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妈咪这位帅哥是爹〕〔真爱不散场〕〔妈咪这位帅哥是爹〕〔从斗罗开始之万界〕〔萌宝归来爹地要排〕〔重生军营之最强军〕〔箭皇〕〔我的科技很强〕〔王者之守护家园〕〔总裁爹地的宠妻法〕〔抢个总裁当爹地〕〔我愿意〕〔重生甜妻:狠会撩〕〔绝色美女的极品保〕〔鬼王嗜宠逆天狂妃〕〔都市最强皇帝系统〕〔极品小农民系统〕〔超级林业人〕〔超神次元聊天群〕〔洪荒后勤部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四十五章兴师问罪
    年玉的深浅?

    南宫月皱眉,脸色越发凝重,“那个小贱人,我日日让人看着,本以为她翻不了天,可……”

    自那日成人礼,年玉那小贱人就似开始不受控制了,她怎么想也想不清楚,为何年玉会弹琴,而她身上的变化远远不止于此!

    而那变化,如今细细想来,竟让人觉得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翻不了天?今日这天可算是翻大了,还有那日在乞巧宴上的斗琴,你以为依兰是怎么伤了手的?”南宫老夫人想到那一日,眸子不由眯了眯,“那年玉的琴技在依兰之上,甚至能掌控全局,若非她步步紧逼,依兰怎么会慌得断了弦,伤了手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都是年玉……”南宫月难掩震惊,目光闪了闪,她虽然吃惊年玉会弹琴,却没想到她能有本事在那样的时候,丝毫不动声色的让依兰伤了手,那个小贱人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南宫月心中越发愤怒,赫然起身,“娘,那小贱人我不能这么放过她,她害依兰伤了手还不够,还要让她今日受这样的罪。”

    南宫月说着,杀气腾腾的往外走,南宫老夫人看在眼里,怒意更盛。

    “南宫起,拦住她。”南宫老夫人瞥了一眼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南宫起,冷声吩咐。

    南宫起本是想着年玉,听见南宫老夫人的吩咐,猛然回神,南宫月正好走到他的面前,南宫起上前一步,堵住了南宫月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南宫月满脸凌厉。

    “南宫月!”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的厉喝声传来,南宫月心中一颤,随即那拄着拐杖一下一下触碰着地面的声音朝着这边走近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跟你说的话,你都忘了吗?”南宫老夫人走到南宫月身旁,声音不大,却丝毫掩不住话里的责备,浑身散发出的怒意与威严,瞬间让南宫月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娘,我……”南宫月对上南宫老夫人的眼,想解释,却无法辩驳,“月儿知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疼依兰,你平日里冷静,可一旦牵扯到年城和依兰这一对儿女,你总会关心则乱,失了方寸,日后,依兰若真要嫁入皇家,不知道会遇到多少的事情,你这个当母亲的,更应该事事冷静,在身后为她出谋划策,你这个模样,当真是让人失望。”南宫老夫人冷冷瞥了她一眼,“纵然今天的事情和年玉有关,你也不能如此贸然的去找她的麻烦,且不说她是清河长公主的义女,身后有清河长公主撑腰,单是百兽园之事,她和宇文皇后牵扯在一起,你就更加不能因为此事去找年玉兴师问罪。”

    南宫月听着,渐渐恢复了些理智的她,虽然恨不得将年玉碎尸万段,可她不得不承认,娘说的不错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南宫月咬紧了牙,“那小贱人,竟是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强硬的靠山。”

    “强硬,那靠山确实是强硬。”南宫老夫人老练的眸中有一团雾气迷蒙,清河长公主可不是寻常的公主,“所以,对待年玉,咱们更要小心谨慎,切忌冲动,不能落了丝毫把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月儿知道了。”南宫月沉声道,想到什么,再次望向南宫老夫人之时,眼底更添了几分急切,“那依兰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兰……”南宫老夫人敛眉,转身在房间内踱着步,半响,那身形一顿,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现在这情况,唯一能指望的,可能只有她了,希望她不要让我失望就好啊!”

    南宫月看着南宫老夫人的背影,不明白她口中的“她”指的是谁,可此番看来,依兰那里也终归是有了些希望。

    而年玉……

    南宫月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,和记忆深处的某个影像重叠,眼底的恨意越发浓重。

    她曾发誓,她的女儿,她会用一生来折磨,如今年玉反抗了又如何?

    她依然不会改变初衷,就算是有靠山,年玉也休想翻身!

    年玉一直骑马追随在楚倾身后,自出了顺天府,楚倾的马急如迅风,年玉先前还有所收敛,落后楚倾一大截,可细细想来,自己在这枢密使大人面前,暴露的已经够多了,倒也不怕再让他看到自己的骑马的技术。

    不过是片刻,年玉就已追上了楚倾,两匹马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前世,她在马背上生活了许多年,和马的亲密,已经到了深入骨髓的地步。

    前世,马是战友,她为了活命,她在马背上时时警惕,没有一刻放松过,此刻如此肆意的狂奔,倒是激起了她内心的热血,听着疾风从耳边呼啸而过,年玉的心里格外的痛快。

    只是,她却没料到,他们的目的地居然是这里。

    骏马之上,年玉抓着缰绳,马停了下来,看了一眼眼前身旁马上的黑衣男人。

    神策营,北齐禁军的训练营,皇城里护卫的每一个禁军,都是出自这里,不仅如此,这里更是许多北齐军队将领的孵化营。

    楚倾身为枢密使,掌管着北齐的军政大权,禁军也在他的统领之下,他来这里是寻常,可他带着她来到这里,却一点也不寻常。

    楚倾带她到这里来做什么?

    北齐军营有强制规定,女子不得入营!

    楚倾迎上年玉的视线,知道她的疑问,却没有回答,利落的一跃下马,营门处的侍卫见到楚倾立即行礼,楚倾对侍卫说了些什么,很快,侍卫便离开,回来之时,手上多了一套衣裳。

    那是一件军医的制服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看着楚倾拿了制服走到她的马前。

    “换上。”淡淡两个字,并非命令的口吻,可那魄力似与生俱来,让人不敢拒绝。

    年玉凝视了楚倾片刻,倒也想知道,这枢密使大人将她带这么远走这一遭,到底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年玉下马,接过他手中的衣裳,环视一周,进了不远处的丛林,片刻,出来之时,已经换了以前的装束。

    楚倾看着朝自己走近的女子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年玉,之前发间的装饰全都不在,本是女子的发髻,被她随意挽在头顶,一根丝带固定,配着那一袭青衫,让人不由恍惚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