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时代巨子〕〔七十年代喜当娘〕〔飞升失败以后〕〔战少,你被捕了!〕〔农门娇女:神医王〕〔重生九零神医福妻〕〔乔夫人她总想着离〕〔BOSS,你老婆带球〕〔噬天丹皇〕〔长路难行〕〔天眼炼魂〕〔重生之学霸偶像〕〔考古修炼系统〕〔美食攻略:妻主快〕〔瑶台宫主〕〔全服女神〕〔校园重生之王牌少〕〔我竟然是李白〕〔娇妻来袭:王牌bo〕〔武道天狼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七十四章坏了她好事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常红鸢看了年玉一眼,刻意压制着心中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年玉怎么会知道天香花?还知道那根茎汁液的功效?

    那天香花,便也只有南越的天香山上有,年玉,一个从未出过顺天府的小小庶女,又怎么会有机会见识过?

    “哼!”年玉轻哼一声,看了一眼靠在宇文如烟身上的赵逸,伸手搭上了赵逸的手腕儿,探到脉搏,年玉瞥了依旧不死心不认账的常红鸢一眼,“行,既然红鸢公主不知道年玉在说什么,那你就随便叫人来,这行馆里,男人不少,红鸢公主这般狼狈的模样,是要花些时间来讨说公道的,可这柴房太小,如此密闭的空间,不知道,那些男人不小心闻了你身上的香气会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说着,常红鸢只是微皱着眉,年玉看在眼里,想到刚才她们进来之时,常红鸢藏了起来的东西,年玉一伸手,就连常红鸢都没反应过来,年玉已经将她腰间的锦囊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我!”常红鸢脸色沉了下去,立即伸手抢夺,这东西怎能落入年玉手里?

    这是证据,一旦她将这东西交给元德帝和宇文皇后,那后果……

    常红鸢几乎不敢想,这瓷瓶她必须拿回来,可年玉又怎会让她如愿?

    她伸手的一刹,年玉起身,与此同时,手中的瓷瓶被打开,一滴液体滴下,正好落在常红鸢胸前的肌肤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常红鸢瞪着年玉,这“情醉”,一滴的量,足以迷倒任何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而年玉……她要做什么?

    年玉收好瓷瓶,对上常红鸢的眼,“红鸢公主不用费心思了,你想叫人随你,不过,那后果,红鸢公主就得自己承担。”

    年玉知道,如今常红鸢已经不敢叫人,没有看常红鸢一眼,走到赵逸身旁,和宇文如烟一起扶着赵逸,走出了柴房,刚踏出门口,年玉却顿了一顿……

    “红鸢公主,那一滴的药效,公主该比年玉清楚,公主还是不要乱跑得好,免得身上的气味儿招风影碟,毕竟,寻常人不似沐王殿下有如此的定力,若公主殿下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,可也别怪北齐这行馆里守卫不力。”

    年玉说着,没有看身后的常红鸢一眼,轻声一笑,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常红鸢身上的那些天香花,她若真敢四处招摇,那她的清白怕就真的不保了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清白落在沐王赵逸身上,她能抓住这一点,坐上沐王妃的位置,可若清白失于旁人,那她就算是找谁说理,也和沐王妃这个位置无缘了。

    所以,年玉刚才的话并没说错,她刚才叫喊,引来了旁人,吃亏的只会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年玉和宇文如烟带着赵逸离开,背影消失在了夜色中,那一袭红衣的女子,坐在雪白的毯子上,瞪着虚无的黑夜,耳边回荡着年玉的话,一张脸胀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年玉!”常红鸢咬牙切齿,空气中,淡不可闻的香气弥漫,常红鸢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不,她要离开这里,快些回房,虽然心里不甘,但却不得不承认,年玉说的没错,可她刚起身,正要匆匆出门,却听得一个脚步声传来,那重重的脚步声,一听便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常红鸢心里一颤,下意识的关上了柴房的门,下了栓,用整个身体牢牢的抵住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说柴房有事吗?”门外,男人的声音传来,朝着这边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快去看看怎么回事?刚才厅里的刺杀……可不要有什么大事才好啊。”另外一个人附和道,脚步声到了门外,常红鸢屏气凝神,丝毫也不敢弄出丁点儿动响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推了门,却怎么也推不开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门外的人试探道。

    那一下又一下推着门发出的声音,在常红鸢听来,似催命符一般。

    她心里莫名的害怕,若外面的人推开了门,以现在自己身上这天香花的浓郁程度,只怕是一入鼻,便可催动他们身体里的*情潮,在那样的刺激之下,她纵然是想逃,怕也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年玉!

    常红鸢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,若不是她,此刻她已经拿下了沐王殿下,正和他在这里欢好,可她却生生的坏了她的好事!

    “走吧,应该没人,我们去别处巡逻。”门外,似乎见门久久推不开,其中一个人开口道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人应了一声,随即,脚步声渐渐远去,可即便二人的脚步声消失了,常红鸢也不敢再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她不能出去,那两个人只怕会一夜巡逻,而经过了刚才在大厅里的那一场刺杀,今晚行馆内巡逻的侍卫只会更多,若她就算出去碰上了一个,都会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她不能赌!

    常红鸢深吸了一口气,拉了桌子将门抵住,再次回到那白色的毯子上,逐渐冷静下的她,眼里的恨与不甘不断的交织着。

    沐王殿下身体的情况,她再清楚不过,天香花*,唯一的解药只能是女人,而年玉和宇文如烟将沐王殿下带走,那之后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年玉……宇文如烟……

    常红鸢眉心越皱越深,她们二人谁会是沐王殿下的解药?

    年玉和宇文如烟带着赵逸离开柴房后,一路脚步匆匆,被夜风一吹,赵逸似乎清醒了些,可依旧抵不住那药的作用,闻着身旁淡淡的女儿香,连气息也逐渐稳不住。

    二人找了个最近的厢房,刚将赵逸安置着坐下,年玉正要去捣药,刚要走,便被一只大手抓住了手腕儿,年玉回头,看着满脸潮红望着她的赵逸,片刻,赵逸就已经松了手,将年玉推开……

    “玉……玉儿……”赵逸开口,别开看着年玉的的目光,“你……你快些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赵逸早已经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异常,也并非从未经人事,如今,他最需要的是什么,他再清楚不过,可是,玉儿……不行!

    赵逸强忍着身体里躁动的*,刚才那一推,在房间里两个女人看来,都是饱含深意。

    宇文如烟知道,对年玉,赵逸不单单是喜欢,而是从心底在疼惜,他怕伤了她,所以,他宁愿强忍着,也要将年玉推开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