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诗意的情感〕〔妻不厌诈:娄爷,〕〔仙师无敌〕〔归向〕〔重生八零:医世学〕〔黑科技从文科生开〕〔今天追上大神了吗〕〔重生80医世学霸女〕〔灭宋〕〔反套路救世指南〕〔最初的巫师〕〔农门肥千金〕〔大漠孤烟之庆丰城〕〔做首富从捡宝箱开〕〔太平妖未眠〕〔超品赘婿〕〔龙飞凤仵〕〔只要有爱就算是都〕〔一拳破万物〕〔无敌从流民开始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九十二章故意刺激
    袖口底下,南宫月的手紧握成拳,如果可以,她定会上去,一巴掌打在赵映雪的脸上,让她知道,她南宫月的女儿容不得任何人说道,可赵映雪的身份,却是死死的压着她。

    南宫月深吸了一口气,一字一句的道,“我的依兰是这顺天府的千金小姐中最优秀的,她是伤了手,可那也只是意外,说明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们想看笑话吗?她南宫月可容不得她们笑!

    “是吗?这手伤,可大可小,千万不要小瞧了,可别留了后遗症,毁了手,那人也就差不多毁了,呵,到时候,只怕想攀谁的高枝,都攀不上去了。”赵映雪轻笑着,隔着面纱,她直直的对上南宫月的眼,想到那年依兰的心思,眼底有不屑闪烁。

    她南宫月不是护年城如命么?不是视年依兰为宝么?

    她倒是要看看,她的命,她的宝,如何能成为她的骄傲!

    赵映雪顿了片刻,眸中讽刺更浓,“我那沐王表哥,可不会娶个手残的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南宫月似终于忍不住,大步走到赵映雪的面前,高扬起手,朝着赵映雪打下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这一幕,心里也都跟着一紧,这南宫月若当真打了映雪郡主,这事情只怕就大了……

    年曜和年老夫人也意识到这点,年老夫人吓得站了起来,而年曜,迅速上前想要阻止,可他刚要抓住南宫月的手,却是抓了个空。

    只听见啪的一声,空气似乎凝结,不仅是旁的人愣了,连南宫月自己,也是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南宫月看着赵映雪,她明明可以躲,可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意识到什么,南宫月身体微不可察的一晃,赵映雪她……故意的!

    她故意不躲……她故意刺激自己,让自己出手,现在……

    纵然他们是婆媳,纵然她南宫月有南宫家撑腰,可赵映雪她终归是郡主,她这般打了她,赵映雪只怕不会就此罢休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赵映雪还没开口,年曜便怒喝出声,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若晋王府追究,只怕……

    “郡主……”萍儿猛然回神,刚才她本也是要护着小姐,可也晚了一步,此刻,小姐挨了那南宫月一耳光,她自然不能咽下这口气,狠狠瞪了在南宫月一眼,“年家便如此欺负人吗?”

    “郡主……”年曜唤道,语气里透了焦急,可刚唤出声,赵映雪却是转身,那嘶哑的声音,对萍儿吩咐道,“回如意阁。”

    “是,郡主。”萍儿立即小心翼翼扶着赵映雪,留下一干愣着的人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刚到了门口,赵映雪的声音再次幽幽的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明天,晋王府该派人送药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,郡主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这几日常进宫陪皇上下棋,昨日乞巧,皇上该没时间,但这乞巧一过,父皇又该进宫了吧?”

    厅内的人,身体都不由一颤,直到那主仆二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,好半响,才有人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赵映雪她……什么意思?

    晋王进宫陪皇上下棋……那刚才南宫月打了赵映雪的事若被晋王知晓,那后果……

    威胁!

    这赵映雪是在告诉南宫月,这一耳光,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啊!

    “看你自己做的好事。”年曜怒喝道,这个南宫月,是越来越不知轻重了,“那映雪郡主,是你能打的吗?”

    年家和晋王府的恩怨,本来就已经够深了,再来这么一出,岂不是雪上加霜?

    南宫月身体微晃,目光闪了闪,她知道自己刚才是冲动了,可在这些妾室面前,如此被年曜责怪,她那一贯的高傲,也容不得她低头,“刚才大家都看着,是她赵映雪先诋毁我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诋毁?映雪郡主说的可是事实……”四姨娘徐婉儿嘟哝了一声,话刚落,便招来南宫月狠狠一瞪,忙瑟缩了一下,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南宫月心里怒气更盛,这些个人,一个个的,都在看她和依兰的笑话!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最初,都是拜那年玉所赐!

    “你必须去跟映雪郡主道歉。”沉默半响,年曜冷声道,那语气再决绝不过。

    道歉?

    要南宫月跟人道歉?

    不只是几房姨娘,连年老夫人都觉得不可能。

    南宫月素来高傲惯了,她的头颅,何曾为谁低下过?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南宫月冷哼一声,深吸一口气,稳定好心神,看了年曜一眼,大步走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南宫月一路匆匆,没有回自己的房间,而是到了仙兰院。

    仙兰院里,年依兰正哼着小曲,似乎心情颇好。

    南宫月一进院门,就瞧见正在修剪着花枝的蓝衣女子,本就憋着一肚子的气的她,脸色更是难看,大步上前,将年依兰手中的剪刀给夺了,厉声喝道,“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手伤了,再动这些锋利的东西,手毁了,看你可怎么嫁人,怎么成得了沐王妃!”

    想到赵映雪刚才的话,南宫月更压不住自己的怒气。

    怎么成得了沐王妃吗?想到什么,年依兰看了南宫月一眼,却是不以为意,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娘,太医说了,我的手,好好休养着就好,不会有事,再说,我可好久没有兴致,亲自侍弄这一院子的花草了。”

    从昨日回了年府,她就特别开心,就连昨晚在梦里,她也是梦到了沐王殿下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起来,她就去了年玉的房间,她明明昨晚亲眼看着年玉进了百兽园,亲自让芳荷关了百兽园的门,更是知道年玉不可能出得来,可她依旧担心,年玉会像昨日早上那般,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所幸,确定了年玉的房间空无一人,直到现在都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只怕还被困在百兽园内吧!

    或者,已经死了也说不定呢!

    “你倒是有心思。”南宫月瞥了她一眼,将那剪刀丢开。

    “呵呵,娘,依兰开心,你不高兴吗?”年依兰亲昵的挽着南宫月的手,仔细打量了她一遍,“是谁惹我貌美如花的娘亲不开心了?”

    想到刚才大厅的事,南宫月却没心思和年依兰打趣,沉声道,“我问你,你没事教年玉学琴做什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苏阳林楚依〕〔不败战神杨辰〕〔误入歧途苏玥〕〔极品老木匠〕〔入赘的废物〕〔阶下臣〕〔齐昆仑〕〔一夜枭宠,老公太〕〔姜咻傅沉寒第一次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苏沫沫厉司夜小说〕〔旧爱晚成:厉先生〕〔一世巅峰〕〔娱乐之从吐槽大会〕〔英雄联盟之另一个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