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女配养娃记〕〔平凡小医仙林奇〕〔魔鬼经纪人〕〔重生顾少娇宠小刺〕〔重生九零,学霸小〕〔全能金属职业者〕〔带着空间回六零〕〔出名太快怎么办〕〔全球无限战场〕〔神衍灵主〕〔仙医帝妃〕〔联盟之佣兵系统〕〔新武界之最强校长〕〔武林纪元〕〔位面复制大师〕〔圣武星辰〕〔地球灭亡倒计时〕〔重生世纪之交〕〔风雨大宋〕〔仙草供应商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八十八章意外触碰
    楚倾他……

    睁开了眼!

    四目相对,那一刹,年玉的手一颤,本就微微倾斜着身体的她,一个踉跄,脸生生撞进楚倾的胸膛。

    肌肤相贴,彼此的触感传来,两个人都是一愣,几乎是瞬间,楚倾胸膛的温度,似点燃了年玉的脸,火辣辣的感觉在脸上蔓延开来……

    而楚倾似也没料到如此亲密的接触,面具下的俊美脸上,片刻错愕,脑袋几乎空白。

    年玉猛然回神,匆忙直起身体,几乎是弹跳着往后退了一步,瞥了一眼楚倾那张银色的面具,年玉的脸灼烫不消。

    她脸红了!

    楚倾回神,目光落在年玉身上,眼前的她,似乎和刚才那个手脚利落的处理着伤口的女子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记忆中,从自己认识她开始,她对自己的态度都是淡漠疏离,充满了防备,而此刻的她……脸红的模样,倒添了几分小女儿的可爱。

    楚倾打量着,连他自己都没察觉,那张面具底下的嘴角,竟有一抹微不可察的笑容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年玉轻咳了声,努力稳定好自己的心神,可在楚倾的目光之下,她一贯的冷静镇定好似都不见了踪影,这个男人,这双眼,总是能让她莫名心乱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年玉瞪了他一眼,拿了手中的布靠近楚倾,继续刚才的动作,直到布缠绕到楚倾身后,彻底避开了楚倾的视线,年玉的心里才稍稍松了一口气,可那一颗狂跳的心,却怎么也平息不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她……她怎能那么失态!

    楚倾嘴角浅扬,连眼里也有笑意晕染开来,半响,楚倾才开口,继续刚才的未说完的话,“你会弹琴,会武功,会治伤,年玉,你当真是世人眼中,那个在年府受尽欺压的年府二公子吗?”

    楚倾说这话的时候,那双眼里,分明写满了疑惑,不解,甚至是探寻。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今日群芳殿上,那娴熟的拨弄琴弦的司琴女子……再到刚才在森林里,独自一人应对十多个黑衣人刺杀的英勇身影……再到刚才,那熟练专业处理着伤口的专注模样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身上,没有一处不让人迷惑。

    年玉听在耳里,这一次,她的反应却一如既往的镇定,瞥了一眼楚倾,年玉沉着冷静的继续包扎着伤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枢密使大人知道年玉在年府受尽欺压,那其他的事情,自然也难不到枢密使大人。”年玉柔声道,看似回答了他的问题,可实际……

    她如何会弹琴,如何会武功,又如何会治伤,是不是年府那二公子,丝毫也没有准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楚倾听来,轻声一笑,倒是个懂得巧妙应对的女子!

    不过……想到什么,楚倾眸子眯了眯,“除此之外,你……会阵法!”

    提到阵法二字,年玉包扎着的手微微一顿,虽仅是一瞬又恢复如常,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,可楚倾还是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年玉,十五年被当做男子养在年府,从未出过顺天府,甚至鲜少离开年府。”楚倾清冷的声音继续响起,山洞外,夜里的风呼啸,山洞内,火光闪烁,照亮女人平静的脸,以及男人银色的面具。

    话到此,楚倾顿了顿,此刻年玉正转到了他的身前,楚倾凝视着那张脸,似在探寻着她的反应,可是,她脸上镇定沉着,不露丝毫破绽。

    楚倾敛眉,继续道,“据我所知,年府应该不认识什么懂得阵法的高手,你是如何会的呢?”

    一个十五岁的女子,会的这些东西,实在是太让人吃惊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,曾经世人口中称颂的神童,在十五岁的年纪,怕也比不得眼前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阵法吗?”年玉望了楚倾一眼,正对上他的眼,没有丝毫避讳,“谁说我会阵法?”

    楚倾眸子一眯,“你不会,又是如何从那荆棘丛林走出来的?那荆棘丛林,就是一个移动的迷宫,皆是按照阵法布局,不会阵法,如何走得出来?”

    年玉呵呵一笑,将包扎的布,最后在楚倾的身前打了一个结,拿了随身带的白绢,打湿拧干,到了楚倾背后,替他擦拭着身上沾染的血迹。

    楚倾感受着年玉轻柔的动作,片刻,便听得年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,对于你们这些聪明人,那或许是一个按照阵法布局的迷宫,可年玉一个小女子,既不懂阵法,也不会走迷宫,只是运气有些好罢了,所以,就走了出来了。”年玉不紧不慢的道。

    “运气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运气!”年玉平静的语气里,透了几分坚定。

    半响,楚倾轻声一笑,“好一个运气,如此说来,你的运气倒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这下说对了,年玉运气……还不错。”年玉敛眉,手上的白绢,很快被鲜血染红,年玉洗净好几次,才将楚倾身上的血擦拭干净,想到什么,年玉看了楚倾一眼,意有所指的开口,“年玉当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女子,枢密使大人不必费尽心思,对我多加探寻,枢密使大人若是有精力,不如想一想其他的……毕竟,除了我从荆棘丛林走了出来,还有别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那个逃走的人,到底是谁?

    楚倾蹙眉,饶是年玉不提起,他也想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别人……楚倾想到刚才在森林里的交战,那些黑衣人,个个身手不凡,显然是受过严格的训练,而他们竟能走出荆棘丛林吗?

    那意味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那群人中,至少有一人擅长阵法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出现在这里的目的……楚倾看了年玉一眼,是为了她吗?

    不,这个可能刚跳进脑海,就被楚倾否定。

    年玉虽然有些本事,可是,她不过是一个年府庶女,还不足以让人如此大动干戈?

    所以,那些黑衣人冲着的是……

    楚倾目光看向在另外一边睡下的宇文皇后,想起她刚才一路上的异常,楚倾面容凝重,开口问道,“你们是如何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,刚才可有听见‘霁月公主’的哭救声?”年玉坐在楚倾身旁,望着面前忽明忽暗的火光,面容平静。

    “哭救声?”楚倾瞬间就想到了关键,眸子眯了眯,“是那‘霁月’公主的哭救声,将你们引了进来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灵明石猿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