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十五章惊人发现
    要不是赵焱反应快,迅速的以身挡箭,那此刻太后只怕是……

    “是,楚倾领命。”楚倾拱手道,走到赵焱身旁,将太医从赵焱身体取出的箭头拿走。

    房间里,气氛分外诡异,元德帝看了一眼因为虚弱而沉睡着的赵焱,又看向面容沉静的常太后,沉吟半响,开口道,“皇嫂,是朕护卫不力,让皇嫂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不用如此劳师动众,许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,我已是半个出家人,心里早已抛开了红尘俗世,待南越使臣一走,我就回清幽观。”常太后面容平静,“只是可怜了焱儿,替我受这罪。”

    “皇嫂……”

    常太后如此一说,元德帝神色间似更急了,“皇嫂放心,这件事情,朕一定会给皇嫂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常太后扯了扯嘴角,笑笑,依旧不是太在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皇嫂在清幽观,住得可好?”半响,元德帝遣散了太医,房间里,只剩下常太后和元德帝,还有昏睡中的赵焱。

    元德帝那言语中的关切,没有丝毫掩饰,常太后看在眼里,态度却是疏离,“谢皇上关心,皇上派了宫人专门照料,自然住得好,岐山距离皇陵也不远,平时我没事的时候,也常让宫人陪着,去皇陵看看先帝,先帝走了二十年了,他在皇陵也是寂寞。”

    先帝?

    元德帝的神色有了些波动,“是啊,二十年了,记得当年,朕和皇兄一同大婚……好多事情,都好像发生在昨日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,那个时候,先帝,皇上,我,还有馨儿……”常太后似也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,那平静的眼眸里,仿佛多了些红尘俗世的瑰丽,但片刻,那眼神里,却有一丝痛苦晕染开来,“我们三个都还在,可先帝却……”

    常太后情不自禁的抹了抹泪,元德帝看着她伤心的模样,想上前安慰,可想到二人的身份,终究是打消了念头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,一个是皇帝,一个是先帝遗孀,有些礼教的东西,不得不避讳。

    七月初五,南越皇室使臣和东黎皇室使臣,竟不约而同的抵达了顺天府。

    那日城门口针对常太后的刺杀,没有丝毫头绪,但外界的传闻,却已经不少。

    有人说,顺天府里有人不希望常太后回宫,还有人说,那刺杀是后宫争宠,联系起那些关于先帝,皇上,和太后的传闻,许多舆论,都似乎集中到了一个人的头上。

    当今皇后,宇文馨。

    常太后回宫这两日,元德帝几乎一下早朝,便来长乐殿看望。

    七月初五这日,元德帝刚走,长乐殿就迎来了一个娇客。

    绿柳湖畔,草长莺飞。

    一盘棋局,白子黑子你来我往,几乎不相上下,而执棋的两人,也都兴奋异常,好半会儿,白子渐渐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皇嫂,你也不让着点儿我。”清河长公主开口,比起平日里,多了些小女儿的娇态,似在对母亲撒娇一般。

    常太后看了她一眼,眼里甚是宠溺,“我若让了你,你又有另外的理由不开怀了,也就是跟我下棋,你常耍赖,也不见你在你皇兄面前耍赖,你皇兄就说我,太宠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……”清河长公主执着棋子的手微颤,常太后意识到什么,忙道,“你瞧我,这么多年了,还是忘不了他还在的时候,刚才和你下棋,好像回到了以前。”

    “皇嫂,你也别伤心了。”清河长公主知道自己这嫂子和哥哥感情颇深,立即安抚道,“你看,再过几个月,你就多个小侄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常太后被清河长公主的话吸引了,顾不得手上的棋子,走到清河长公主身旁,伸手摸向清河长公主的小腹,感受到那隆起的弧度,神色难掩激动,“好,好,你皇兄若是知道,在天之灵,也会为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这孩子是个有福的,两次遇到危险,差一点儿就……”清河长公主思及前两次的意外,神色骤然阴沉,但片刻,似想到什么,脸上又多了一抹笑容,“这还多亏了一个女子,说来那女子也是特别,我已经收了做义女,改日我一定带她来见见皇嫂。”

    “义女?”常太后似也来了兴致,清河的性子,她最是知道,能让她收作义女的,一定不寻常,“那我可得见见。”

    赵焱刚从房间出来,就听见清河长公主的话。

    她提起年玉的态度,让他倏然停住脚步,脑中似有什么飞逝而过。

    错了……都错了!

    赵焱想起那日在长公主府上发生的事,那茶杯莫不是年玉故意摔的?

    两次遇到危险……

    两次……

    第一次在四方馆,年玉救了长公主,那第二次……难道当真是那日在长公主府上?

    赵焱身形微晃,越是想,越是肯定这个的猜测,那杯茶……

    是啊,年玉在元德帝面前,都面不改色心不慌,那样的沉着冷静,又怎会因为在长公主面前紧张,而手滑摔了茶杯?

    她是故意的,而他早该想到!

    他素来小心谨慎,可没想到这件事情,他却看走了眼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这段时间对年玉的疏离……赵焱一双眉峰,紧紧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说赵逸日日往年府跑,他是知道这其中的内情吗?

    而为何长公主和年玉却故意要做出年玉失宠的模样?

    赵焱脑中冒出无数疑问,可有一点他是清楚的知道,在长公主的心里,信任的人很少,而年玉已经成为其中那一个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原本已经一只脚踏出了房门的赵焱,却折返了回去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比起赵逸,他已经落后一步,而他,绝对不容许自己落后。

    夜已深,年府,仙兰院,年玉却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这两日,关于顺天府城门外的那一场刺杀的许多传闻,年玉都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她不清楚当年先帝,皇上,还有太后常凝以及宇文馨之间的纠葛,也不知道,这场刺杀的背后,到底是有谁在主持,可她知道一点。

    常太后这次回来之后,就再也没有离开顺天府。

    空气中,熟悉的龙涎香气,猛然拉回年玉的思绪,很难得的,来人进来后,不再如以往那般沉默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这么出神?”楚倾借着月光,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,她眼里的诧异,让他面具下的嘴角,浅浅上扬了一个弧度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