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二十三章捉贼捉赃
    “那好,左右今日本宫也撞见了这事,自是不能袖手旁观。”宇文皇后敛眉,拔高了语调,“去把映雪郡主请来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一声令下,这里的人谁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年曜亲自出了房间,安排着请赵映雪的事情,而房间里的其他人,都是屏气凝神,除了年城偶尔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喊,谁也不敢出声,气氛透了一丝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不过是过了一小会儿,映雪郡主就被请了来。

    赵映雪在丫鬟萍儿和晋王妃的搀扶下进了门,所有人都让开了一条道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步履平缓,依旧是一袭白衣,可是和平日里的装束不同,她往日戴着的纱帽却没在头上,没了薄纱的遮盖,那张被烈火焚烧了的脸,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,暴露在每一个人的眼里。

    在场的许多人刚才在大厅的时候,就已经见到过这张脸,可此刻再次看见,那震惊不亚于刚才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看着赵映雪迎面而来,更是一愣,饶是宇文皇后身后低着头的年玉,也不由在她进来之时,望着她的视线多停留了一刹。

    那……是怎样的一张脸!

    粉色紫色的疤痕,错落狰狞,让人看得莫名心紧。

    “映雪参见皇后娘娘,参见太后娘娘,参见长公主。”赵映雪迎着众人的目光,得体的朝着在座的三人行了礼。

    嘶哑的声音,让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眉峰下意识的皱紧。

    她们都不知道,赵映雪在那场大火之中,竟受了这么重的伤!

    这张脸毁了,这个人,怕也是毁了吧!

    而也难怪,换做是谁受了这么大的磨难,也不会轻易的放过让她遭受磨难的人!

    年玉看着赵映雪,想着南宫月的指控,她能这般平静从容的来,是不是已经有了算计?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召见映雪,不知所谓何事?”赵映雪低眉顺眼,态度恭敬,却也透着一丝冷淡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看在眼里,她知道,关于那场大火,赵映雪的心里只怕对皇上乃至是对她,都心有怨怼,可那个时候,皇上顾着南宫家的势力,却也不得不留着年城这一条命。

    “何事?赵映雪,你自己做了什么,心里还不清楚吗?”南宫月察觉到宇文皇后看赵映雪那眼神里的愧疚和怜惜,心里有些慌了,立即先声夺人。

    面对她的指责,赵映雪丝毫也不慌忙,看也没看南宫月一眼,“我对自己做了什么,确实是有些不清楚,不如请年夫人说说,映雪到底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南宫月没想到她会这么冷静从容,指了指一旁的年城,“映雪郡主,你好狠的心,你日日折磨城儿也就罢了,今日竟下毒,妄图要了我城儿的命吗?”

    “下毒?”赵映雪轻笑,“证据呢?在几位贵人面前,没有证据的指控,都是构陷,构陷皇室郡主,夫人要三思才好。”

    三思?南宫月心里冷哼,拿了那剩下一半的药碗,以及那变了色的银针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证据!”

    赵映雪淡淡的瞥了那些东西一眼,朝着宇文皇后一拜,“娘娘,映雪愚钝,凭着一碗有毒的药,就能断定那毒是映雪所下,不知这是否有违常理?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皱眉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违常理。”清河长公主朗声道,“连我这孕妇也是知道,捉贼捉赃,捉奸成双,仅仅是这么一碗有毒的药,我也可以说是年老爷下的,也可以说年夫人你下的不是?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无心的话,年曜皱了眉,南宫月却是一惊,立即拔高了语调,“怎么可能?臣妇是城儿的亲娘,臣妇怎么会给自己的儿子下毒?”

    南宫月袖口之下,拳头倏然紧握。

    她这反应,未免也太大了些!

    年玉不着痕迹的看了她一眼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淡淡一笑,“年夫人,本宫不过是打个比方罢了,年夫人爱子情深,护子如命,怎会给自己的儿子下毒?”

    “对,是比方。”南宫月深吸一口气,迅速恢复了镇定,看向赵映雪,随即请旨道,“可赵映雪她最有嫌疑,臣妇请旨,搜查她的如意阁,若出了赃物,便能还我城儿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搜查如意阁?

    众人看向赵映雪,如果真搜出什么,那南宫月抓住赵映雪谋害年城的事,主张休妻,恐怕连宇文皇后也只能支持。

    “好,搜便搜。”赵映雪冷声道,丝毫没有畏惧。

    “对,是该好好搜一下。”晋王妃也紧随着道,“不仅是映雪的如意阁,这府上其他的地方,都该搜,也好还映雪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,公道?”南宫月冷哼,想到自己的安排,等会儿她赵映雪就算是找天要公道,也该叫天天不灵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就都搜吧。”宇文皇后淡淡开口,“先从映雪的如意阁搜起。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一声令下,一抬手,身后小宫女立即上前扶着,首先出了房间,一屋子的人也都不敢怠慢,立即紧随,不过片刻,众人便到了颐春楼隔壁的如意阁。

    一行人站在院子里,芝桃领着年府的下人进了屋,宇文皇后背对着众人坐着,她身后,那宫女规规矩矩的站着,所有人的都心思都在眼前这桩事情上,就算是年府的人,都没有察觉到,那宫女正是年玉。

    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,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芝桃便带着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可搜到了证据?”宇文皇后问道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盯着芝桃,南宫月暗自咬着牙,心中渐渐浮出一丝得意,找出了东西,坐实了赵映雪的罪,今日城儿所受的罪该也没白受。

    她倒是要看看,证据确凿,这个赵映雪还怎么狡辩!

    “回娘娘,回几位主子的话,映雪郡主的屋子里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。”芝桃朝着几人福了福身,不疾不徐的道。

    话落,好些人不由皱了眉,南宫月却是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?

    她分明让依兰安排了下去,那药必须要藏一包在赵映雪的房里,可……怎么会没有特别的东西?

    “不对,一定是没搜仔细,这如意阁一定有赃物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