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风云群侠录〕〔权倾天下之相门嫡〕〔大妖猴〕〔我继承了神龙家族〕〔雪落关山〕〔征战乐园〕〔万界魔尊〕〔重生之美利坚土豪〕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星魄苍穹〕〔天天开无双〕〔我在末世有个庄园〕〔盖世唐皇〕〔吞天神帝〕〔斗破苍穹之无上巅〕〔修真很轻松〕〔隐婚365天:江少,〕〔仙神话〕〔全球灵潮〕〔直到星空尽头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记耳光
    南宫月疼,可她却顾不得许多,那双眼望着宇文皇后,溢满了自责。

    “娘娘,都是臣妇的错,一切都是臣妇,昨日,臣妇遇到一个方士,他说这药能祛除一切疼痛,臣妇想着城儿身上的伤许久不见好,他每日里受着那疼痛的折磨,实在是让人心疼得很,臣妇想让城儿好受些,所以就信了那方士所言,那药……是我让依兰拿去的,依兰是个善良的女子,她也是想看着哥哥好起来,可哪知道,那药却是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听着,这南宫月为了保住年依兰的名声,竟是自己揽过了罪责吗?

    年玉嘴角浅笑轻扬,这倒在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不着痕迹的看了赵映雪一眼,只见她的眸中,也透着一种意料之中的淡然,年玉心中了然,看来,一切都在顺着赵映雪设计的轨迹走吗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这么糊涂?那流浪方士的话,也是可以信的吗?你看看你,让城儿受了多少的苦!”南宫老夫人厉声喝道,那模样,似恨不得一拐杖打在南宫月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娘,我错了,我……”南宫月泣不成声,深吸了一口气,又不住的往地上磕头,“我不仅害了城儿,还害了依兰……娘娘,都是臣妇的错,城儿受了苦,依兰也是无辜的,她素来听臣妇的话,她也是和臣妇一样,不知道那药竟是红信石粉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那药是红信石粉吗?

    在场的人,许多都看得明白,宇文皇后的心里更似明镜一般。

    一句不知道那药是红信石粉,就能够抵消这所有的事情吗?

    宇文皇后瞥了一眼南宫老夫人,眸光微敛,眼底的神色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年夫人啊年夫人,这说来说去,害了你儿子的,竟然是你自己,可刚才,你那般坚定的一口咬定是映雪郡主……”宇文皇后眸子眯了眯,“若不是此番探查,映雪郡主还真被你冤枉了去,就连本宫也是觉得,是不是有人故意设计这一出,嫁祸到映雪郡主的身上,以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!”

    刚才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着,南宫月口口声声叫嚣着,要休了映雪郡主,不是吗?

    她的目的是什么,聪明人仔细一想,便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话落,南宫月心里一紧,就连磕头的动作也是微微一窒,忙道,“臣妇见城儿那般痛苦,一时间被心疼和愤怒蒙蔽了双眼,这才口不择言,差点儿冤枉了映雪郡主,臣妇该死,臣妇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错了?知道错了就好,不过年夫人,你不该向本宫认错。”宇文皇后淡淡开口,目光扫过一直在一旁站着不发一语的赵映雪,“刚才要不是映雪郡主坚持,这事情怕就这么糊弄过去了,年大少爷那罪也白白的遭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的意思,再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她是在告诉南宫月,认错也该是向赵映雪认,不仅如此,她还应该好好的感谢赵映雪!

    南宫月自然听出了这意思。

    可向赵映雪认错吗?

    南宫月袖口底下的手,紧紧攥成了拳头,这事情分明就是她赵映雪设计的!

    她明白了,此时此刻这般境况,都是他赵映雪一步步的,逼着她走到这一步,她在报仇,报刚才在大厅里,自己让她难堪的仇!

    她就是要让自己低头,就是要将自己狠狠踩在脚下羞辱!

    空气里,一片安静,所有的人都看着南宫月,似在等着她的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刚才在大厅里,她们许多人也都看着,南宫月虽向映雪郡主低头道了歉,甚至是跪下了,可她却包藏着祸心,等着机会让映雪郡主难堪,而此刻,宇文皇后发了话,不知这南宫月还敢不敢挣扎。

    赵映雪目光幽幽的落在南宫月的身上,那眼里的抗拒,让她的心里不由浮出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抗拒吗?

    她南宫月越是抗拒,她就越要逼迫她!

    眸光微转,一直沉默着的赵映雪终于开口,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认错,确实该认错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嘶哑的声音刚叫出两个字,南宫老夫人便急切的打断了她的话,似害怕赵映雪一开口,又牵出什么事端一般,忙催促着南宫月,“月儿,你还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凌厉的语气,猛然拉回南宫月的神思,意识到什么,目光闪了闪,跪行着朝着赵映雪靠近了几步。

    可她刚一有所动作,不只是赵映雪身旁的晋王妃,连离了好远的萍儿,也都迅速的上前,挡在赵映雪面前,那防备的模样,众人看在眼里,心里了然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担心这南宫月故技重施!

    而赵映雪却没有丝毫担忧,目光扫了南宫老夫人一眼,眼底的讽刺浮现。

    “映雪郡主,我错了,我不该心里一急,没弄清楚事情原委,就胡乱猜测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看在你和年城是夫妻的份儿上,原谅我刚才的口不择言。”南宫月在距离赵映雪两步之遥的地方停下,头重重的磕在地上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心里依旧不甘,那不甘在心里流转,她恨,恨自己的算计落了空。

    原本,此刻跪在地上的应该是她赵映雪,而她……则是该高高在上的,看着城儿写下休书,将这个女人赶出年府大门。

    可一切……到底是哪里出了错?

    赵映雪如何知晓了她的安排?

    南宫月想不透,可有一点她却明白了,这赵映雪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,她不应该小觑了她,而以后,她们的斗争还没完!

    南宫月暗自咬牙,将今日的屈辱和失败,全数记在了心里,有朝一日,她会加倍奉还!

    “夫人,你这认错道歉,映雪领受了。”赵映雪看也没看南宫月一眼,目光依旧在南宫老夫人的身上,“夫人说的对,映雪和年城是夫妻,这一辈子都会是夫妻,谁也改变不了!”

    也休想改变!

    她赵映雪这辈子,早已打定主意和他年城,和他南宫家年家,纠缠到底,让他们不得安生!

    而南宫老夫人……

    南宫月如此大费周章的搬来救兵,如此精心的设计了这一出,可最后呢?

    最后连这南宫老夫人不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女儿,甚至催促着她在自己面前跪着认错?

    南宫家,它那般气势凌人,那般欺人太甚,可她赵映雪偏要给这不可一世的大家族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赵映雪眼里的挑衅,落入南宫老夫人眼里,那拄着拐杖的手,倏然握紧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