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四十七章宽衣解带
    年玉刚如是想,楚倾就已经看了过来,没有说话,可意思却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她来换吗?

    前世在军营,她见过无数男人光着身子,也帮过许多人换药,在那种男人扎堆的地方,她已经习惯。

    况且,身为一个医者,面对病人,她没有丝毫情绪,可楚倾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那日在百兽园,自己为他处理伤口的一幕,就算过了好些时日,也依旧时不时的在她脑海回荡,现在,她又要为他换药吗?

    年玉思绪间,楚倾已经脱下了上衣,没了黑衣的遮挡,男人的身体一如他面具下的容貌,让人看得脸红心跳,气氛瞬间变得暧昧,而那罪魁祸首,坐在椅子上,直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年玉被那肌肤的光亮晃了眼,更被他的视线看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何时喜欢在女人面前宽衣解带了?”似为了掩盖自己心里牵起的波澜,年玉别开眼,低低的开口。

    楚倾眸光微怔,依旧看着年玉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房间里,半响沉默,终于,年玉走向男人,不情愿的模样看在楚倾眼里,面具下的嘴角,不自觉的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带年玉来这里,该不会是为了捉弄年玉吧。”

    年玉拿了药箱,扫了一眼里面的东西,拿起里面的瓷瓶打开在鼻尖轻轻一闻,便已经明了里面装的是什么药,找到药,年玉利落的解开楚倾身上缠着的纱布,清洗伤口,上药,那动作再利落不过。

    上次在百兽园,楚倾已经见识过她处理伤口的专业,对她识药的本事并不吃惊。

    可捉弄吗?

    楚倾笑而不语,任凭她上药包扎,却也感受得到她努力避免着触碰到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并不喜在女人面前宽衣解带,可在这年玉面前……

    楚倾皱眉,是因为她看了自己面具下的容貌,所以,自己对她才少了许多防备吗?

    这个问题在楚倾脑中浮现,心里一股莫名的东西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“你的医术,比这里的军医好多了,也是跟茶馆里的说书先生学的?”

    半响,楚倾的声音明显听得出些促狭。

    年玉的手微怔,却不答反问,“枢密使大人嫌这里的军医医术不好,将军府该是有更好的大夫吧,枢密使大人又何必委屈自己?”

    这也是年玉心中疑惑的,在将军府,他治伤换药都要方便许多,不是吗?

    楚倾面具下的眉峰皱了皱,随即,一抹温和在眼底凝聚,“她不知道我受伤。”

    她?

    年玉瞬间想到什么,试探的道,“将军夫人吗?”

    楚倾没有回答,但年玉走到他身前之时,瞧见他眼底的柔和,便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果然是将军夫人,枢密使楚倾的母亲!

    前世,她虽没有见过那将军夫人,但却听闻过。

    据说,将军夫人出身低微,却深得大将军楚沛的疼爱,为人不喜张扬,常年深入简出,那日在乞巧宴上,她见了一面,果然如传闻中的那样,不蔓不枝,低调内敛。

    楚倾他特意到这里换药,是为了不让将军夫人知道,免得她担心吗?

    果然是个贴心的男人,而他们也该是母子情深……

    年玉想着,前世,楚倾遇伏身亡后,听说将军夫人日日以泪洗面,卧病不起,不久也跟着辞世。

    那场伏杀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了楚倾一眼,努力挥开脑中的思绪,继续替楚倾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房间里,一阵沉默,待伤口包扎好,年玉替他将衣裳搭在身上,想要遮住男人光裸的身体。

    可谁也没想到,她拿了衣裳随手一扬的一刹,一个信封掉落,几乎是下意识的,年玉蹲下身子去捡,这个时候,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男人,也是迅速上前,一同蹲下,二人的手都伸向那个信封。

    一人太过急切,而另一人诧异对方的急切,蹲下的那一刹,二人的头撞在了一起,年玉一时失了平衡,整个人朝着身后倒去,眼看要摔在地上,一只长臂伸向她的腰间,下一瞬,年玉躺在地上,身下却不是冰冷的地面……

    身后一声闷哼,人体的温度传来,年玉皱眉,几乎是惊坐而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年玉虽看不见那脸上的表情,可刚才那一声闷哼,她却听得清楚,他身上的伤,她最是知道,那日那一剑刺得太深,若是换成寻常人,只怕得在床上躺些时日,可这枢密使大人……

    年玉皱眉,明知道自己有伤,刚才还那般护她!

    楚倾摆了摆手,整个身体瘫软在地上,“让我躺会儿。”

    年玉没说什么,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,美好的身体全数呈现在眼前,换了一个角度,更显得旖旎暧昧。

    年玉想起那面具下的绝世容颜,这楚倾分明就是一个妖孽,却还满身正气!

    若有朝一日,这张面具揭开,那一天,这面具下的秘密也就揭开了吧。

    前世,直到死,楚倾都没有揭开过面具,而那秘密,也怕是随着他的死而被掩盖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的身体你还满意?”楚倾的疼痛似轻松了点,手垫在后脑,盯着年玉,想着那日在百兽园年玉脸上的红晕,以及刚才她看着自己的专注,就连他也不知道,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暧昧的话。

    年玉微怔,才惊觉自己盯着他的身体入了神,目光闪了闪,年玉不由瞪了他一眼,这枢密使大人,何时也会玩笑了?

    年玉转开视线,正好瞧见旁边的信封,年玉随手拿过来,看到上面的字迹,眉心一皱。

    而那地上的男人,先前的促狭已经不在,整个身体似也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那上面的字迹,年玉再清楚不过,那日,她将顺天府尹公子秦安那个安乐窝的消息透露给他,他如她所愿的抄了那个安乐窝,可却没想到,过了这么些时日,这信……他竟还放在身上!

    而聪明如他,是否已经知道这信是她写的?

    想到楚倾刚才一系列的反应,年玉猜,他该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年玉看了楚倾一眼,“怎么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她以为她做得神不知鬼不觉,却不知这楚倾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