋的面孔,他早已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最开始一直担心赵映雪会杀了他,可他料错了,赵映雪不会杀了他,她是要慢慢的折磨他啊!

    “城儿,我的孙儿,怎么成了这幅模样?”年老夫人素来疼这个孙子,看到他此刻的狼狈,整颗心都要疼碎了。

    “赵映雪,都是她,祖母,都是这个女人害的,你看我身上的伤,都是拜她所赐,祖母,城儿求你了,你可要给城儿做主啊。”年城似抓住了救命稻草,赶紧诉苦。

    他曾无数次求娘亲向南宫家求助,可那边却迟迟没有反应,祖母最是疼他,他定会护着自己。

    果然,年老夫人心疼自己孙儿成了这般模样,倒也顾不得赵映雪郡主的身份,狠狠瞪了过去,“赵映雪,他是你的夫君,你就是这么对你的夫君的?”

    赵映雪不紧不慢的抬眼,隔着面纱,隐约能看到那老太太面容凌厉的模样,却是不以为意,淡淡开口,“祖母,夫君身体不适,映雪日日守在身边照顾,这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不,祖母,她不是日日照顾,她是日日故意吓我,祖母,你不知道她的脸……”年城立即反驳,可一提到脸,连南宫月也变了脸色,满脸防备的看着赵映雪。

    而年老夫人想到刚才在花园里看到的,眉心皱得更深了,更心疼年城所受的罪,“映雪郡主,你容貌有损,可不能这么对我们城儿,他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辜?”

    赵映雪好似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,瞥了年老夫人一眼,继续喝着茶,“那祖母说说,年城他到底怎么无辜了?”

    “城儿宅心仁厚,你这样的情况下,在你们有了夫妻之实后,他能娶了你,已是仁至义尽,可不要以为年家真的好欺负。”年老夫人说得隐晦,但赵映雪却是听出了些许端倪。

    放下手中的茶杯,若有所思的看了南宫月一眼,果然没有错过她心虚的一刹。

    “年老夫人。”赵映雪改了口,语气骤然强硬许多,“听说你常住在岐山别院里,看来,顺天府发生的许多事情,你都还不知道么?刚才你也看到本郡主的脸了,本郡主容貌有损,你可知道,是如何损的?”

    年城目光闪了闪,南宫月也攥紧了绣帕,神色间有些不安,“娘,你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年夫人,你急什么?”

    南宫月正要说什么,赵映雪却冷冷打断她的话,“莫不是怕年老夫人知道真相?在你眼里,你儿子无论做什么事,都是没错的,既然如此,那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南宫月面容阴沉,以往强势如她,此刻,却是从未有过的被动。

    “呵,年老夫人,我脸上这伤是被火烧的,那日我在火里,备受煎熬,以为自己要死在里面,可老天有眼……”赵映雪眸子里的恨意,丝毫没有掩饰,瞪着年老夫人,“而这火,正是你口中宅心仁厚的孙儿年城放的,他毁我清白,毁我容貌,本该一死!”

    那一个死字,几乎是从齿缝中蹦出来,听得人胆战心惊,年城心里更是一紧,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本郡主嫁给他,算是救了他一命。”赵映雪走上前,看着微微愣住的年老夫人,“年老夫人,现在你来说说,到底是谁仁至义尽?而谁,又是无辜的那一个?!”

    接连几个问题,饶是年老夫人也被问得慌了神。

    想到南宫月所说的,不是赵映雪勾引城儿吗?

    她以为,无非就是赵映雪毁了容,勾引了城儿,让他来接下这门亲事罢了。

    可她哪里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南宫月!”年老夫人颜面大失,厉声朝南宫月吼道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娘,这其中有些误会。”南宫月皱眉,脑中快速转动着,想着应对之法,此刻,他倒是有些后悔将老夫人带过来,可她又怎料到,赵映雪会在这里?如今,将这一切都在年老夫人面前揭开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对,赵映雪她胡说,那晚分明是她勾引我……”年城也是慌了,立即推卸责任,“祖母,你最是了解我,我哪里会做哪些奸淫掳掠的事情?”

    赵映雪看着这母子二人,心里更加恨,正要开口说什么,一个男人的声音,却先一步响起,隐约带了几分怒气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做那些奸淫掳掠的事情,难不成那些乌七八糟的龌龊事都是年家二小姐做的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