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七十三章极致诱惑
    年玉皱眉,首先问着行馆里下人,到了常红鸢住的房间,可和大厅一样,里面并没有二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常红鸢该是知道自己回来没看到赵逸会四处寻找,所以,她是要避开所有能够让人猜想得到的地方吗?

    而那些常人猜想不到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年玉想到什么,朝某个方向加快了步子。

    行馆南院的厨房,刚才宴会散了后,这里的厨娘都各自歇下,此刻的厨房里寻不到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柴房里,却有一丝动静似有似无的传出。

    地板上,常红鸢铺了一个白色毯子,洁白如雪的颜色从她那一身红衣之下蔓延开来,如月光下的朱砂一点,透了一股诡异。

    白毯上,男人的手斜撑脑袋,微微泛红的脸颊,双眼迷蒙,意识早不受自己控制。

    “本王醉了吗?”赵逸开口,手中还拿着一个酒瓶,仰头往口中灌着酒,站在他面前的红衣女子,看着男人撩人的姿态,魅惑人心的一笑,“沐王殿下,你确实是醉了,不过,你放心,红鸢这里有解酒的良药。”

    常红鸢缓缓跪在地上,俯身靠近赵逸,胸前高高的隆起因为她的动作,更加显得傲人。

    “良药?”赵逸眼里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,只是莫名的,心里似有一个东西,牵引着他身体里的*,连说出的话,也添了几分风流,“什么良药?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常红鸢媚眼如丝,手探上赵逸的胸膛,隔着一层衣裳,也能够感受到那健硕身体的温度,常红鸢眼睛一亮,咬着唇,她曾修习媚术,修习的过程中,经历过太多的诱惑,虽没真正经历男女之事,可对于男女之事,她的认识并不比那些成了亲的女子少。

    常红鸢看了一眼这柴房的简陋,不由皱眉,低低的道,“要不是因为年玉,我们也可以寻一个不错的地方,而不是在这柴房里,草草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年玉?小玉儿……”赵逸听到这个名字,眉心皱了皱。

    常红鸢意识到什么,身体更凑近了赵逸,“沐王殿下,您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常红鸢伸手拿了赵逸手中的酒杯,凑向他的唇。

    可赵逸却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儿,常红鸢还没反应过来,赵逸一个翻身,那力道带着她,将她反身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常红鸢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男人,以为男人已经压不住情潮,嘴角一扬,语气更是魅惑人心,“沐王殿下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赵逸身体里那躁动的情潮更加激烈的袭来,不知为何,刚才还有些迷蒙的他似清醒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要做什么?”赵逸抓着她手腕儿的手,不断用力。

    常红鸢察觉到他似乎并非完全受迷香控制,想起身,让自己身上的香气更接近赵逸,可赵逸却压着她,怎么也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沐王殿下,你弄痛人家了。”常红鸢娇嗔道,若换做任何一个男人,听到这媚人的声音,只怕连骨头都软了,而赵逸,此刻那天香花在他身体里起了作用,自然更加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常红鸢心里自信满满,却没想到,赵逸的眉心皱得更紧了些,另外一只手一扬,手中的酒瓶便被摔在地上,砰的一声,碎裂一地。

    那一声响,似让赵逸眼神清醒了些,常红鸢皱眉,这赵逸……莫非她今日下的药量,还不足以让赵逸沉迷?

    那如此……

    常红鸢手一探,从怀中拿了一个红色瓷瓶,药量不够,她再加,今晚她无论如何都要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可她还没来得及打开瓷瓶,砰的一声,门被打开,夜里的风吹进来,吹到赵逸身上,整个人一个激灵,又清醒了些。

    “玉……玉儿?”赵逸看着门口,眼中似蒙上了一层薄纱,怎么也看不清来人,而被他压在身下的常红鸢看到走进来的年玉,以及她身后的宇文如烟,脸色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年玉怎么来了?

    还有宇文如烟,她怎么会和年玉一起?

    常红鸢知道,这二人来了,自己要继续做计划的事情,只怕难了,可她却不甘放弃,身体稍微一挣,原本刚才就有些凌乱的衣裳,此刻更从她的身上滑下,露出了大片的雪白肌肤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殿下……”常红鸢一声惊呼,那声音之大,似想引来行馆里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聪慧如年玉,当下就意识到她的意图,立即上前捂住了她的嘴,“红鸢公主,你这么叫,若引来了旁人,吃亏的可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常红鸢瞪着年玉,吃亏的是她吗?

    只要有人来了,她有的是办法让来人相信沐王殿下对她做了一些男女之事,就算没有生米煮成熟饭,北齐皇室也赖不掉她“被毁了”的清白。

    年玉迎上她的目光,给宇文如烟使了个眼色,“如烟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如烟自进了门,就已看清了此刻的情形,尤其是赵逸那满脸的潮红,以及眼神里蕴含的东西,让她吃惊的同时,心里也下意识的一紧,直直的望着他,饶是平日里冷静沉着如她,此刻竟也愣在那里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直到年玉的声音传来,宇文如烟猛然清醒,立即上去将赵逸扶起来,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常红鸢心里满是不甘,没了赵逸压着她的力道,常红鸢想要起身,她本也是受过一些武术训练,力道不小,但那一下,却依旧没有挣脱开年玉捂着她嘴的手。

    这年玉……也会武功吗?

    这个认知跳进常红鸢的脑海,年玉却突然松了手。

    常红鸢微愣,下一瞬,又想开口唤人,可年玉的声音却先一步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天香花的气味儿虽淡,可你猜太医查不查得出来?”年玉不紧不慢的开口,话落,果然瞧见常红鸢的脸色倏然僵住,年玉嘴角轻笑,目光扫过常红鸢那露在外的娇嫩肌肤,眼底一抹鄙夷。

    常红鸢目光闪了闪,装傻,“什么天香花?”

    “什么天香花?呵,红鸢公主还想年玉说的更清楚些吗?”年玉对上常红鸢的眼,她想装傻,她也不介意打破她的如意算盘,“天香花的根茎汁液,有*作用,红鸢公主最是知道的,不是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灵明石猿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