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九十章意外相遇
    楚倾回神,黑眸专注的凝视着年玉。

    信她吗?

    稍微冷静下来的他,眸子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撇开她的大胆,他对她是有一种莫名的信任,想到那日她在百兽园里,替自己包扎伤口的利落。

    她会医术,虽然他不知道她的医术达到了怎样的水平,可他不得不承认,年玉刚才说的话没错。

    现在年玉已经接触了感染源,为了大局考虑,他也只能让她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楚倾开口,袖口之下,一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握紧了拳头,似在隐忍着什么。

    年玉知道楚倾打消了和她纠缠的念头,年玉转身,看向营帐那边一直望着他们的兵士,“他们不听我的,想来这个时候,只有枢密使大人你的命令,他们才会遵从,可否请枢密使大人下令,让人停止洒消毒水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楚倾瞥了一眼提着木桶,仍然在洒水的人,历来瘟疫,都是这样消毒,停了消毒水,只怕会让瘟疫蔓延得更快,可年玉既然如此提起,必然有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楚倾转眼,目光落在年玉身上,随即,便听得年玉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枢密使大人,这场瘟疫,和寻常瘟疫不同,看似瘟疫,实际却是中毒。”

    “中毒?”楚倾蹙眉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年玉转身,一字一句坚定的道,“一种似瘟疫的毒,却比瘟疫还要恐怖百倍,按照这个速度下去,不出后天一早,整个神策营都会全军覆没在这瘟疫中。”

    年玉的话,让楚倾心中咯噔一下,全军覆没,不出后天一早?

    这速度,确实比瘟疫蔓延的速度还要快。

    看向隔离区的门口,越来越多的感染了的兵士被抬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毒,那就该是人为。”楚倾低低开口,语气透了一股危险。

    人为?确实是人为!

    年玉想到什么,眸中的颜色暗了些,她能这么快的人出这种比似瘟疫蔓延的毒,是因为,前世她便遇到过。

    那场战争中,敌军也是用了这样的方法,同样的毒,企图让她的队伍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那下毒之人,是想毁了整个神策营!

    楚倾凝视着年玉,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,“你有办法了?”

    “有,自然是有。”年玉想也没想的道,前世,是她和师兄研究了整整一夜,才想出来的法子,这一世,她只需要照着配方,拿过来用,可是,那材料……

    年玉皱眉,“先停了洒消毒水,这些消毒水只会更加助长那毒素的蔓延,新的消毒水,我会重新配置,只是,那解药却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年玉望了一眼营帐之后的山,顿了顿继续道,“其中几味药,想来随处的山里就有,可其中一味血兰,却是珍稀难得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那一朵艳红如血的花朵,那日,她记得师兄的手里,采了一株,可……

    “姑娘口中的血兰,可是这个?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传来,不只是年玉,连同着楚倾一起,齐齐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,只瞧见一个素衣男子,同样用一方白巾掩着口鼻,但那声音,年玉却记得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年玉口中喃喃,那低低的声音,对面的青衫男人听不见,但身旁的楚倾,却依稀听见了。

    师兄?她唤他师兄?

    银色面具下,楚倾俊朗的眉峰微微拢起,看向朝着他们二人走来的青衫男人,虽然他白巾遮面,他还是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那日在顺天府的街道上,那个让年玉看得专注的男人!

    “在下萧然,拜见枢密使大人。”萧然朝楚倾一拜。

    那银色面具,已经代表了眼前男人的身份,而他……

    “看来今日我这神策营,那些守卫都没有尽责啊。”楚倾面具下的脸,一片阴沉,放进了年玉不说,还有这个自称萧然的男人!

    年玉脸上一抹尴尬,倒是萧然讪讪的一笑,“枢密使大人莫怪,在下是跟着太医混进来的,今日神策营内,瘟疫蔓延,将士们人人自危,所以,疏于严防,倒情有可原,不过,在下可不是来添麻烦的,在下正好和这位姑娘一样,会些医术,希望能够助枢密使大人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这位姑娘?

    楚倾诧异萧然对年玉的称呼,她唤他师兄,他却唤她姑娘,那模样,似真的不曾和年玉认识一般。

    想到那日在顺天府,这男人从他和年玉身旁擦身而过,却也同样似不认识年玉的模样。

    楚倾看了年玉一眼,只见她的眼神里,已经消减了刚才的热切,仿佛刚才那眼里闪烁的光亮,根本就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?”楚倾目光转向萧然,继续说得更加明白了些,“神策营如今是疫区,萧公子如此豁出性命,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萧然神色一怔,年玉也皱了眉,看向萧然,那澄澈的眸中,一抹笑意荡漾开来,“立功,若能救得整个神策营,算是立了大功吧!”

    立功吗?

    楚倾不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年玉自然也知道,萧然之所以来,并非是因为想立功。

    甚至,她早应该料到,自己这个医痴师兄,在听说神策营“瘟疫”之时,会奋不顾身的赶来,不为别的,只为他身体里流着的一腔热血。

    年玉想着前世在军中,这个看似文弱的男人的英勇,嘴角浅扬起一抹笑意,连眼神也变得柔和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他们这一世竟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“互相认识”。

    年玉细微的反应,楚倾看在眼里,心中竟有一抹异样一闪而过,快得让人来不及抓住。

    “玉儿,你说呢?”楚倾开口,不知为何,胸口莫名的闷,连语气也透了一股酸意。

    年玉回神,对上楚倾的眼,明了他的意思,立即道,“枢密使大人,萧公子和年玉一样都是已经接触了感染者,在瘟疫控制之前,都不适合离开,萧公子手中的血兰,正是那味稀有药材,不如让他和年玉一起,共同配药。”

    年玉平缓的语调,不疾不徐,前世,是她和师兄联手找到了配方,没想到,这一世,竟在这神策营里,居然再有机会共同应对这场瘟疫。

    楚倾凝视着年玉,沉默不语,深沉的双眸,莫名一股威压,流转在空气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