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医流狂兵〕〔丧尸不修仙〕〔魔法学渣〕〔我真的只是个医疗〕〔屌丝道士之厄运起〕〔和我结婚我超甜〕〔小游戏公司的小老〕〔青春的航标〕〔三界协管员〕〔修仙白蛇传〕〔我是一把魔剑〕〔超凡贵族〕〔洪荒之证道永生〕〔龙珠之反派系统〕〔沉鱼公主〕〔石上梦昙花〕〔喵殿万万岁〕〔巅峰狂少〕〔许我清尘〕〔别打我家王爷的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四十章控制不住了
    赵焱?

    他刚才不是随常太后离开了吗?

    怎么又回来了?

    想到刚才在房内二人身体的那次一触碰,几乎是下意识的,年玉心中就生出了一丝嫌恶。

    那嫌恶浮于脸上,门口的男人看在眼里,虽依旧是那淡然恬静的儒雅笑容,可袖口之下,手却是握得紧了些。

    “年老爷。”赵焱大步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年曜本是背对着院门的方向,听到这声音,立即回头,看到迎面走来的白衣男人,也是掩不住心里的诧异。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……”年曜朝赵焱恭敬的一拜,随即疑惑的道,“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不是走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呢?

    “年老爷,打扰了,本王有些事情找玉小姐。”赵焱柔声道,那声音如他所弹的琴音一般悦耳动听,俊美脸上的笑容,如春风和煦。

    赵焱如此毫不掩饰的表明来意,不只是年玉,连年曜也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找玉儿?

    骊王殿下找玉儿何事?

    年曜的心里好奇,却没有问出口,看了一眼年玉,满脸热络的道,“不打扰,不打扰,那我先离开,玉儿,好好招呼骊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年曜说着,朝赵焱一拜,这才出了仙兰院。

    可刚走出院门,他的脚步却是一顿,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,只瞧见那白衣男子挺拔的背影,以及……年玉看过来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视线相对,年曜身体一怔,立即心虚的转身,加快了步子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仙兰院里。

    自年曜离开之后,赵焱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年玉身上,丝毫没有避讳,年玉被他看着,不动神色。

    二人都不说话,空气中,一股诡异的气氛弥漫。

    半响,赵焱终于收回了视线,径自走到一旁的石桌前坐下,将什么东西放在了石桌上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赵焱开口,打破二人之间的沉默,那语气和往日里的儒雅不同,是命令,隐约还夹杂着几分霸道。

    年玉诧异,诧异赵焱的命令,更是诧异赵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似看到年玉没有动作,赵焱的声音再次响起,这一次,更是拔高了语调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心中不由轻笑,这赵焱这般折返回来只是为了在她面前发号施令吗?

    过去?

    如果她不过去呢?

    年玉刚如是想,赵焱就赫然起身,冲向年玉,抓住她的手腕儿,拉着她到了石桌旁。

    那大掌传来的温度,年玉一刻也忍不了,用力挣脱,赵焱的力气却是比她还大。

    “素闻骊王殿下温润儒雅,待人和善,却不知也有如此的一面。”年玉不紧不慢的开口,嘴角淡淡扬起一抹弧度,对上赵焱那双不若往日平静的双眼,“骊王殿下,你抓痛我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眼相对,赵焱心中一颤,竟是下意识的松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,赵焱目光闪了闪,不由暗自低咒。

    刚才他的情绪……

    他从来不会放任自己的情绪,这么多年,那淡然无争的外衣,似已经刻进了他的骨子里,而刚才……他竟在这年玉面前,没控制住吗?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不知为何,这个年玉总是让他的心里莫名的失去镇定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赵焱让自己平静下来,重新坐回了石凳上。

    “冒犯了,玉小姐,本王没有恶意,只是想请玉小姐替本王处理一下伤口。”赵焱的语气恢复了平静,可说出的话,听着说不出的怪异。

    “处理伤口?”年玉看了一眼他侧颈上的抓痕,目光落在石桌上东西上,修眉一挑。

    这骊王殿下倒是奇怪,专门拿了药来,让她处理伤口么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,年玉不是大夫,手脚又笨,恐怕不能帮骊王殿下,年玉去找丫鬟来,替骊王殿下处理。”年玉说着,正要转身离开,赵焱却是开口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赵焱眼底一抹不悦凝聚,看年玉顿住了脚步,沉吟片刻,终于开口,“可否告诉我,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,让你这般不待见我?甚至是……厌恶!”

    赵焱的语气,说不出的认真,这是一直横在他心里的疑问,今日他定要找年玉要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年玉感受到身后男人激荡的情绪,嘴角一抹讽刺浅扬,没有回头,“年玉小小庶女,如何敢不待见骊王殿下?又如何敢厌恶呢?”

    “可为何你三番四次的拒我与千里之外?”

    赵焱眸子眯了眯,小小庶女?

    她年玉哪里只是一个小小庶女?

    她对他疏离冷漠,但却不怕他,不是吗?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误会了,你是高高在上的王爷,年玉自然不敢放肆。”年玉虽如是说着,但那态度中的疏离,对赵焱来说,已然是放肆。

    她还不敢放肆吗?

    赵焱轻哼一声,“高高在上的王爷?我这高高在上的王爷,那日在未名湖等了你一夜,一夜都不见你踪影,同样是王爷,赵逸邀你去他府上,你就那般欣然前往,你和赵逸……你能对他那么亲近,为何对本王,却是爱搭不理?”

    那种忽视,让他不悦,更是让他心里似有什么东西堵着,似不找到一个答案,他怎么也平静不了。

    赵逸?

    年玉眼底一抹讽刺浮现,“骊王殿下,你和他不一样!”

    沐王赵逸生性纯良,而他骊王赵焱,却是一条披着羊皮的狼,他包藏祸心,无情重利,赵逸又岂是他赵焱可比的?

    想着前世的那些过往,年玉心中的恨似被勾了起来,背对着赵焱的她,眸中一股冷意流窜,若是可以,她当真想挖出他的心来看看,看看那颗心是不是黑的。

    而身后的赵焱,却是不知她心中的思绪。

    耳边回荡着年玉刚才那句话。

    ‘你和他不一样’

    不一样吗?

    想起赵逸和年玉的亲密,赵焱的手倏然握成了拳。

    在这所有人世人的眼里,他赵逸是当今皇帝的亲生儿子,被当成皇位继承人培养的尊贵王爷,有朝一日,他会坐上皇位,掌控这北齐天下,而他赵焱呢?

    先帝之子,纵使身份尊贵,也只是表面的尊贵,谁都知道,他永远不可能坐上那个位置,永远都只能是个闲散王爷。

    可那皇位,这北齐天下,分明就该是他赵焱的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