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六十六章无声的威胁
    年玉思索着,扶着长公主到了殿前,在场的人看到长公主,都一一行礼。

    宫人看到长公主,立即送来的椅子,清河长公主就这么坐着,独独和年玉低声说着什么,旁人看在眼里,想靠近,却又害怕碰了壁,在众人面前丢了脸面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清河长公主素来待人冷漠,性子更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可那年玉……

    刚才,这个年家二小姐,可是一直和清河长公主走在一起,不仅如此,此刻看她们热络的说着什么,更是肯定了,这清河长公主待年玉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年依兰到了群芳殿前,也是看到了年玉和清河长公主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明明祭拜仪式那天,年玉分明是惹恼了清河长公主,还受了罚,明明是料定了的失宠,却为何,此刻年玉明明就是很受清河长公主喜爱的模样?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出了错?

    年玉这段时间,除了和沐王殿下走得近,也没有机会去讨好清河长公主,修复关系,不是吗?

    年依兰皱着眉,想到这一系列的事情,那种越发看不透年玉的感觉,让她莫名的恐慌。

    而被她看着的年玉,心思却在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年玉看了一眼清河长公主的肚子,低低的开口,“那人……可有眉目了?”

    那人……以清河长公主的聪慧,便是如此隐晦的一提,也只是瞬间,便知道了年玉口中的那人指的是谁。

    那个接连两次,意图谋害她腹中胎儿的人!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眼底一抹冷意一闪而过,但随即,迎上年玉目光的时候,那眸中,又添了几分诡谲。

    “今日结束后,你别急着回年府,随我回长公主府吧。”清河长公主淡淡开口,语气虽淡,但年玉却听出了一些特别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是,义母。”年玉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,看来,那人是有眉目了,不仅有眉目,清河长公主似已做好了安排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间,便有太监宣布时辰到,随即,宫人们便引着殿外候着人进殿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自然是第一个进殿的人,年玉跟着长公主一起,坐在了仅次于帝后主位,右侧最尊贵的位置。

    许多人看在眼里,有人却是掩饰不住嫉妒。

    “哼,不过是个小小庶女,也就是攀了清河长公主的高枝,不然,连来这里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虽小,可在这空旷闭塞的大殿之上,依旧能够让许多人听见。

    众人不由朝那声音看去,心想,是谁胆子这么大,虽然是说出了她们不敢说的话,可毕竟清河长公主也在,万一那小庶女仗着清河长公主的宠爱,抓住此事不放,那可不就惹事上身了吗?

    可当她们瞧见那开口之人时,眼底一抹诧异闪过,随即却是看好戏的心态,这可也是个出了名的不怕事的主,不少人在她的手里吃过亏呢!

    一时间,许多人倒希望这一句话点起年玉的怒火,她们倒可看看,这个得了清河长公主和沐王殿下亲睐的年玉,受人压制的模样。

    年玉也看到了那人。

    南宫叶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过去的时候,正好对上南宫叶那满是不屑的双眼,那眼里的敌意与不甘,分外明显。

    不甘吗?

    她是不甘那日在年府,没有砍了她的手?

    年玉嘴角浅浅扬起一抹笑意,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,手指有意无意的敲打着桌面,一下又一下,看似闲然随意的举动,看在南宫叶眼里,南宫叶的身体不由一颤,脸色也瞬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反应,众人看着,心里也都难掩诧异。

    南宫家的这个小姐,素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今日怎么……她的脸上,甚至似乎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忌惮?忌惮年玉吗?

    这个猜测,更让人吃惊,看向年玉,皆是满脸的不相信。

    南宫叶会忌惮年玉?

    这怕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吧。

    可南宫叶的反应……众人的视线中,出乎意料的,年玉朝着南宫叶勾了勾手指,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她让南宫叶过去!

    可南宫叶又怎是任人差遣的人?

    众人看着南宫叶,只见她先是皱眉,眼里似有挣扎,沉吟半响,她竟是迈开步子,朝年玉走了过去,这举动,更是让许多人不可思议,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呢?南宫叶她……那般我行我素的性子,怎么可能听一个她打从心里鄙夷的人的话?

    众人仔细看了清楚,虽然南宫叶的脸上写满了不情愿,可人却是最终到了年玉面前。

    南宫叶站着,年玉坐着,一个脸上的笑容云淡风轻,一个眼里是倔强与不甘,二人就这么对视着,半响,年玉缓缓开口,“既是已经在高枝上,便是看着这高枝的面子,南宫小姐是不是可以,帮着倒杯酒呢?”

    话落,南宫叶脸色骤然更加阴沉,一旁看着的人,也都难掩吃惊。

    倒酒?

    这样盛大的场合,倒酒的规矩,可是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年玉是个庶女,又没有任何背景,照理说,她在南宫叶这样的大家族的嫡出千金面前,叫她跪地倒酒也是行得的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,她终归是入了皇室文牒,这身份地位,更是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,二人对峙,生生一下子就换了位置,年玉倒成了那个使唤南宫叶倒酒的人了。

    可南宫叶这刁蛮千金的膝盖,又岂是随便能给人跪下的?

    果然,南宫叶一张脸胀得铁青,手握着拳头,几乎下一刻就要发作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嗒……嗒……嗒……

    殿中,安静的空气里,再一次响起那手指敲打桌面的声音,一下又一下,清脆而有规律的打断了南宫叶的话。

    顿时,南宫叶那蹦起来的气焰,仿佛被那敲打声,刺破了一个口子,顿时消了下去,眼里似又有不安闪烁着。

    年玉看在眼里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些,故意轻咳了声,这一声轻咳,似吓到了南宫叶,南宫叶猛然半跪在地上,伸手端起了年玉和清河长公主面前桌子上的酒瓶,恭敬的倒了两杯酒,“清河长公主请,玉小姐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