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九十八章戳穿野心
    年玉心中轻笑,莫不是这身体还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纵然有着一个经历了世间百态的灵魂,也依旧挡不住那颗爱美的心吗?

    这样人神共愤的美貌,不管是男人拥有,还是女人拥有,都是祸水啊!

    此刻,她竟有些后悔亲自来给他上药。

    可这营中,除了她,还有谁能做这件事情?

    便也只有她一人看了楚倾面具下的真实容颜。

    年玉想着,无奈的摇了摇头,突然,一只大掌倏然抓住她的手腕儿,年玉被吓了一跳,一声轻呼,对上楚倾的眼,没来得及看清他眼里有什么,楚倾就已经夺过她手里的药汁和白绢,一转身,背对着年玉,牵起一阵水声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楚倾的声音缓缓响起,似乎压抑着什么。

    年玉回神,他自己来?

    他这是……不喜旁人在他的脸上这般“放肆”吗?

    可刚才,她也已经“放肆”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没有瞧见转过身的楚倾脸上的局促,自是猜不出这枢密使大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而楚倾,想到什么,脸上怎么也掩不住尴尬,幸亏此刻背对着年玉,若她能看见,她那般心思玲珑,定会发现他的异样。

    感受到身体某处此刻还没平息的蠢蠢欲动,男人好看的眉峰越皱越紧,他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许是心虚,楚倾总是觉得,这营帐中的气氛格外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这下毒之事,你怎么看?”半响,楚倾开口,背对着年玉的他,一边用白绢沾了药水,如年玉刚才所做的那般,擦拭着脸上,以及胸前一些细微处的红疹,转移话题,试图平息这二人之间流转的气氛。

    年玉本看着楚倾的后背出神,听他这么一提,神色立即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请放心,年玉能保证,这药能够解毒。”年玉不紧不慢的开口,如今有了解药,神策营和楚倾的命就保住了,顺天府的那些暗涌,只怕要白费心思一场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年玉想到什么,皱眉,“毒虽然能解,可这药效的发挥需要一些时间,这段时间内,恐怕还需要枢密使大人想办法,让外面的人相信这‘瘟疫’已经不会引起更大的灾难。”

    年玉看了一眼楚倾,外面率领禁卫军的人是大将军楚沛,那这事情办起来,倒还容易,毕竟,身为父亲,大将军定也不希望楚倾死,可若是这样,倒丧失了一个绝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今,顺天府里暗流涌动,那些人只怕正等着这神策营里的这把火烧起来,而那之后,那些人的心思,便也就不得不暴露在这阳光之下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既是要火烧神策营,便让这把火烧起来又如何?”楚倾开口,出乎年玉的意料。

    年玉心里一惊,楚倾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着那光裸的背,是她所想的那般吗?

    很快,年玉就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我若‘死了’,那些人会怎么折腾。”楚倾的声音再次传来,先前微微泛起波澜的眸子里,此刻一片深沉。

    年玉眉峰一挑,果然!

    眼睛倏然一亮,“看来,顺天府里的这潭死水,会被牵起惊涛骇浪了。”

    年玉意有所指,心里竟似被什么点燃,那热腾腾的血液,瞬间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骊王赵焱?

    这一次,他会将他潜藏的野心暴露出来吗?

    想着自己促使皇后娘娘将年依兰带进皇宫的目的,南宫家走投无路,只会向常太后求助,那日行馆宴请,两方只怕已然碰了头,只要达成了什么协议,常太后势必会保住年依兰,可一旦她有了动作,她那与世无争,不管世事这些无欲无求的伪装,也就不纯正了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那般精明,定能察觉出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可现在,有人却给了一个更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次骊王母子若当真算计着枢密使手中的权利,那他们的野心……

    年玉嘴角浅扬起一抹笑容,“枢密使大人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年玉问出口之时,听到一阵水声,意识到什么,忙转身背对着那男人,随即,哗啦啦的水声一片,在营帐之中分外旖旎,年玉脑中闪过一个画面,脸上一抹红晕浮现。

    “金蝉脱壳,玉小姐可明白?”身后,男人踏出了浴桶,一阵悉索的穿衣声传来,片刻,年玉才放心的转过身,再次看到楚倾之时,男人已经穿上了衣裳,而那银色面具再次遮住了那张绝世面容,此刻的楚倾,高冷中透着贵气,便只是那张银面,都让人禁不住心向往之。

    年玉对上那双深邃沉静的黑眸。

    金蝉脱壳?

    她明白,她自然明白!

    他是想让整个神策营转移,留下一座空城,任凭他们放火来烧吗?

    到时候,所有人都会以为,神策营,连带着位高权重的枢密使大人,都被烧死在了大火里,那些该行动的,也就自然而然行动了。

    年玉嘴角微扬,这是个好主意,不过,神策营里这么多人,就算是转移,那阵仗在这白日里,也会被人察觉,可若有了夜色的掩盖,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有那下毒之人……

    年玉想到什么,不着痕迹的楚倾一眼,瞧见他正在书案前挥笔写着什么,沉默半响,终究还是开口,“枢密使大人可知这毒为什么形似瘟疫?”

    书案前,握着笔的男人身形微微一顿,抬眼对上年玉的眼,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寻常之毒,而是蛊……”昨日初见楚倾之时,她说得隐晦,只道是中毒,可如今,事情远比她之前所想还要关系重大,她理应将所有的一切,都让楚倾知晓。

    那一个“蛊”字出口,饶是镇定如楚倾,眼里也有了不小的波动。

    蛊?

    赤宇大陆,南越擅蛊!

    年玉言下之意,这下毒之人,和南越有关吗?

    “这蛊是用人的鲜血养的,能养出这样厉害的蛊毒,那养蛊之人,势必费了不少的心思。”年玉敛眉,脑中浮出一个男人的身影,这世上,怕也只有他能够养出这样的蛊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