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时代巨子〕〔七十年代喜当娘〕〔飞升失败以后〕〔战少,你被捕了!〕〔农门娇女:神医王〕〔重生九零神医福妻〕〔乔夫人她总想着离〕〔BOSS,你老婆带球〕〔噬天丹皇〕〔长路难行〕〔天眼炼魂〕〔重生之学霸偶像〕〔考古修炼系统〕〔美食攻略:妻主快〕〔瑶台宫主〕〔全服女神〕〔校园重生之王牌少〕〔我竟然是李白〕〔娇妻来袭:王牌bo〕〔武道天狼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七十七章贵妃轻染
    年玉思绪片刻,很快便明白了什么,这四块分散的龙鳞玉佩,让这位野心勃勃的骊王,看到了威胁!

    呵,威胁么?

    他赵焱从来都不是坐以待毙的人,她倒要看看,这个骊王殿下在面对这些威胁的时候,会否暴露出他的本性!

    年玉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转开目光,却是撞上了楚倾的视线,那双深邃的眸子,似含着笑意的盯着自己,可不知为何,这男人无论是怎样的眼神,总能让她的心莫名的收紧,几乎是下意识的,年玉收回了目光,握着酒杯,浅浅一饮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楚倾的配合,她知道,这个男人的琴技不止于此,可他却压制着,她不得不承认,刚才的过程中,他一直在帮她。

    可为何……

    自己看了他的秘密,他曾想除掉她,以绝后患,想到那些时日,他送来的匕首,不知何时起,那匕首没再送来,反倒给了她一枚玉簪。

    他什么意思?

    年玉摩挲着手中的酒杯,这个男人当真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楚倾看着年玉的同时,楚湘君也在看着他,随后,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年玉,女子嘴角浅浅扬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刚才他们弹琴的时候,她就听出了,子冉的琴音始终追随着年玉的,而刚刚,他看她那眼神……呵,她这个哥哥,可从来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女人的身上,果然,今天他意外的出现在这里,意外的当众弹琴,这所有的意外,都是因为那个叫做年玉的女子吗?

    “年玉……”楚湘君口中喃喃,她会成为自己的嫂子吗?

    如是想着,楚湘君不由细心的留意起这个女子来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有了刚才这精彩绝伦的一曲,谁家的公子千金都不敢再上去,似乎所有的才艺,在刚才那几人面前,都是相形见拙。

    索性,宇文皇后就下令,让舞姬献舞,那乐曲虽不若刚才那四人弹奏得那般动听精彩,舞姬的身姿也不如刚才那南越公主妩媚多情,可也是给众人添了许多乐子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一片热闹。

    “玉儿,给你。”

    年玉满脑海都是楚倾那张面具下的绝世容颜,突然,身旁赵逸的声音想起,拉回年玉的神思,年玉看向赵逸,只见他满脸笑容,大掌之上,那块玉佩递到了年玉的面前。

    年玉愣了片刻,不明白他的意图,“沐王殿下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你,这样你便有了一半的龙鳞玉佩,你想让父皇答应你什么,你只管要求,他们也争不过你。”赵逸挑眉,靠近年玉几分,“怎么样?还是表哥对你好吧?”

    赵逸满脸讨好,甚至还有那么几分谄媚。

    年玉嘴角不由抽了抽,看了那玉佩一眼,“这是皇上赐给沐王殿下的,我如何能要?再说,无功不受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无功?”赵逸脸色一沉,但只是片刻,又笑容如常,故意撞了年玉一下,“刚才要不是你,把那两个讨厌的女人赶出了局,只怕我这婚事就任人宰割了,就凭着这一点,你的功劳就是大大的,不过,玉儿,你如何会弹琴的?”

    赵逸那双好看的眉峰微皱,看着年玉,满眼好奇,这个玉儿,到底有多少本事是他不知道的?

    他是发现,这个表妹总能给他惊喜。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说过了,玉儿也是学了琴的。”年玉扯了扯嘴角,避开他的眼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解释,赵逸怎会相信?

    “学了琴的?你那又岂是学了那么简单。”赵逸轻哼一声,她刚才那弹琴的技艺,如果没有十年八年的苦练,怕是达不到这个水平。

    “呵,呵呵……”年玉干笑着,目光微闪,立即转移话题,看了一眼宇文如烟,意有所指的道,“沐王殿下觉得如烟郡主如何?”

    “提她做什么?”赵逸皱眉,看也没看宇文如烟一眼,察觉到年玉的意图,抬手轻敲了一下她的头,“别岔开话题,今日你不给我个说法,我是不会罢休,你休想蒙混过去。”

    赵逸洒脱随性惯了,刚才敲头的举动,在他看来是随性而为,可这一幕,落入旁人的眼里,却又激起众人一翻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可大家却没有来得及将这情绪持续太久,就听见大殿之上,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几乎是所有人都看向元德帝,只见距离元德帝最近的一名舞姬,直直冲向元德帝,年玉微怔,而楚倾也是第一时间飞身而起。

    众人本以为,那舞姬意图行刺,所有人的神情都紧绷了起来,可下一瞬,只见一根不小的横梁,朝着元德帝砸下,而那舞姬,奋不顾身的用自己的身体,挡在元德帝身前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那舞姬一声闷哼,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不过是一霎之间,迅速赶来的楚倾,一手抵住那横梁之力,虽减小了砸下的力道,可依旧打在了舞姬的胸口,噗的一声,鲜血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这突然发生的变故,让所有人都愣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护驾,来人护驾。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首先回过神来,亲自上前拉出了元德帝,满脸关切的查看元德帝的情况,楚倾就着那力道,一把推开横梁,在场的许多人,都吓得站了起来,所有人都注意着元德帝,却没瞧见,那舞姬满口是血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可年玉却在看到那舞姬的脸的时候,视线再也无法移开……

    轻染……怎么会是她?

    贵妃轻染,天启20年夏入宫……

    年玉的脑海里,似有一个声音在呢喃着,想到昨夜傍晚,在琳琅轩外听到的那个名字,她确定轻染已经进了宫,她本是打算今日在宫里寻找一番,却没想到,见到她,竟是这样的场景。

    挺身护驾?这……前世,她只听说,贵妃轻染深得圣宠,却不知道,她一个宫女出身,如何得了圣宠?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,就是答案吗?

    因为关键时刻,挺身而救,这成了她和元德帝交汇的起点,同时,也改变了她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朕没事,她……快,快来人,送她进太医院,传太医,她……”元德帝语气里透了些急切,看着地上那满嘴鲜血,人事不省的女子,刚才若不是她和楚倾,那横梁砸下来,他必定受重伤,“朕要保住她的命,一定要保住她的命,宣旨下去,若是她的命不在了,朕要首先拿太医院问罪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