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五十二章对她无礼
    昨日,他只瞧见了马上的年玉,那前面的马上的黑色身影,他没看得真切,那人是谁?

    而年玉一夜未归,是和那人在一起吗?

    南宫起皱眉,却并不知道,最近的这些时日,年玉都住在长公主府,昨夜,年玉自然也回了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一大早,年玉醒来时,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喧闹,年玉对外轻唤了一声,“秋笛?”

    一直候在门外的人听到屋子里年玉的声音,立即端了早就准备好的洗脸水,推开房门,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,“玉小姐,你醒了,奴婢伺候您洗漱。”

    秋笛是长公主府的丫鬟,前几日,年玉住进了长公主府,就一直是她在身旁伺候,手脚麻利,也是个心善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年玉应了一声,从床上下来,听着外面的喧闹声依旧,随意问道,“外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喜清净,如今怀了身孕,更听不得嘈杂声,长公主府早就禁止喧闹,可今日怎么却……

    “回玉小姐的话,今日是每月长公主府的特殊日子,自丞相大人新建了府邸,那些侧室都住在了隔壁的丞相府,两个府邸虽相连在一起的,可长公主不喜那些侧室打扰,就定下了规矩,平日里那些人不得过来,连每日的请安也都免了,除了一些有大事的日子,另外就是每月的今日,那些姨娘们会带着子女来给长公主请安。”

    秋笛一边说着,一边将锦帕洗净,递给年玉,随后,待年玉换了一身衣裳坐在了梳妆台前,细心的给她梳着发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年玉听着,那日自己拜清河长公主为义母的仪式上,她见到过那几个姨娘,都是低眉顺眼,不敢说话,想来终归是忌惮清河长公主的身份,可那杯茶……

    年玉皱眉,谁最不愿意看到清河长公主肚中的孩子出生?

    这丞相府怕和其他府上一样,内院中的暗涌,谁又说得清楚?

    “玉小姐,长公主昨日就吩咐了,今天一早,玉小姐到大厅一起用膳。”身后,秋笛开口道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玉小姐住在府上,在外人看来,似被冷落在了这个院子里,可她却看得出来,长公主对玉小姐甚是疼爱。

    “一起用膳?”年玉挑眉,和丞相府那些来请安的姨娘们一起吗?

    “对,一起用膳,丞相大人去上早朝了,早朝后,也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谢丞相也会在吗?

    年玉想到什么,看了一眼铜镜中的秋笛,状似无意的问,“我听说,丞相大人的几房姨娘,都有了子嗣?”

    话落,秋笛的手微怔,脸瞬间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大少爷今年十四岁,明年也就成年礼了,是杜姨娘所生,还有个二少爷,是芳姨娘所生,今年不过八岁,还有个桂姨娘,生的是个小姐,听府上的老人们说,当年长公主本也怀了身孕,可无端的就没了,若那个孩子生了下来,比大少爷也还要大几岁呢,长公主倒也不用委屈自己,为丞相大人纳那几房侧室进门了,纵然不在一个府上,也是日日给自己心里添堵。”

    秋笛语气不悦,为自己的主子感到不平。

    年玉想到清河长公主,以及那些关于清河长公主爱情的传闻。

    她曾经定是爱极了那个穷书生,那样一个天之骄女,为了爱情,她反抗兄长,反抗皇权,只为和她深爱的人厮守,甚至为了谢家的传宗接代,委屈自己替他纳妾。

    如今穷书生变成了一国丞相,他们之间的爱情还在吗?

    年玉耳边回荡着那日乞巧游园,清河长公主在御花园说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比起高门贵族,我倒更喜欢普通百姓的爱情和婚姻,可惜,当年本有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这话,是不是意味着,她曾经追寻的爱情已经变了味道?

    “玉小姐,咱们这就去前厅吗?”

    年玉思绪之间,秋笛已经将最后一朵珠花插在了年玉发间,看着铜镜中的年玉,眼底难掩惊艳。

    那日第一次瞧见玉小姐,她就已经有些移不开眼,这些时日的相处,玉小姐越看越漂亮,尤其是那双眼,波澜不惊,平静泰然,如一汪春水,澄澈却又探不见底。

    年玉应了一声,起身,二人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年玉的房间距离前厅比较远,穿过了花园,又过了一个湖,才慢慢靠近前厅,越是靠近前厅,那喧闹声就越是嘈杂。

    待年玉走近,才看清那嘈杂声的源头。

    前厅外的空地上,两个男孩正在打闹,身旁围着几个下人陪着笑闹,而另外一边,三个穿着华贵的妇人站在一旁,年玉那日在长公主府见过一面,便也记得那三个妇人。

    丞相府的三个姨娘吗?

    年玉看过去的时候,那边的三人也正看过来,看到年玉,每个人的眼里都有一抹不屑,很快就别开了眼。

    年玉看在眼里,却也不恼,脸上淡淡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对,就是你,你就是那个没人要,偏偏赖在丞相府的二小姐吗?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声音响起,一颗石子儿打在了年玉的手背上,那石子儿不大,可那一打,依旧留下了一个红痕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秋笛已经护在了年玉身前,“大少爷,玉小姐是公主府的贵客,你怎能如此无礼?”

    “贵客?不过是个没了娘的庶出小姐,身份低贱得很。”那十四岁的少年扬了扬下巴,丝毫没有将年玉放在眼里,“我听娘亲说了,她就是个没人要的,赖在这里,定是为了得咱们丞相府什么好处,这样的人,更是下贱得很,本少爷替你娘好好教训教训你又如何?”

    年玉看向那三人之中,年纪稍长的杜姨娘,那嘴角扬起的轻蔑,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儿子当着年玉的面儿说了这样的话而有所避讳。

    替她娘教训她?

    呵,这个大少爷,好大的口气!

    年玉眸光微敛,嘴角扬起的笑意更浓了些,走到那大少爷面前,“这位公子气质清奇,面相贵气,母亲定也是个玲珑人儿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