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设计鬼才〕〔仙古独神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女修重生之青凤劫〕〔战神凰妃〕〔横推三千世界〕〔韩娱之崛起〕〔超级仙学院〕〔巴顿奇幻事件录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林枫〕〔逍遥在武侠世界的〕〔都市之仙帝美女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重生之灵草也修仙〕〔网游之一梦江湖〕〔九龙拉棺〕〔邪王宠妻:废材嫡〕〔最初的寻道者〕〔浪子邪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九十七章隔墙同浴
    可他也没思绪太久,见宇文皇后,楚倾等人走了上来,上前向宇文皇后行了礼,这才跟随着众人一起,朝着百兽园外走去。

    年玉意识朦胧。

    赵逸带着她出了百兽园,百兽园外,似乎有许多人候着,依稀中,她听见清河长公主的呼唤,听见栖梧宫内,宫人参拜宇文皇后的欣喜,但这一切,很快就消失。

    年玉意识再次清醒,已经是几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窗外,淅沥沥的大雨,似乎还没有停下来,伴随着那雨声,一道琴音夹杂在里面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但年玉依旧听得出,那是一曲“凤凰于飞”。

    而那奏琴之人……

    赵焱!

    上一次听这首曲子,是在清河长公主的府上,那一次,那琴音平静宁和,而这一次,那琴音里,却透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赵焱的心,失了平静!

    呵,他赵焱,素来心思深沉,能将他的野心蛰伏那么久,而不被人发现,现在,他的心却失了平静吗?

    为何?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,水已经准备好了,您请。”

    门外,一个宫女的声音响起,打断年玉的思绪,年玉赫然睁眼,眼前,一个一人高的屏风遮挡了她的视线,而此刻,她的身体正浸泡在木桶里,水刚好漫过她的胸前,水下的身体,不着寸缕……

    门吱嘎一声被推开,先前那宫女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“自沐王殿下在宫外建府之后,他在宫里的寝宫也少用,有些地方招待不周,主浴房玉小姐在用,这边就请枢密使大人将就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那男人的声音,淡淡的应了一声,低沉浑厚,让人心里莫名一紧。

    “玉小姐的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半响,随着一阵脚步声,男人的声音似乎更近了些。

    “回枢密使大人的话,太医已经给玉小姐包扎了伤口,该是没有大碍,太医说,玉小姐耗费了太多精力,有些力竭,又淋了雨,开了些药草,放在水里,让玉小姐泡着,现在玉小姐,应该还睡着呢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回应,过了好半响,男人才再次开口,“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”正要替楚倾宽衣的宫女微愣,她是来伺候枢密使大人……

    “下去。”楚倾再次开口,这一次语气更凌厉了几分。

    那宫女不敢多待,朝楚倾福了福身,立即退了下去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两个房间,一墙之隔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隔壁的水声传来,年玉的脑海下意识的浮现出昨日山洞里的那裸着上半身的男人身体……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清冷的声音传来,不是猜测,而是肯定。

    年玉微怔,那声音,竟似就在身旁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那人逃了,我的侍卫少了一个……”没待年玉回答,楚倾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明白他的意思,昨夜那人,怕是刚才趁乱杀了一个侍卫。

    既然那人逃了,那这件事情的线索就断了,而宇文皇后……

    想到宇文皇后对这事的态度,年玉越发觉得这件事情蹊跷,她是明知道的是谁,却又为何刻意为那人遮掩吗?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该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年玉终于开口,肯定的语气,让楚倾有些诧异,但随即,黑眸中镀上了一层笑意。

    她的聪慧,他早该料到。

    “不错,宇文皇后只说是误入了百兽园,关于那孩童的哭喊,关于老虎,关于刺杀,什么也没提,而皇上,更是对我表明了态度,不用再追查此事。”楚倾深邃的眸中,添了一抹深沉,如今,昨夜经历的一切,似都成了不可提的事情,而年玉……

    “这皇家不同于其他,皇权之下,什么事该说,什么事不该说,都半分由不得自己,一个不小心,一步踏错,便会万劫不复,玉小姐你是聪明的女人,理应知道该如何处理昨晚的事。”楚倾的语气,看似寻常,可那关切之意,年玉还是听了出来。

    年玉不由想到,他们初识不久,那夜楚倾特意堵着她警告,以及那差点要了她命的匕首,不由轻笑,“枢密使大人当真是善变,我记得,两个月前,枢密使大人应该希望我死了才对,怎的如今倒关心起我这条小命来了。”

    年玉自是明白楚倾的意思,昨夜发生的事情,这皇宫里的的两个主子,都不想被人知晓,而刚好,她却是撞破了一切。

    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小庶女,知道了这些本不该她知道的事情,这只怕会为她招致祸端。

    可纵然知道如此,此刻年玉的语气,却是说不出的轻松,那轻松让气氛也跟着轻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可是,关心吗?

    楚倾面具下的眉峰皱了皱,深邃的眸中,看不清丝毫情绪,半响,几个字从那口中缓缓吐出……

    “我也记得,玉小姐的这条命,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那霸道的语气,让年玉微微愣了愣神,竟有一种错觉,似乎自己本该是他的所有物,感觉说不出的怪异。

    但他堂堂枢密使,权倾朝野,怎会在意她一个小小庶女?

    他对她的关心,该是来自于昨夜的并肩作战吧!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放心,年玉很珍惜这条命,不会让这条命轻易的没了,所以,我知道什么事该做,什么事不该做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。”年玉嘴角浅扬,听着窗外那依旧没有停歇的“凤凰于飞”,眼里的笑容,镀上了一层冰霜。

    “那沐王赵逸……”那边的声音顿了一顿,“既是知道这宫里的凶险,有些事情,就该抽身远离,纵然是玉小姐无意,也防不住他人的有心,卿本无罪,怀璧其罪。”

    聪明如年玉,明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刚才沐王赵逸那随心随性的举动,可在别人的眼里,却并非是清白。

    想到宇文皇后的态度,年玉敛眉,只怕许多人更要将她当成障碍了啊!

    年玉暗自叹了口气,好半响,一墙之隔的两人,都没有说话,但那沉默,却似极有默契,谁也不愿打破,偶尔一丝水声,让这气氛更添了几分旖旎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