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时代巨子〕〔七十年代喜当娘〕〔飞升失败以后〕〔战少,你被捕了!〕〔农门娇女:神医王〕〔重生九零神医福妻〕〔乔夫人她总想着离〕〔BOSS,你老婆带球〕〔噬天丹皇〕〔长路难行〕〔天眼炼魂〕〔重生之学霸偶像〕〔考古修炼系统〕〔美食攻略:妻主快〕〔瑶台宫主〕〔全服女神〕〔校园重生之王牌少〕〔我竟然是李白〕〔娇妻来袭:王牌bo〕〔武道天狼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零五章逼她赔罪
    年依兰的话还没说完,一个声音就传了来,门口,二姨娘陆修容扭动着腰身,满脸含笑,缓缓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南宫月脸色微沉,给年依兰使了个眼色,让她别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陆修容也是个眼尖的,进门就瞧见了年依兰脸色不对,呵呵笑道,“妾身该死,妾身这早不来晚不来,竟是在你们母女二人说悄悄话的时候来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南宫月最是不喜这陆修容,冷着脸瞥了她一眼,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陆修容将南宫月的嫌弃看在眼里,却也不恼,叹了口气,“夫人,妾身还不是为了夫人您的事?夫人邀请的宾客都来了,妾身都安置在大厅坐着,夫人您是不是先过去看看?晋王妃也是到了呢。”

    晋王妃?

    “什么宾客?我何时邀请过什么人到府上来?”南宫月皱了眉,还有晋王妃?她纵然是邀请人到府上,也万万不可能有晋王妃!

    陆修容微怔,片刻,便又扯出一抹笑容,“夫人真是爱说笑,那些人不是夫人邀请来的,还能是谁?夫人真是大气,修容心里可都佩服之至呢,竟要当着晋王妃的面向映雪郡主赔罪,还请了那么多夫人来做见证,这气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南宫月越是听,脸色越是难看,打断了陆修容的话,“你说什么?赔罪?你说我要当着晋王妃的面,向赵映雪赔罪?我跟她赔什么罪?”

    “呵,可不就是那日您打了映雪郡主一耳光吗?”陆修容轻笑着,这些时日,她南宫月不是差遣着徐婉儿当说客?

    等等……听南宫月这话……

    陆修容似捕捉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,敢情那些人都不是南宫月邀请来的?

    那不是她,又会是谁?

    突然,一抹白色身影跳进陆修容的脑海,赵映雪吗?

    呵,如果是赵映雪,那可就有趣了。

    她本是打算看南宫月如何低头,可现在……现在是南宫月如何被逼着低头,这不是更加让人热血沸腾吗?

    “荒唐!”南宫月赫然起身,陆修容明白了,她自然也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一定是那赵映雪……一定是!

    她想干什么?

    当着晋王妃的面儿,向她赵映雪赔罪?还是在那么多夫人的眼睛之下?

    她赵映雪,是想将她南宫月的脸,放在地上踩吗?

    南宫月想到此,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她赵映雪怎么可以!

    “夫人,大家都等着,你看是不是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什么去?”南宫月厉吼出声。

    她赵映雪想把她的脸放在地上踩,她南宫月就要送上去被她踩吗?

    她南宫月没有那么下贱!

    “可那些夫人们……”陆修容瞧着南宫月的愤怒,心中幸灾乐祸,可脸上却是写满了为难,“那些夫人都是些正室夫人,你若不去,只让妾身和姐妹们招待,怕是礼数不周。”

    “礼数?将那些人,包括那晋王妃,统统给我送出去。”都是赵映雪邀来,看她好戏的人罢了,还要什么礼数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送出去?你必须出去,好好招待!”

    陆修容正思量着该如何将这南宫月给请出去,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,下意识的看向来人,眼睛倏然一亮,他们来了,这南宫月还能不去?

    但只是瞬间,陆修容就掩去了眼底的情绪,朝着进来的人福了福身,“老爷,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年曜和年老夫人,二人皆是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他们来……

    南宫月想到刚才年曜的话,脸色更是难看,“老爷,娘,那些人都是赵映雪请来的,那个女人就是心肠恶毒,日日折磨着我城儿不说,她还要打我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打你的脸又如何?那日,你也打了人家的脸,不是吗?”年曜冷声道,想到大厅里的阵仗,他就知道这几日赵映雪虽然没有动静,但那日的那一巴掌,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南宫月想到那件事,心里更是憋屈至极,知道年曜的性子,必是逼她出面,可……

    赵映雪正是等着她出去呢,她怎能让那个丑陋的女人如意?

    看到年老夫人,南宫月立即上前,“娘,月儿知道那日打了赵映雪,是我不对,可这几日,我每日都让人去赔罪,可那赵映雪连理也不理会,她不领情,我也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年老夫人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自那日得知南宫月颠倒是非的蒙骗她之后,她心里多少有些芥蒂。

    她心疼年城不假,顾忌南宫家的势力也是真,可如今,这年府多了个赵映雪,纵然是毁了容貌,嫁入了年家,那也是姓赵的,她不得不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有心赔罪,那今日就去把这事情了了吧。”年老夫人开口,脸色也是难看,想到年城那模样,年老夫人对赵映雪,也是怨气颇深。

    本以为年城娶了映雪郡主,年府可以光耀门楣,可哪知……完全是娶了一个煞星回来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这件事情,就这么定了,月儿,你必须出去,等会儿不管那赵映雪和晋王妃要做什么,你都得忍。”年老夫人打断南宫月的话,那态度分外强硬,甚至骤然拔高了语调,“你高扬着你这颗头颅,不低下来,难道是想激怒了那赵映雪,让她将怒气发泄到城儿的身上吗?我城儿当真是命苦……”

    年老夫人说到最后,那声音几乎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城儿……”南宫月身体一晃,年城二字,似攻破了她那强硬的外壳,“对,城儿……我不能让城儿受苦。”

    可……她也不能让那赵映雪得了逞!

    南宫月踱着步子,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,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脑中快速的转动着。

    突然,她似想到什么,眼睛一亮,但那光亮却是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好,我赔罪,我这就去当着晋王妃的面,给她赵映雪赔罪。”南宫月开口,平静无波的语气,和刚才大相近庭。

    赔罪?今日,她南宫月好好的给她赔罪,她赵映雪可要消受得起才好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