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医流狂兵〕〔丧尸不修仙〕〔魔法学渣〕〔我真的只是个医疗〕〔屌丝道士之厄运起〕〔和我结婚我超甜〕〔小游戏公司的小老〕〔青春的航标〕〔三界协管员〕〔修仙白蛇传〕〔我是一把魔剑〕〔超凡贵族〕〔洪荒之证道永生〕〔龙珠之反派系统〕〔沉鱼公主〕〔石上梦昙花〕〔喵殿万万岁〕〔巅峰狂少〕〔许我清尘〕〔别打我家王爷的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七十六章深感威胁
    这个女子,有的只怕不只是聪明了,比起其他许多女子,她多了些智慧。

    年玉不由多看了她一眼,心底浮出一丝赞许,随即,朝着帝后二人一拜,“如烟郡主琴技超群,年玉叹为观止,沐王殿下琴音洒脱,超然脱俗,枢密使大人更是深不可测,他们都让年玉折服,年玉输得也是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输。”

    年玉话刚落,楚倾也是开口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这三人齐齐认输,那赢家……

    赵逸皱了皱眉,如此一来,他便不担心谁会借机拿他的婚事做文章,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,可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赵逸冷哼一声,“我也输了。”

    眼下这局面,众人皆是吃惊得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都认输,都不想要皇上的那个承诺吗?

    元德帝的眉心也是皱了起来,倒是巫咸王哈哈的笑了起来,朗声道,“既然都认输了,那就算是都输了,这场斗曲,没有赢家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无论是东黎国的宇文如烟,还是这北齐的年玉,都是输家,也就不担心,她们二人会借此机会,谋夺沐王妃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“皇兄,清河倒有个想法。”大殿之上,一直沉默的看着这一切的清河长公主缓缓开口,一时间,所有人的视线,都落在了这个北齐最尊贵的公主身上。

    “哦?清河说来听听。”元德帝眉峰渐渐舒展,自己的这个妹妹素来聪慧,对于她的想法,他向来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脸上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,柔声道,“若是算都输,这样的好日子,岂不是煞了风景?太不痛快了!刚才他们四个人弹奏的,诸位都听着,几人的表现,大家也都看着,本宫觉得,他们四人,不相上下,不分伯仲,各有各的好,倒不如他们四个都算赢,这不皆大欢喜吗?”

    四个都算赢?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这怎么能行?”巫咸王首先不干了,不只是他不干,清河长公主这个提议说出来,南宫老夫人的神色也是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四个赢,那岂不是年玉和宇文如烟都有了机会?

    “皇上,您可别忘了,您刚才所说,可是谁表现最好,就许他一个承诺,最字,不是表示只有一个么?若是四个,皇上许出的,可不就成了四个承诺了吗?”南越公主妩媚风情的笑着,“红鸢可是听说,帝王之言,一言九鼎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那承诺是只能许出一个了,不然,可不就是违了先前的话吗?

    元德帝皱眉,清河长公主却是依旧泰然的笑着,“谁说要许四个承诺了?”

    殿上,几乎所有人都是诧异的看着清河长公主,判定四个都赢,可不就得许四个承诺么?

    可清河长公主紧接着道,“皇兄,清河记得,当年逸儿年幼,摔坏了皇兄的龙鳞玉佩,那龙鳞玉佩贵重,又是先帝赐给皇兄的东西,摔坏了,皇兄也没舍得丢,让人收藏着纪念,当时,好像是摔成了四块吧?这我有些记不清了,皇嫂兴许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是摔成了四块,为了那事,逸儿还在宣政殿外,被罚跪了三天三夜呢。”宇文皇后朗声开口。

    提起旧事,赵逸脸上有些不自然,清河姑姑无缘无故,提起这事做什么?

    元德帝却是眼睛一亮,明白了清河长公主的意思,随即朗声对宫人吩咐道,“来人,去把朕的龙鳞玉佩取来。”

    元德帝一声令下,宫人立即领命下去,众人都在猜测着元德帝的意图,不消片刻,那龙鳞玉佩便被呈了上来。

    元德帝打开盒子,看到这龙鳞玉佩,许多过往也随之浮现在脑海,可片刻,他便敛去情绪,拿出了一分为四的玉佩,“这一枚完整的龙鳞玉佩,代表着朕的一个承诺,今日,这四块散玉,分别赐与你们四人,待你们商量好向朕求什么,才拿这玉佩来,朕兑现今日之诺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听,都没想到,最后会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开始是惊诧,随后有人羡慕,有人嫉妒,却也有人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至少,如此一来,年玉和宇文如烟应该不会在沐王妃一事上,达成一致意见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人看着元德帝将玉佩赐到四人手上,脸上依旧云淡风轻,淡然无波,可藏在桌下的手,却是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龙鳞玉佩……那是他父皇之物,可如今,却是落在了他们四个的手上,而这四个人……

    骊王赵焱的视线,一一扫过四人……楚倾,赵逸,年玉,宇文如烟……

    四人达成一致意见,便可向皇上提一个要求么?

    他们会因为什么达成一致?

    赵焱深吸了一口气,精明如他,他知道,这达成一致得到的帝王之诺,并不是最可怕的,他怕这枚龙鳞玉佩,将这四人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赵逸的身份……楚倾的势力……年玉身后的清河长公主……宇文如烟背后的东黎国……

    若四者联合,那局面,绝对不是他愿意看到的!

    而如今……

    赵焱浅抿了一口酒,面容平静,云淡风轻,心里,却有猛虎肆掠,他在权衡,在思量,他不能让他们结合在一起,而如今唯一的突破点……

    赵焱的目光,若有似无的落在年玉的身上,眼里波澜万千,更是坚定了先前就在心里的决定,年玉对她来说,至关重要,所以,对于年玉,他越发的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已领了玉佩,各自都回席吧,刚才这一曲,也当真是精彩。”元德帝朗声道,甚为开心,目光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楚倾和赵逸,那双老练的眸中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四人谢了恩,各自坐回了原来的位置,而年玉刚坐下,便对上一双眼……

    骊王赵焱!

    刚才,这道视线一直在她的身上,此刻看到他那眼里的平静,心中却是添了几分讽刺。

    以她对他的了解,他这双眼,越是看着波澜不惊,他的心里,越是有着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从他的眼里,看到了害怕,看到了恐惧,他堂堂骊王,在害怕什么,又在恐惧什么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