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系统精灵才是真主〕〔无敌从天赋加点开〕〔运朝之主〕〔都市剑尊江惜月凌〕〔人族纪元〕〔妃狠佛系:暴君您〕〔晚安,霍先生!〕〔烽火传之三国佳人〕〔孤男寡女〕〔妈咪太小,总裁太〕〔万神祖师〕〔萌妃驾到:将军,〕〔逆天宝宝:凤尊爹〕〔凰归之鬼医魔后〕〔跟总裁假结婚的日〕〔假婚真爱,傅少的〕〔楚王好细腰〕〔宠妻入骨:四爷请〕〔饲养全人类〕〔摄政王我是来偷心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三十二章恶行被揭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年依兰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,那声音说不出的虚弱,好似所有的精力都被抽空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宫女第二天一早,就死在她的房里,听说,好似被什么东西咬了,满身是血,那张脸更是面目全非。”年玉煞有其事的说着,恣意的欣赏着年依兰脸上越发浓重的恐惧。

    满身是血,面目全非……

    只是瞬间,年依兰的脑海里就浮现出刚才看到的芳荷的模样,她不也是满身是血,面目全非吗?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某个猜测冒出来,年依兰倏然松开了抓着床单的手。

    “都说那宫女的死,是霁月公主的鬼魂作祟,霁月公主生前,最疼她的就是宇文皇后,若她的鬼魂真的在百兽园游荡,听见了有人咒骂皇后娘娘,为了宇文皇后出气,害死了那宫女,也是在情理之中。”年玉不给年依兰丝毫喘息的机会,继续说着。

    果然,听了她的这番说辞,年依兰目光里似有更多的不安闪烁。

    “霁月公主……你是说,芳荷……芳荷也是霁月公主害死的吗?”年依兰望向年玉,那一晚在百兽园外,是芳荷关上了百兽园的大门,将宇文皇后关在了里面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你在说什么?”年玉却是皱眉,看了一眼那裹着的床单,“芳荷又没有去百兽园,又没有触犯到霁月公主和宇文皇后,霁月公主怎么会害她?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说着,突然好似抓住了什么,吃惊的对上年依兰的眼,“乞巧节那晚,芳荷也是进了宫里,莫不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。”许是太过恐惧,没待年玉说完,年依兰就惊跳而起,忙不迭的否定年玉的话,更否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”年依兰不住的摇头。

    不会是鬼魂作祟,可如果不是鬼魂作祟,那芳荷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失踪,无缘无故的死,更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她的床上?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难道霁月公主的鬼魂,也找到她了吗?

    “玉儿,救我……”年依兰下意识的开口,抓住年玉的手,那眼里的慌乱更加急切。

    年玉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抬眼,目光所及之处,那香炉中,熏香缭绕,她知道,在那熏香的作用之下,加上她故意编造的恐吓故事,年依兰的神智,已经薄弱得似一根撑到了极限的弦,只要稍微一点外力,就可以让那根弦断了。

    而这外力……

    年玉任凭她抓着自己的手,这个时候,她们应该赶过来了吧!

    果然,只是片刻,门外就响起一阵脚步声,那脚步声越来越近,年依兰早已在那慌乱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她防备的看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,好似霁月公主的鬼魂当真来了一般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连门被人推开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……”年玉看向来人,嘴角浅扬一抹笑意,那外力,此刻可不是来了吗?

    跟着宇文皇后来的,还有清河长公主,以及晋王妃和映雪郡主。

    如年玉所料的,她们第一波赶到,而之后,还有第二波,第三波……

    年玉刚才那一声“皇后娘娘”,让年依兰身体一颤,那张本就苍白的脸上,更加没了血色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?

    皇后娘娘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年依兰潜意识里不相信,更或者说是不愿相信。

    可年玉却容不得她不相信,迅速跪在地上的年玉拉了拉年依兰,“姐姐,皇后娘娘来了,快些行礼。”

    年玉的“提醒”,让年依兰避无所避,回过头,看到门口站着的妇人,虽不是宫装,但那份威仪,却依旧让人无法逼视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……

    那真的是宇文皇后!

    她本该行礼,可在看到宇文皇后的那一刹,她整个身体好似僵住了一般,不断的回想着那夜在百兽园外发生的事,宇文皇后走进百兽园的画面,以及那孩童的呼救声,在她脑中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年依兰,见到本宫不行礼吗?”宇文皇后开口,一进门就已经将眼前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,年玉的镇定,年依兰眼里的惊恐,还有那地上露在外的尸体……

    宇文皇后不由皱眉,想着早先在栖梧宫里,年玉始终没说那个将她引到百兽园的人是谁,不过此刻看这情形,精明如她,心里已经猜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年依兰……

    竟然是这个年家大小姐吗?

    “不,娘娘,不是我,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说宇文皇后的出现,击溃了年依兰神智的那根弦,那此刻,宇文皇后突然而起的声音,却是将另外一个年依兰唤醒。

    年依兰跪在地上,忙不迭的朝着宇文皇后磕头,“娘娘,求你饶命,是芳荷,不是臣女,和臣女无关啊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这样的反应,看在清河长公主和赵映雪母女二人的眼里,却是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她们却是知道,宇文皇后和年玉,该是这事情中的当事人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想着今日栖梧宫里,年玉和宇文皇后的单独谈话,这是年玉将宇文皇后带来年府的目的之一吗?

    看了跪在地上的年玉一眼,清河长公主的心里更加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而赵映雪也同样是明白,年玉给年依兰的大礼已经送到了她的面前了,不过,之前她以为,年玉的大礼只有那死了的芳荷,可没想到,宇文皇后也是这大礼中的一部分吗?

    如此,赵映雪看年玉的眼神不由变了变,这个年府二小姐,似乎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得多。

    竟能请得动皇后娘娘!

    “年依兰,你可知罪?”宇文皇后倏然拔高了语调,若刚才心里的那一丝苗头是猜测,可在年依兰之后的反应里,那猜测已经变成了肯定。

    年依兰。

    果然是年依兰!

    这年家大小姐,当真是大胆!

    她虽是针对年玉,可她既然看到了年玉进百兽园,也自然看到了她走进百兽园,她竟有这么大的胆子,敢关了百兽园的大门?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夜年依兰也在百兽园外,她应该也听见那个孩童的呼救声了吧!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宇文皇后的神色说不出的凌厉,连带着那似与生俱来的威仪,更加压得人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而在那压迫之下,年依兰更加没了方寸。

    “不,娘娘,不是依兰关的门,是芳荷……对,是芳荷那贱婢关的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