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章动了真情
    这个时候进宫,她不得不多防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从来不似外界所看到的那么简单,而那对母子,是否会趁着神策营的灾难,也动什么心思?

    她能想到的,旁人也自然能够想得到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又能做什么?

    “神策营那边呢?情况可有好转?”宇文皇后的心,好似被什么东西掏空了一般,明明知道在瘟疫的肆虐之下,神策营的结果只有一个,可她此刻,依然不得不将希望寄托在这上面。

    如今,也只有希望楚倾能够活下来,才能防止这许多她已然无法操控的变数。

    “神策营……”珍姑姑开口,一脸凝重,“神策营那边依然没有消息,可皇上既然派的是楚将军去执行命令,枢密使大人还在神策营里,想来楚将军也不会胡来。”

    楚倾,可是楚将军之子啊!

    宇文皇后看了珍姑姑一眼,却没有那么乐观。

    抬手扶额,想到赵逸,想到如今的局势,一时之间,她竟没了方寸。

    半响,宇文皇后眼底终于升出了些希望,立即起身,珍姑姑眼疾手快的上前扶着她,到了书桌旁,丝毫没有犹豫,提笔写着什么,待一封信写完,宇文皇后亲自装了信封,交给珍姑姑。

    “将这封信送到晋王府,亲自交给晋王。”宇文皇后满脸严肃,珍姑姑领了命,离开了房间,她看着身影消失了的地方,一双紧皱着的眉峰,怎么也舒展不开。

    此刻,长乐殿内。

    佛堂,木鱼的敲打声,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,一声又一声,听来让人心中莫名平静。

    佛前跪着的素衣妇人,闭着眼,口中诵着经,身后,白衣男人已经站了好久,似极有默契,二人都一直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木鱼声戛然而止,妇人睁开眼,赵焱立即上前,扶着常太后起身。

    “赵逸当真出城了?”常太后开口,眼里的光亮,那一刹异常耀眼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赵焱安置着常太后坐下,吐出一个字,在城门,他决定回来之时,想着他要做的事情,心中坚决,可一路回宫的路上,他的脑中却不知怎么,总是想起年玉的身影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呵,连老天也在帮我们吗?”常太后轻笑一声,素净的脸上没了往日的淡然无争,浓浓的野心,在那平静的眸中泛开。

    赵逸出城?

    宇文皇后心里怕也和她所想的一样,如今楚倾困在神策营里,必然是一死,枢密使的位置,宇文皇后想让赵逸接替,可如今赵逸出了城,自己前路生死未卜,若一旦染了瘟疫,小命也怕要丢了。

    而她的焱儿……

    常太后看了赵焱一眼,很是满意,“焱儿,你素来聪明,该知道母后心里所想,这些年,你我沉寂太久,现在也该是时候了,母后想让你,接替楚倾的枢密使之位。”

    军政大权,她已经觊觎太久,若焱儿掌握了这么大的权利,那他们母子的地位就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母后,儿臣知道枢密使位高权重,可皇上他又怎会把这权利交给我?”赵焱沉声道,这许多年,他一直都是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,其中有他故意敛藏锋芒,但也有元德帝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的身份尴尬,元德帝同样也不想让他涉足朝政。

    “他当年从咱们的手中夺去皇位,自然不会把这么重的权利交给你,但那又如何?他纵然是不想,我也有法子逼他,不得不让接替枢密使之位。”常太后眸子眯了眯,眼底的光亮,看在赵焱眼里,心中也跟着燃起了一抹希望。

    还没待赵焱问她什么法子,常太后已经从怀中拿出一枚玉环,递到赵焱面前。

    赵焱喜玉,只是一眼,就看出这玉环的价值连城,并非俗物,母后把这个给他做什么?

    “这是龙凤环。”常太后声音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龙凤环?

    赵焱自然龙凤环的出处,龙凤环和鸳鸯镯,本是一对,在一起时,被唤作同心扣。

    据说,同心扣当年被赐给了南宫家,现在又怎么会在母后手中?

    心中刚冒出这个疑问,常太后就已经开口,“那日行馆设宴,南宫老夫人亲自将这龙凤环赠与你,她的意思,是让你和年依兰结秦晋之好。”

    常太后话落,当下,赵焱的脸色就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常太后看在眼里,眼底一抹不悦凝聚,“你的心里,该不会还想着年玉吧?我说过,那年玉,不是你该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,儿臣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常太后的怒意,赵焱开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那你就拿着这龙凤环,去一趟南宫府。”常太后冷声道,说话之间,将龙凤环交到赵焱的手上。

    上等美玉传来的冰凉触感,让赵焱心中一颤,但他却似被烫着了手一般。

    聪明如他,自是知道拿着这玉环去南宫府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一旦去了,就表明自己认同了他和年依兰的婚事。

    年依兰……

    赵焱脑中浮现出年依兰的身影,二人见过许多次,她那张脸生得美丽,但他却记不住,饶是此刻,脑中的印象都依旧模糊,相反,倒是年玉在他的记忆里,清晰如刀刻。

    “母后,这事情,或许还有别的办法。”赵焱开口,话虽如此,却没有太多的底气。

    常太后脸色微沉,“什么办法?你说说,除了依仗南宫家,你还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她是深宫妇人,不能妄言朝政之事,如今,便也只有希望南宫烈,能在皇上面前提议让赵焱入世,也只有南宫家有那么大的分量。

    赵焱心中明白,握着玉环的手寸寸收紧。

    “焱儿,成大事者,必然不能如你这般儿女情长,我知道你对那年玉有意,可年玉此刻帮不了你,年依兰身后的南宫家却可以,只要你掌握了北齐的军政大权,我们母子就有了主动权,有朝一日,你拿回了本该属于你的皇位,那个时候,你要什么女人没有,你要年玉,她也只能臣服在你的脚下,到时候,你封她为贵妃,甚至专宠她都好,但凭你的喜好。”

    常太后望着赵焱,瞧见赵焱神色间的挣扎,想着那年玉,心中一片冷冽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竟让焱儿真的动情了吗?

    呵,她当真是小瞧了这年个年家二小姐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