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三十四章弄疼她了
    他抱住了年玉,替她挡下年依兰的利爪,年依兰的那一抓本是冲着年玉的脸,他挡过去,年依兰刚好抓到了他的侧颈,几道抓痕疼意明显,不用看也知道那伤势不浅。

    “依兰?依兰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拨开人群,看到被骊王抓着的年依兰,当下就慌了,立即进了房间,甚至没有留意到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在房间里,匆匆走到年依兰的身旁,看着抓着她手腕儿的赵焱,“骊王殿下,你这是做什么?你弄疼了依兰了,她一个弱女子,怎经得起你这般用力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骊王,南宫月向来是没有怎么放在心上,所以语气也带了几分责备。

    可她的话在旁人听来,却是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年夫人,这你可是错了,你的女儿年依兰,可不是个弱女子,弱女子怎能将骊王殿下抓成那副模样?”

    开口的是晋王妃,刚才在骊王赵焱冲进屋子之后,许多人都赶了来,那些个今日被邀来的夫人以及年府姨娘,就连常太后也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可都看着刚才年依兰那狰狞可怖的模样,还有骊王殿下脖子上那几道抓痕,年依兰可是丝毫也没有手软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该是大小姐弄疼了骊王殿下才对。”人群中,二姨娘陆修容开口,看到南宫月那骤然垮下去的脸色,心里莫名的痛快,她也是看到了在骊王殿下身后不远处二小姐年玉,不由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二小姐何时回来了?

    刚才,她们进来的时候,正好瞧见年依兰张狂的冲向年玉,他们还没来之前,都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陆修容的心里充满了好奇,想到刚才听到的那丫鬟的呼喊,死人了吗?

    谁死了?

    陆修容的目光快速的在房间里搜寻,看到地上露在床单外的尸体,突然惊叫出声,“死人,死人了!”

    陆修容突如其来的叫声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都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甚至连南宫月也看向了那地上被床单裹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芳荷?那不是大小姐的侍女芳荷吗?”人群中,有人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南宫月看到那尸体,也只是一眼便认了出来,身体不由一晃。

    芳荷?今日一早依兰才找她说芳荷失踪的事,芳荷居然死了吗?

    怎么还在依兰的房间里?

    不管什么原因,依兰的房里莫名出现一具尸体,被这么多人看着,难免引人胡乱猜想。

    “依兰,怎到底是怎么回事?谁敢跑到你的房里行凶?你有没有事?”南宫月立即上前,将年依兰从骊王赵焱的手中救出来,刻意这般引导,似乎做的不露声色。

    可在场的这些人都不是笨的,明了她的意图,有些人却不让她如意。

    “年大小姐好得很,只怕行凶的不是别人,而是年大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晋王妃冷哼一声,正因为这么多人在场,她才要将这许多事情,都摊开在众人面前,看南宫月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些,继续道,“这不,刚才还口口声声叫着二小姐去死之类的话,敢情她还想杀了二小姐吗?”

    晋王妃话落,在场的人顿时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依兰素来乖巧,怎么会杀人?”年老夫人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“对,晋王妃,我知道你恨我年家,可依兰是清白的,容不得你这样含血喷人!”南宫月厉声喝道,更将年依兰护得紧了些,她们休想将脏水泼到依兰的身上。

    南宫月满脸防备,可她的话刚落,一个声音响起,却是瞬间将她高涨的气势都戳得消了大半……

    “含血喷人?年夫人,晋王妃可没有冤枉你的女儿。”威仪的声音在这房间里回荡,几乎每一个字,都透着说不出的重量,让人不敢忽视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看向那说话之人,宇文皇后……

    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言下之意,年依兰当真杀了芳荷的凶手吗?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南宫月心中一惊,目光闪了闪,忙道,“娘娘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依兰她善良仁慈,平日里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一只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“对,娘娘,老身看,这芳荷好像是被咬伤。”南宫老夫人拄着拐杖,一脸凝重,她没想到,今日年府竟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,而以她的老练,只是一眼,就看出眼前这事极度不寻常。

    分明是冲着依兰而来!

    可到底是谁?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锐利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赵映雪,是她吗?

    如果是她,刚才她完全可以借着那包药的事情,做更多的文章,可除了她还会是谁?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目光扫过年玉,那张脸,让她下意识的想到了那日在乞巧宴上自己的发现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这个在南宫月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年府庶女,本该什么都不会,可那日她在乞巧宴上的表现,着实是让人吃惊,不仅如此,那天分明是她用琴音逼迫着依兰,让她心慌出错。

    这个年府庶女,并不是以前他们所看到的那般简单,而此刻这局面,又和她有关吗?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眉心紧皱着,那锐利的眼里满是探寻。

    正在她越发肯定自己心里的这个猜测的时候,宇文皇后再次开口,“咬伤?本宫看也是咬伤,年依兰,你身为她的主子,你该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吧?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那一声“年依兰”,格外透了一股凌厉,饶是旁人听来都不由诧异,而年依兰的心里不由一颤,想到刚才年玉说的话,口中下意识的喃喃,“霁月公主……不,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刚才还凌厉的眼中,此刻又被恐惧取代,猛然跪在地上,不停的在宇文皇后面前磕着头,“娘娘饶命,臣女知罪,臣女知罪,求你让霁月公主不要索臣女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一遍又一遍的恳求着。

    霁月公主?

    这几个字,在场的许多人都十分陌生,可年依兰那认罪的模样,以及口口声声的“索命”,更是勾起了旁人的兴致。

    听到霁月公主的名字,宇文皇后眼底的颜色似乎更暗了些,年玉知道,霁月公主一直是宇文皇后的忌讳,此刻年依兰这般公然的提起,岂不是更加要触怒了宇文皇后吗?

    而触怒宇文皇后的代价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