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设计鬼才〕〔仙古独神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女修重生之青凤劫〕〔战神凰妃〕〔横推三千世界〕〔韩娱之崛起〕〔超级仙学院〕〔巴顿奇幻事件录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林枫〕〔逍遥在武侠世界的〕〔都市之仙帝美女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重生之灵草也修仙〕〔网游之一梦江湖〕〔九龙拉棺〕〔邪王宠妻:废材嫡〕〔最初的寻道者〕〔浪子邪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五十九章当场被抓
    这一日,年玉一直在清河长公主的院子里,二人喝茶下棋,等杜姨娘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,过了戌时,芝桃小心翼翼的进了屋,看到房间里的二人,忙急切的道,“她行动了,正是走的公主给她留的门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清河长公主挑眉,年玉倒是诧异,“义母留的门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后院一个废了许久的狗洞,看来她今天确实是急了,比起丢命,钻狗洞的屈辱,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。”清河长公主轻哼了一声,想到什么,看了芝桃一眼,“老爷呢?”

    “回公主的话,老爷这个时辰已经睡着了,今日老爷歇在桂姨娘的房里。”芝桃开口,如实禀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清河长公主应了一声,“让他再睡会儿,不然这一夜,他也是没得睡了。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说罢,朝年玉招了招手,年玉上前,见清河长公主起身,明白她是要去主持那一出好戏,立即上前搀扶着,二人一道出了房间,朝着前厅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后院的墙角下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艰难的扒开洞口堆积的杂物,看着那洞口,一脸嫌恶,可想到什么,却不得不上前趴在地上,用双肘支撑着身体,一点一点的往前爬,直到整个身体都过了洞,来不及拍身上的泥土,便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有自己的府兵,那些府兵都是训练有素的皇家暗卫,平时将这长公主府守卫得密不透风,可她知道,每日这个时辰,都有一波交接,此时,也正是长公主府守卫最薄弱的时候,而她也只有趁着这个时候,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黑影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,到了大厅外的隐蔽处,正好瞧见站岗的侍卫交接,几个侍卫在那里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杜姨娘看到机会,立即从另一侧悄然潜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里,一片漆黑,杜姨娘循着记忆中大厅里的摆设,摸索着到了餐桌的位置,那个地方有她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当她的手探进长公主往日坐的位置的桌面之下,却什么都没摸到,脸色不由一僵。

    怎么会?

    她分明亲自放在了这个位置,可怎么会没有?

    杜姨娘心里慌了,再次探手摸,这一次更是增加了摸索的范围,可这一次的结果,依旧和刚才一样。

    不在了……不在了……杜姨娘脑中不断的回荡着这三个字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本来该在这里东西不在了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一个猜测跳入脑海,杜姨娘身体一晃,不,她必须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已经顾不得许多,可她还没来得及迈出一步,大厅里,一个声音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那声音不疾不徐,平静中带着威仪,那声音她认得。

    杜姨娘心中咯噔一下,只是那一瞬,一股寒意便从脚底直窜入心。

    可一刻,杜姨娘所想的还是逃,可她刚跑到了门口,一把冰冷的剑便挡在了她的身前,她立即顿住脚步,身后烛光大亮,照亮了大厅中每一个人的脸,更让那锋利的剑身,在她眼前发出森森寒意。

    “还想逃吗?你以为本宫这公主府的侍卫是吃素的吗?”清河长公主冷哼一声,这次开口,比起方才更多了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厅里,年玉看着那背对着她们的人,一袭夜行衣,却也看得出是那个杜姨娘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你说,是你自己走回来,还是本宫让人将你带回来!”清河长公主坐在椅子上,那威仪让人无法逼视。

    杜姨娘身体一颤,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,知道此刻的情形,自己想逃出去已经是不可能了,可她也不能如此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转身,走到清河长公主面前,仓惶的跪在地上,扯下了面巾,那面巾之下,果然是杜姨娘的脸,杜姨娘重重的磕下一个头,“公主殿下,贱妾知罪,请公主殿下高抬贵手,饶了贱妾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知罪?那你说说,你知的是什么罪?”清河长公主看也没看她一眼,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杜姨娘目光闪了闪,“贱妾不该起了贪心,不该有了贼意,不该想着盗取公主府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盗取公主府的东西?”清河长公主挑眉,不只是她,年玉嘴角也不由扬起一抹轻笑,这杜姨娘此刻还在负隅顽抗!

    盗取公主府的东西?

    这比用邪术谋害清河长公主和肚中胎儿的罪名要小得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,清河长公主又怎会容许她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脱罪?

    “杜姨娘,你胡说,你哪里是想盗取东西,你分明是来找这个东西的吧。”芝桃厉声喝道,神色凌厉,说话间,将那术体拿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杜姨娘一看,心中咯噔一下,可脸上却满是疑惑,“芝桃姑娘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还想装傻?这是什么你最该知道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芝桃姑娘真会说笑,贱妾从来没见过这个东西,又怎会知道?”杜姨娘扯了扯嘴角,看向清河长公主,“公主殿下,这是什么?贱妾真的不知,还请公主殿下明察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吗?既然不知道,那本宫倒有个办法让你知道。”清河长公主给芝桃使了个颜色,芝桃会意,立即走到内厅,片刻,再次出来的时候,身后跟了几个丫鬟。

    年玉看过去,那几个丫鬟拖着一个被布袋裹着的东西,丢在了大厅中央。

    杜姨娘看了那足有一人高的布袋一眼,心中的不安越发浓烈。

    “杜姨娘,本宫再问你一次,你这大晚上的偷偷潜入长公主府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再次开口,吓得杜姨娘心里一颤,几乎想也没想,杜姨娘忙道,“贱妾……贱妾是来偷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清河长公主轻哼一声,“来人,将这布袋扯开,一直这么将人闷着,也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一声令下,芝桃亲自上前解了那布袋,布袋解开,一个人头首先露在外面,年玉瞧见那张脸,不由看了杜姨娘一眼,果然瞧见原本还强撑着的镇定瞬间龟裂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