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娱乐圈最强替补〕〔伯爵大人有点甜〕〔想死太难了〕〔我是来追星的〕〔修真狂少〕〔天才萌宝:总裁爹〕〔亿万老婆,你好甜〕〔我的薄荷小姐〕〔爹地你别跑安盛夏〕〔当总裁老公破产以〕〔超级农业强国〕〔平平无奇大师兄〕〔大佬退休之后〕〔每天签到一个新物〕〔重生农门小福妻〕〔元素的主人〕〔我真没想重生啦〕〔无双庶子〕〔御剑师的异界日常〕〔逆天萌宝:废材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二十五章谁指使你的
    “皇后,你也知道,我不理俗世许久,这事情,你做主便好。”

    半响,常太后终于开口,众人听在耳里,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常太后的表态,似一盆冷水,浇灭了南宫月所有的希望。

    皇后做主?她这分明是置身事外,置之不理啊!

    宇文皇后收回视线,眼底一道复杂的光芒一闪而过,而在年玉看来,常太后的态度,却在她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这个老狐狸,如果皇后不在场,她定会毫不犹豫的卖南宫家一个人情,而皇后在,她却害怕自己的心思,被人怀疑,所以,她只能让自己退到事情之外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这一退,只怕和南宫家的距离,又远了些了吧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查,找出那罪魁祸首,便也能还年家大少爷一个公道,一个安稳。”宇文皇后朗声开口,一锤定了音,“这如意阁旁边,是谁的院子?”

    “回皇后娘娘的话,如意阁这边大少爷住的颐春楼,另外一边,过了前面那座桥的院子,是夫人的住所揽月楼。”二姨娘陆修容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从揽月楼开始吧。”宇文皇后说着,从椅子上起来,年玉小心翼翼的扶着,一行人从如意阁出来,朝着揽月楼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刚才,从颐春楼到如意阁这一段,南宫月兴致高扬,气势冲冲的走在靠前的位置,而此刻,南宫月却是最后一个出如意阁。

    临出门时,南宫老夫人也故意放慢了脚步,似在门口等她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南宫月看到年老夫人,心中一怔,那苍白的脸上,一抹慌乱浮现,“怎么办?不该这样的,我明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南宫老夫人压低着声音喝道,人多眼杂,万一被人听了去怎么办?

    南宫月意识到什么,立即住了口,南宫老夫人叹了口气,“你真是糊涂了,等会儿你可冷静着点,那赵映雪主张追查,哪里是想给年城讨公道,分明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说到此,没有继续说下去,赵映雪分明就是要将月儿给揪出来啊!

    南宫月心里也是明白,深吸了一口气,赵映雪自信满满,等会儿自己必须从容应对才行!

    就算在她的院子里搜出了什么来,她也要一口咬定,是赵映雪妄图栽赃嫁祸!

    如是想着,南宫月又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可心里的纷乱刚平息了些,前边传来一阵喧闹,只是瞬间,这母女两人的心又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行人刚过了桥,还没到揽月楼,就因为突然发生的变故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最前面,一个丫鬟跪在地上,满脸慌张,手中攥着什么东西,刚才也正是因为那鬼祟的模样,被人群中二姨娘叫住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着那丫鬟,南宫月和南宫老夫人匆匆赶来,看到地上的人,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“春香?你跪在这里做什么?”南宫月沉声道,这春香是她院子里的丫鬟,此刻莫名跪在这里,让她不得不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春香听到南宫月的声音,猛然抬头,对上南宫月的眼,可只是一刹,又迅速闪开,手紧攥着什么,神色不安的往后藏了藏。

    这举动,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,在这节骨眼儿上,任何鬼祟的事情,都会让人遐想连篇。

    “你手里拿了什么东西?”陆修容开口,她的声音本就尖锐,此刻的质问,更吓得那丫鬟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原本扶着赵映雪的萍儿,已经迅速到了春香身旁,抓住她的手腕儿,往前一拉,她极力要藏的东西,就已经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纸包,南宫月看到那纸包的第一眼,就知道事情坏了,攥着绣帕的手就倏然收紧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宇文皇后皱眉,看萍儿打开了纸包,露出里面的白色粉末,神色更是变了,朗声道,“交给大夫看看,这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话落,跟随而来的大夫立即上前,拿了那纸包一番探寻,随即,竟是仓惶的跪在地上,“皇后娘娘,这……这是红信石粉,刚才大少爷的症状,和这红信石的作用,极其相似,所幸……所幸分量没到足够大,不然……这红信石粉是能要人命的东西啊!”

    话落,所有人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这还没开始搜,这赃物就已经出来了,而这叫做春香的丫鬟,刚才不正好是从揽月楼匆忙跑出来的吗?

    她这是做什么?

    想带着东西销赃吗?

    只是那一瞬,每个人的心里都闪过了太多的猜想,若这赃物在揽月楼里,那这又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年玉瞥了那春香一眼,春香是她南宫月的丫鬟,南宫月今日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,可南宫月的性子,又怎会轻易坐以待毙?

    果然,年玉刚如是想着,身旁一个身影,便冲了出来,直直的冲向春香。

    年玉心里了然,她终于按耐不住了吗?

    “你这贱婢,谁指使你的?”南宫月确实按耐不住了,她先前稍微平息了一些的心情,此刻被这突然而来的变故,冲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春香拿着这么一包东西,从她的院子里出来,皇后娘娘会怎么想,她再清楚不过,也正是因为清楚,所以,这个时候,她不得不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可她哪里知道,事情到了现在这个份儿上,她早已经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南宫月走到春香面前,在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面前,她终究是没敢太过张狂,只是狠狠的瞪着地上跪着的春香,厉声喝道,“说,是谁让你拿着这东西谋害我的儿子!是谁让你来陷害我,嫁祸我?”

    她的举动,看在某些人的眼里,眼底却是闪过一抹不屑。

    此刻她无论做什么,都不过是无用的挣扎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,夫人……”春香望着南宫月,那眼里更是惊恐,“奴婢……奴婢听闻,皇后娘娘带着人搜过来了,奴婢担心那没用完的东西被找到,所以奴婢才拿了东西想要毁了,可是……奴婢不是害夫人,奴婢也没有害大少爷,今日一早,大小姐她把这个给奴婢……”

    春香刚说到此,南宫月已然顾不得许多,一巴掌打在春香的脸上,更是打断了她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贱婢,休要胡说!”南宫月紧咬着牙,心里更是慌了。

    这贱婢胡乱说些什么?

    她还想将依兰牵扯出来吗?

    她怎能允许?

    若依兰被牵扯进来,又是在皇后娘娘面前,那依兰的名声就毁了啊!

    但她不允许,有人却容不得她不允许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宇微尘〕〔噬神纵天〕〔初始技能也很猛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大道纪〕〔甜妻买一送二苏沐〕〔我的系统总想逼我〕〔娇妻似火:帝国老〕〔净渊〕〔掌上春〕〔凌依然易谨离小说〕〔许若晴陆久琛〕〔玉人来〕〔林江顾心雨小说〕〔一秒沦陷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