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零七章沐王死讯
    楚沛正犹豫着该如何向帝后二人禀报关于沐王赵逸的事,宇文皇后这突如其来的一问,让他神色微微慌了。

    虽轻微的慌乱,也没有躲过敏锐的帝后二人的眼。

    “逸儿呢?”元德帝心中隐隐浮出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楚沛眉心皱得更紧了,宇文皇后也意识到什么,赫然起身,“大将军,逸儿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,娘娘……”楚沛深吸了一口气,猛然跪在地上,“臣该死。”

    该死?怎么该死了?

    宇文皇后的手,紧紧的攥着绣帕,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“昨夜,神策营大火烧起来的时候,沐王殿下策马而去,微臣赶到,沐王殿下已经冲进了火里。”

    冲进了火里?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宇文皇后身体一晃,顺着楚沛的话,脑中一个画面浮现,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。

    “大火烧了整个神策营,沐王殿下也……恐怕陨落在了火里。”楚沛咬着牙,豁出去了,头重重的磕在地上,“皇上,皇后娘娘,臣失职,没有保护好沐王殿下,请皇上皇后降罪。”

    元德帝脸色阴沉,宇文皇后身体早就瘫软了下去,若非刚才元德帝上前搀扶着,她只怕早已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降罪?哈哈,降罪?逸儿……逸儿陨在了火里,好一个陨在了火里!”宇文皇后脸色苍白,心中的悲痛凝结成了一股绳,在她心里狠狠鞭笞,瞪着楚沛,厉声叫嚣,“就算是砍了你的头,都不足以还我逸儿的性命!”

    死了……她的逸儿前几日还好好的,怎么就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?他好好的为什么要往火里冲?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悲痛欲绝,撕心裂肺的喊叫从栖梧宫传出,甚至连长乐殿那边都隐约听见了些微动静。

    佛堂外,素衣妇人正要进门,却因这一声喊叫,止住了脚步,她认得,那是宇文皇后的声音,那声音里,分明有悲痛,有绝望……

    悲痛……绝望……

    什么事情能让那一国之后悲痛绝望?

    常太后敛眉,嘴角浅浅扬起一抹弧度,幸灾乐祸,不露痕迹,无论是什么事,对宇文皇后来说是坏事的,对她来说,都是好事。

    栖梧宫里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瘫软在元德帝怀中,久久无法平静,突然,她紧紧抓住元德帝的衣裳,满眼希冀的望着他,“皇上,逸儿不会死的对不对?你刚才还说,要让逸儿接替楚倾的枢密使之位,你那么器重他,对他委以重任,他还没来得及为皇上分忧解劳,他不会死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痛哭着,元德帝心中也因为这个消息悲痛,赵逸是他最看好的儿子,他心里早就将他定为皇位继承人,可他却……

    “皇后,你节哀。”元德帝心里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节哀?不,我不节哀,当年,霁月早夭,我失了女儿,如今又失了儿子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老天要这么来惩罚我!”宇文皇后哭到最后,变成了笑。

    元德帝看在眼里,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楚沛,你下去吧。”元德帝开口,声音无力。

    楚沛看了元德帝一眼,失了沐王殿下,宇文皇后悲痛欲绝,这个坐在高位上的男人又何尝不心痛?

    只是,他是父亲,更是帝王。

    楚倾的枢密使之位,在如今的北齐朝堂上举足轻重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    他本决定让逸儿接替枢密使的位置,掌管军政,可如今逸儿死在了大火里,他的布局,又要重新规划了。

    “臣……遵旨。”楚沛重重一拜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,独独剩下帝后二人,元德帝任凭宇文皇后靠在他的怀里,“馨儿,我知道,两个孩子没了,你伤心,你悲痛,可朕……又何尝不是?”

    怀中的女人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馨儿?他多久没唤她的乳名了?

    “可现在不是时候。”元德帝重重的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明白元德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早,有许多奏折呈了上来,都劝朕早些定下接替楚倾的人,哼,如今朝中的各方势力都盯着这个位置,甚至连……骊王赵焱的名字,也出现在了被提议的名单之中。”

    赵焱?

    宇文皇后皱眉。

    “皇上,属意谁?”宇文皇后脸上仍旧挂着泪水,心里却因为这个名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属意谁?

    元德帝眸子眯了眯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殿上,帝后二人长久的沉默,空气中,压抑的气氛流转,若逸儿没死,逸儿自是最佳人选,可如今这局面,又该如何应对?

    饶是对元德帝,心里也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大亮,但神策营上方的天空,依旧隐隐泛红,火还没有熄灭。

    自昨夜开始,楚湘君就站在营帐外,看着漫天的大火,天空漂浮的灰烬落在她的身上,整个人蒙上了尘埃,美丽的脸上,面若死灰。

    “子冉……”楚湘君喃喃着这两个字,无法接受自己哥哥烧死的事实。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那张银色面具,以及兄妹二人过往的一幕幕,楚湘君不知不觉的朝营门的方向,迈开了脚步。

    刚到了营门口,一根烧得通红的木桩砸下,身后的禁卫军一惊,其中一人飞身上前,那本要砸在楚湘君身上的木桩,不偏不倚的打在侍卫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楚湘君一声惊呼,看着那被压在木桩下的人,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其他的侍卫也立即上前,一些护着楚湘君,其他人合力将那侍卫救下。

    “楚小姐,里面危险,请跟属下回营帐。”挡住木桩的禁卫军,顾不得身上的烧伤,坚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定也不希望楚小姐有任何差错,夫人还在营帐里……”那禁卫军打断楚湘君的话。

    楚湘君目光闪了闪,他说的对,子冉素来疼她,也疼母亲,这个时候她该做的,是好好照顾母亲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楚湘君眼底坚定凝聚,深吸了一口气,朗声道,“送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湘君望了神策营一眼,眼里心里皆是复杂。

    片刻,收回视线,却是不知,此刻,在神策营的另一边,是另外一番光景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