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百九十九章年玉是祸水
    楚倾凝视着年玉,似乎对于她知道很多本不该知道的东西,他已经不再如以前那般吃惊。

    全心专注于她所说的话中,对于她的判断,他丝毫也没有怀疑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如你所说,那这次的谋害,和南越国脱不了干系了。”楚倾放下了笔,一字一句,神色甚是凝重。

    自然和南越国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在那日乞巧宴上,看到那个男人之时,她就已经觉得不寻常,他堂堂一国新君,竟会扮作小厮出现,原来,这就是他的目的吗?

    毁了神策营,赵家皇室不止会伤了元气,还有楚倾,这个在北齐朝堂上举足轻重的人,一旦殒命,那牵起的波澜自然不会小,更或者……他这般行动,是在为某人铺路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年玉看向楚倾,那个南越新君,她前世认识,不仅认识,他们的渊源,可还深得很!

    想着前世南疆那一役,年玉下意识的抚了抚小腹,小腹莫名一阵痉挛,心也跟着微微抽痛。

    常翎歌……

    年玉闭上眼,似在隐忍着什么,努力让自己收回神思,她认识常翎歌,可这一世,连元德帝都不知他的身份,自己此刻如何告诉楚倾,那下毒之人的真实身份?

    他又是否会追问自己,她是如何知道,那时,她又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“确实和南越国脱不了干系。”年玉口中喃喃,挥开脑中关于南越新君的事,此刻想着自己昨日一早收到的那封信,其中也是透着蹊跷。

    年玉从怀中拿出信纸,走到楚倾面前,没有丝毫避讳的在书案上展开。

    楚倾看着她的动作,目光落在纸上,眉心倏然一皱,精明如他,也是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将你引来这里的?”楚倾低低开口,出口的声音,透了一股不自然,看了落款上的“楚倾”二字,一双眉峰更紧紧的皱在一起,“这信,不是我写的。”

    纵然他身处疫区,也不会将年玉也拉入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年玉眼底平静如波,在见到楚倾之时,他的反应已经告诉她了。

    这封信不是楚倾所写,那这其中的事情,就更加有趣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,又会是谁?

    聪慧如年玉,心中已经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那人将她引入这局中,想让她也跟着陪葬,那人想让她死,更确定用楚倾之名,能让自己前来,那么那人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南越国吗?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,可记得那日在百兽园内,那一拨刺客?”

    沉吟半响,年玉开口,眼底幽光流转,如果那逃脱的人,是她脑中所想的那个人,那无论是动机和条件,就都符合了。

    经年玉这么一提,楚倾想到什么,深邃的眸子眯了眯,精明如他,很快就想到了关键。

    年玉在这个时候,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此事。

    那刺杀也和南越国有关吗?

    “记得,自然记得,那个逃了的刺客,如今还下落未明。”楚倾似笑非笑的挑眉,“这下可有趣了,南越国如此大动干戈,只怕要让他们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望吗?”年玉轻笑,“又怎能只让他们失望而已?”

    话落,年玉对上楚倾的眼,一抹诡谲在晶亮的眸中流转开来,“枢密使大人,这出金蝉脱壳的戏码之后,可否让年玉也露一手?”

    楚倾看着这玲珑心思的女子,眼神变得柔和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礼尚往来。”年玉一笑,眼底邪恶散开,那个男人凶残狠辣,危险无比,前世抛开他们战场上的敌对,那日赵焱揭开她的身份,立下七十二条罪状之时,那个男人也在叫嚣着要杀她的人群当中,他希望她死。

    呵,隔了一世,他依旧这般迫切的想要置他于死地,不仅如此,南疆的一战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年玉有眼底一股冷意凝聚,有些仇,能及时报时,便要及时报!

    他这般费尽心思,藏着自己的身份,偷偷潜入北齐,她自然不能让他空手而归!

    皇宫里,栖梧宫,宇文皇后听闻赵逸出城的消息,当下就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宇文如烟本进宫拜见皇后娘娘,听到这个消息,也是慌了神。

    出城?

    如今城外瘟疫肆虐,谁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那般不顾性命?

    房间里,半响混乱,侍候着的每一个宫人,都诚惶诚恐,待宇文皇后醒来,心里堵着那一块大石,怎么也落不下,厉声喝道,“你怎么不拦着他?他是皇子,是赵氏子孙,出了城,若染上瘟疫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不敢往下想,她也就这一个儿子,若当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……

    “娘娘,奴才……奴才拦不住,沐王殿下决意出城,奴才听说……听说是要寻玉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玉小姐?

    “年玉?”宇文皇后心里一惊,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奴婢也是刚才得到的消息,从昨日一早,玉小姐出了公主府的门,就没有出现过,似乎出了城,清河长公主甚是担忧,也一直派人在寻找。”一旁,珍姑姑垂首道。

    “出了城……”宇文皇后口中喃喃,以往精明沉静的眸中,此刻一片空洞。

    年玉为什么出城?昨日一早?那不就是瘟疫刚发生的时候吗?

    宇文皇后心中太多疑问,可想到赵逸,情绪倏然变得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赵逸……他怎么可以这么鲁莽?”宇文皇后厉声喝道,寻年玉?

    这年玉,还真是个祸水!

    她就知道,逸儿太在意她,不是什么好事!

    这次,若逸儿有个什么差错,她……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娘娘,沐王殿下吉人天相,不会有事的。”宇文如烟喃喃的道,话虽如此,神色却依旧恍惚。

    她就说沐王殿下为何如此不顾性命,原来,是为了年玉吗?

    他的心里,该是爱惨了年玉了吧!

    宇文如烟想着那一夜,三人共同经历的事情,微敛着眉,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看了宇文如烟一眼,想说什么,却终究是没有开口,片刻,依旧压制不住怒气的她,想到什么,眸中添了几分深沉,“长乐殿那边,可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珍姑姑一直留意着那边的动静,如实禀道,“回娘娘的话,常太后一直在佛堂内,而骊王殿下……刚才进了宫。”

    赵焱进宫?

    宇文皇后眸子,下意识的一紧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进宫吗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