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程佳恩顾少霆〕〔他在时春光明媚〕〔尘案集〕〔我能看到隐藏奖励〕〔银翼特工〕〔回到原始社会做酋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弃妃,你又被翻牌〕〔最强神级选择系统〕〔无尽云霄〕〔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〕〔我好像是个硬控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最佳上门女婿胡杨〕〔一胎双宝:总裁大〕〔北宋大丈夫〕〔医门圣手〕〔游戏异界大玩家〕〔北平说书人〕〔我的神秘老公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六十三章原来是她
    可……知道什么呢?

    昨夜,二表哥安排毁年玉清白的人,是府尹公子吧?

    那府尹公子的死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理顺了思路,看着年玉,满心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当真是年玉杀的吗?

    可年玉一个女子,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心里说不出的震惊,她是越发看不懂自己的这个妹妹了,越是看不懂,那种威胁感就越发的强烈。

    这厢年依兰因为自己的这个发现,心里震惊不已,而那厢大殿上元德帝的问罪,也人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秦丰,你儿子触犯律法,罪不可恕,就算是没有被人谋害,朕也要下旨砍了他的头。”元德帝厉声道,他虽不是北齐历史上最明德的君主,可也有着帝王的智慧。

    秦安刚死,就被抄出那等严重的犯罪事实,这两者之间,绝对不可能没有联系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是有人替天行道。

    他北齐,当真还需要这样的人,他又怎会追究是谁杀了秦安?

    他就算是要追究,也要追究秦氏一门。

    元德帝眸光微敛,看了一眼楚倾,又看了一眼大将军楚沛,随即,朗声道,“秦丰,你身为顺天府尹,教导出来的儿子,竟敢如此胆大妄为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秦丰身体一颤,不只是他,连大将军楚沛,也不由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……臣知罪,臣知罪。”秦丰怎么也没想到,今日,他进宫请皇上讨公道,到最后,他倒是成了被降罪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但便是这样,他也明白,既是枢密使楚倾查证的事,绝对不可能被推翻,况且自己儿子的德行……

    安儿的罪,他是无力回天,这个时候,若是激怒了皇上,更加是不明智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知罪,那便好办。”元德帝眸光微敛,语气舒缓了不少,可这舒缓,却让人心里莫名的不安。

    果然,仅仅是顿了片刻,元德帝的声音便继续传来,“那你就即刻卸下顺天府尹的职位,好好反省,至于你那儿子……犯下如此之事,挂其尸体于城门,曝晒三日,以儆效尤,朕倒是要看看,我北齐律法之下,谁还敢大势昭昭的做那些见不得人的龌龊勾当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令下,所有人都是吃惊,看向同样难掩震惊的秦丰,皇上卸了秦丰的职位,这秦家的荣耀,只怕是走到头了,况且,挂尸城门,这对秦家来说,只怕是不小的打击啊!

    可皇上如此一招,打击的只是秦丰一家吗?

    大将军楚沛敛眉,今日,他当真是不该和秦丰来皇宫走这一遭。

    秦丰纵然是知道自己会受牵连,却没想到,会是如此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卸下职位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,求皇上开恩……”秦丰有些语无伦次,感受到元德帝的冷漠,心里骤然冰冷了下去,可突然,他好似想到了什么,看向身旁的楚沛,“大将军,请你向皇上求求情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丰。”楚沛冷声打断了秦丰的话,“秦安所犯的事,确实罪无可恕,而你……教子无方,理应受罚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几句话,表明了他的态度,也顿时浇灭了秦丰的所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秦丰带下去,至于秦安的事,楚倾去办。”元德帝看了楚沛一眼,朗声吩咐道,似对他的态度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殿上,众人看着这一切,也都是各有所思。

    元德帝这番处理,在年玉的意料之中,可她有些好奇,元德帝如此重处秦丰,是为了削掉大将军府的势力,还是在保护大将军府?

    年玉敛眉,帝王的心思,从来都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楚倾领命下去,秦丰被带走,楚沛也告退离开,事情看似告一段落,可许多人的心里,却依旧因为刚才的事情,怎么也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想去御花园转转,让年玉作陪,二人相携离开,沐王赵逸想跟上去,却被宇文皇后叫住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坐了片刻,也在南宫起的搀扶下出了栖梧宫,年依兰虽然想和沐王赵逸多些接触的机会,可想到刚才心里的猜测,她迫切的想要求证。

    刚出了栖梧宫,年依兰就上前叫住了南宫起。

    看到南宫老夫人,年依兰欲言又止,南宫老夫人是何等聪明的人,不由笑道,“行行行,你们倒嫌弃我这老婆子碍事了,月儿,你来扶着我,让他们表兄妹,说些悄悄话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笑着,南宫月从南宫起的手里接过南宫老夫人,走在前面,南宫起和年依兰站在原处,年依兰盯着南宫起,片刻沉默。

    “依兰,有什么话,你就问吧。”南宫起挑眉,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年依兰咬了咬唇,直直的看着南宫起的眼,“二表哥,你告诉我,昨晚你安排去毁年玉清白的人,可是那秦家少爷?”

    南宫起似早料到她会如此一问,倒也不避讳,“看来,你还不笨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年依兰心里一惊,更上前一步,“那秦家少爷的死,莫不是年玉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早先就已经有了猜测,可此刻猜测被确认,年依兰的心里,依旧冲击不小,目光不安的闪烁着,“年玉……她怎么会?她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,哪里能有那个本事,杀得了一个男人呢?”

    年依兰口中喃喃,南宫起听在耳里,却是轻笑,“依兰,看来,对于你那个妹妹,你了解得并不透彻啊。”

    女子是女子,可手无缚鸡之力嘛……

    她那日策马的身手,可是和手无缚鸡之力这几个字,完全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倒是觉得,在驯马上,或许连自己都不是她的对手,可就不知道,在别的方面,她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人本事了。

    年依兰攥着绣帕,了解?不错,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是越来越不了解她了。

    突然,年依兰想到什么,神色一怔,“二表哥,若当真是年玉杀了秦少爷,那她会不会知道,昨晚的一切都是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倒是让南宫起那面容上的轻松片刻瓦解,身体也不由微微一晃,那双眼里,似在思索着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源赋世界〕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顾少的天价新娘〕〔沧澜戒〕〔将军在上:弃女神〕〔江一楠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柳潇潇的结局〕〔从心小甜妻:三少〕〔快穿—boss暗黑系〕〔诱妻入怀:前夫,〕〔福运千金〕〔都市御剑仙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