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时代巨子〕〔七十年代喜当娘〕〔飞升失败以后〕〔战少,你被捕了!〕〔农门娇女:神医王〕〔重生九零神医福妻〕〔乔夫人她总想着离〕〔BOSS,你老婆带球〕〔噬天丹皇〕〔长路难行〕〔天眼炼魂〕〔重生之学霸偶像〕〔考古修炼系统〕〔美食攻略:妻主快〕〔瑶台宫主〕〔全服女神〕〔校园重生之王牌少〕〔我竟然是李白〕〔娇妻来袭:王牌bo〕〔武道天狼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十二章算计落空
    想到什么,南宫起脸色骤然阴沉下来,丢下画笔,整个人如一阵风一样,消失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二表哥……”年依兰身形一晃,匆匆追出了房间,可院子里早已经不见了南宫起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南宫起这一出出的举动,饶是年依兰也看不懂了,可不知为何,她的心里浮出浓浓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小姐,今日游园会,咱们是不是要先回府……”芳荷看到年依兰的脸色,试探的道。

    “游园会……”年依兰口中喃喃,却是双眼无神,突然,她似想到什么,扯了扯嘴角,那双眼里似渐渐恢复了神采,“对,游园会,回府,立即回府。”

    年玉的事情,她很关心,今日的游园会,她也很在意。

    年依兰在心里告诉自己,刚才表哥的反常不代表什么,既然表哥昨日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安排,那此刻,年玉说不定还在哪个男人的身下辗转承欢。

    而她……她只有继续等,等着看那年玉,会怎样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顺天府,秦家别院内。

    捕快已经封锁了整个院子,院子里,不停有哭声传出来,南宫起匆忙赶到的时候,看到这样一幅阵仗,饶是他也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去问问,里面怎么回事?”马车里,南宫起淡淡的吩咐道,车夫立即领命。

    南宫起眉心一直皱着,想到他一直猜测的可能,脑海里浮现出那日那个女子的身影,不禁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他本不是仁慈之人,可他也不得不承认,若是知道她就是年玉,他不会帮着年依兰这么做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生米已经煮成熟饭,那女子……

    可惜了。

    南宫起叹了口气,心里莫名烦躁,车夫很快折返回来,在马车外对禀告,“二少爷,奴才问清楚了,这院子里出事了,说是顺天府尹的公子,死在了房间里……”

    死在了房间里?

    “确定是顺天府尹公子?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,饶是南宫起震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奴才问,他们是这么说的,顺天府尹现在正在院子里,说是要追查那行凶之人,听说……”车夫留意着自家主子的神色,看他似对这件事情分外关切,继续道,“听说顺天府尹的公子死的很惨,整个身体都被刺成了窟窿,死的时候,连眼睛都没来得及闭。”

    南宫起听着车夫的禀告,只是这片刻,脑中就已经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“那房间里可有一个女子?”南宫起急切的问。

    车夫皱了皱眉,思索片刻,“好像就只有死了的府尹公子。”

    只有死了的府尹公子吗?

    南宫起那双锐利的眼微微眯了起来,昨晚那秦安和年玉在一起,秦安却死在了房里,不用想,他也知道,谁是那凶手,可年玉……

    呵,她可当真是让他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那女子策马的身手,嘴角却有一抹浅浅的笑意浮现。

    眼下这情形,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    南宫起的心里,莫名轻松了起来,连声音也变得轻快,“回府。”

    年府。

    仙兰院。

    年依兰匆匆从南宫府赶回去的时候,南宫月在仙兰院等着,神色间似乎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来了?”年依兰看到南宫月,也是微微诧异,大哥的事情发生之后,尤其是赵映雪嫁进了年府,娘亲的心思都在大哥的身上,鲜少到她这里来,今日怎么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来,你是不是连今日的游园会和乞巧宴也要忘记了?”南宫月看了年依兰一眼,语气不睦,“你知不知道,今天的游园会对你来说有多重要?”

    “知道,依兰当然知道。”年依兰上前,撒娇的道,正是因为知道,所以,她才去了南宫府,才那般焦急的等待着关于年玉的结果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房间里丫鬟手里拿着的衣裳首饰,年依兰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,“娘,这是为我准备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给你准备的,难道还是给那小贱蹄子准备的么?”南宫月看着年依兰那美丽的脸庞,这些时日因为年城心里所有的郁结和憋屈,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,这么久以来,难得的浮现出一丝笑容,“依兰,今日你外祖母也会去宫里,我们会为你寻找机会,让皇后娘娘看到你,以南宫家的势力,他们要为沐王娶妃,该是会考虑到你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心里一喜,难掩兴奋,“当真?那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能得到皇后娘娘的喜欢,那么,她的机会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想到沐王赵逸,年依兰的心里,好似被注入了一股暖流,现在没有了年玉这个阻碍……

    “依兰,你一定要好好表现,现在你大哥日日受着赵映雪那恶毒女人的折磨,便是我也奈何不了她,可你若是当上了沐王妃,咱们南宫家和年家就再也不可同日而语,我想她赵映雪也该有所忌惮,不敢如此肆意妄为。”南宫月抓紧了年依兰的手,满脸希冀,“依兰,娘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依兰明白,依兰是娘的女儿,不会让娘失望,也不会让南宫家失望,娘不是说了,当年算命先生说,女儿这辈子,会贵不可言!”年依兰坚定的对上南宫月的眼,轻松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沐王妃……她势在必得!

    南宫月让丫鬟替年依兰重新梳妆打扮,每一处都一丝不苟,那脸上温柔可人的笑容,一举一动的都让南宫月分外满意。

    年府进宫的马车,已经在府外候着,母女二人正要出仙兰院,身后一个声音传来,却是让年依兰那灿若芳华的美丽脸上,笑容倏然僵住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等等玉儿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身体一顿,攥着绣帕的手倏然握紧,年玉?年玉她怎么在仙兰院?

    想到昨晚的计划,不该啊……她分明应该在那个男人的床上,不是吗?

    可……她在仙兰院里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先前在她心里渐渐忘却的不好预感,瞬间又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年依兰不敢转过身体,可年玉却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,看到年依兰微僵的脸,年玉仿若无事的扬起一抹笑容,“姐姐,你怎么了?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看到年玉脸上的笑,年依兰心里更好似堵上了一块大石,就算是极力掩饰,也无法抹去她的不自然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