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零六章藏不住野心
    赵焱皱眉,在常太后的目光之下,低下了头,“儿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刚才他确实想着年玉,失了神。

    常太后收回视线,继续抄写着,“自然要回清幽观,宇文皇后既然都准备了践行宴,终归不能让她白白的操持一场。”

    践行宴?呵,皇后千方百计想送她走,可那又如何,她不想走,便谁也休想赶她走。

    正好,她便借着践行宴,让她的儿子坐上枢密使的位置!

    “母后……并非打算回去吧。”收回了神思的赵焱,想着常太后所说的话,母后好不容易回了宫,又怎会甘心回去?

    可要留下,必然要有留下的理由。

    赵焱凝视着自己的母后,精明如他,稍微一想,瞬间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母后希望留下来的理由,是儿臣接替楚倾的枢密使之位?”赵焱开口,脑中挥开关于年玉的思绪的他,那双眸中没了掩饰,野心闪烁。

    常太后看了他一眼,这一眼比起方才,满意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才是她的儿子!

    “你若得了枢密使的位置,你父皇在天之灵,一定也会高兴。”常太后敛眉,似忆起了什么,眸中添了几分深沉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赵焱口中喃喃,他的记忆中,从来没有父皇的身影,父皇死的时候,他四岁,四岁的他,关于父皇的记忆,便是那一年父皇驾崩之后,整个皇宫布置的白绸,漫天的白,配着满世界的雪,最后父皇被抬出了宫,送进了皇陵。

    “父皇他是一个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关于先帝,他听过许多传闻,可那些传闻都不足以让他认识这个父亲。

    常太后握着笔的手微微一颤,眼底有什么东西泛开,顿了一顿,柔声道,“你父皇勤政爱民,若不是他的病,如今,他定也还活着,他活着,咱们母子,也不是此刻这般处境,当年,我生下你的时候,你父皇高兴极了,说要将这天底下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你,包括……皇位,可谁也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常太后说着,眼里的柔情逐渐转为冰冷,“谁也没想到,父皇早早死了,皇位落入旁人手里,本该属于我们的一切,就都变成别人的了,是他们抢走了你的皇位,不过,焱儿,那些属于咱们的东西,一定会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一定会拿回来。”赵焱坚定的对上常太后的眼,枢密使之位,便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佛堂中,母子二人片刻沉默,但眼里的野心藏不住。

    南宫府。

    和其他所有人一样,密切留意着顺天府内动静的他们,在看到天际的第一缕火光之时,几乎每个人的眼里,都有兴奋闪烁。

    而在那兴奋之后,一场密谋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行馆的某处,红衣女子看着那火光,嘴角微扬。

    年玉啊年玉,那日坏了她的好事,这下可好,她便再也没有机会将那瓷瓶交给任何人,而她的威胁也就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另外一处,常翎歌负手而立,望着天际烧着的火红,谁也看不出他此刻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神策营的大火,一直烧到了第二天依然没有熄灭,火稍微小了一些之后,楚沛亲自带人进了营,营内,经过一夜的焚烧,甚至连骨头都没有剩下,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楚沛望着那断壁残垣,面容凝重,不只是为了楚倾,还有赵逸。

    堂堂王爷,如今在也陨落在这大火里,他如何向皇上交代,如何向宇文皇后交代!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楚沛知道,有些事情,他不得不去面对。

    楚沛亲自带着这个消息回宫之时,元德帝正在栖梧宫里。

    经过一夜的沉淀,元德帝心中初步有了决定,“朕打算让逸儿接任楚倾的枢密使之位,掌管军政,统领禁卫军。”

    元德帝开门见山,宇文皇后心里一喜,她没想到,元德帝竟会做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逸儿性子虽洒脱了一些,可想来如果身负重任,他也应该会规范自己,不再那般我行我素,这对逸儿也是一件好事。”宇文皇后柔声道,喜怒不露于表面。

    有了皇上的支持,还有晋王……想到今日一早,晋王府送来的信,宇文皇后的脸上,终于绽放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,心里也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可逸儿出了城……

    不,这个时候,当务之急,是将逸儿找回来!

    宇文皇后刚如是想着,门外,总管太监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禀皇上,大将军楚沛求见。”

    楚沛?

    “宣。”仅是这两个字,元德帝和宇文皇后的神色都是一怔,楚沛昨日主持烧营的事宜,此番进宫,定是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虽然结果已经在昨夜就早早知道,但具体情况是怎样,他们依然想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楚沛在宫人的引领下进了殿,元德帝摒退了众人,殿上,只剩下帝后以及楚沛三人。

    楚沛行了礼,面容凝重,“皇上,皇后娘娘,神策营已烧,微臣已经让人做了排查,城外除了神策营,瘟疫应该没有传到其他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朕,知道了。”元德帝叹了口气,神策营已烧,瘟疫得到了控制,可神策营和一个楚倾的代价,确实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楚沛望了元德帝一眼,终究还是继续开口,“可是……那神策营的火不是臣下令放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?”元德帝一震,看向楚沛,“不是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元德帝虽是如是问着,可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果然,楚沛厚重的声音传来,“应该是楚倾。”

    楚倾,枢密使楚倾!

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都难掩震惊,楚倾该是知道,为着大局着想,这瘟疫的源头必须烧了,才能将这瘟疫控制。

    神策营是他的心血,而他亦是在神策营里,当时的他,是如何下了这个命令的!

    不只是元德帝,就连宇文皇后对这楚倾也是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宇文皇后秀眉皱着,楚倾这样的才华卓绝,百年难遇,却这般年纪轻轻的就没了,实在可惜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看了楚沛一眼,“楚将军请节哀,将军夫人她……”

    失了儿子,对将军夫人又会是怎样的打击?

    宇文皇后想到赵逸,刚才听楚沛说,除了神策营之外,瘟疫没有扩散到其他地方,想来逸儿也就没事了,宇文皇后心里松了一口气,“大将军,听说沐王随你一起出了城,他人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