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一十一章一颗弃子
    年依兰不愿相信这个猜测。

    怎么会是二表哥呢?

    他们是一家人,二表哥只会救她,护她,怎么会想要杀她?

    年依兰怎么也想不通,挣扎着,可进入她胸腔的空气越发稀薄,黑暗中一张脸憋得通红,甚至连瞳孔都放大凸出,而身后捂着她口鼻的女子还在用力。

    “震惊吗?大小姐,你别怪二少爷,毕竟,让你死,不是他一个人的决定。”紫灵清清冷冷的声音,越发让人觉得恐惧。

    不是他一个人的决定?那除了二表哥,还有谁?

    脑中一个人呼之欲出,可年依兰不敢去相信,外祖母……她从来都是疼她的,甚至对她寄予厚望,怎么会要她的命?

    可她想逃避,有人却不让她逃避,身后,紫灵的声音继续幽幽传来,“大小姐,除了大少爷,老爷,老夫人,还有二少爷,都知道今晚你的下场,呵,也只有你死了,才能为南宫家做些贡献!”

    贡献?什么贡献?

    不,乱了,一切都乱了!

    年依兰太多东西想不透,心里浮出一丝绝望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让她死,她还有什么活得机会?

    可她不愿死,更不愿意这样死!

    但一切,从来都不是她能掌控。

    年依兰盯着漆黑空洞的夜,渐渐的,她放弃了挣扎,似乎已然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死,和她只有一步之遥,或许,她也只有死了,才能有机会去问问南宫起,问问舅舅,问问疼她的外祖母,为什么要这么对她!

    娘知道这件事情吗?

    那绝望在心里越来越大,超过了恐惧,彻底的将她席卷。

    年依兰缓缓闭上了眼,无望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。

    可突然,身后的女人身体一怔,下一瞬,似乎快要濒临死亡的年依兰感觉到口中终于有一缕空气流入,似久旱甘霖,年依兰大口大口的吸取着夜里冰冰凉凉的空气,挣脱开了身后紫灵的手,胸口剧烈的起伏。

    她没死!

    她又活过来了吗?

    年依兰心里又燃起了希望,可为何……紫灵分明要杀她!

    年依兰想探知这是为什么,一转身,却已见到女子躺在地上,一把匕首从背后刺破了她的身体,尖厉的刀尖,穿过身体,从胸前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年依兰一声惊呼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想引来旁人吗?”

    黑暗中,男人的声音响起,年依兰脑中一个激灵,这个声音她认识,可记忆中,那声音说话的语调,不似这般冰冷。

    年依兰望着站在紫灵尸体旁的男人,那一袭白衣,在黑暗中依稀辨别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骊……骊王殿下。”年依兰口中喃喃,他救了她!

    可……为什么?

    年依兰想问,可男人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径自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尸体,年依兰看着他的举动,自己和这个骊王,素来没有多少交集,他为何救自己?

    “今晚的事情,你就当没发生过。”赵焱的声音突然响起,在这黑夜里,清冷且清晰。

    当没发生过?可……看了一眼紫灵,想着刚才自己知道的一切,饶是此刻,她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复杂,好似被全世界抛弃,连外祖母和二表哥,也要杀了她吗?

    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这世上,她还能信谁?

    年依兰笑着,那笑容之间掺杂着哭意,透了几分绝望,“依兰谢骊王殿下救命之恩,依兰是否可以知道,骊王殿下为何救依兰?”

    年依兰的理智稍稍回笼,骊王在这深夜出现在宫里,并不奇怪,可出现在栖梧宫,还在这百兽园里,就奇怪了。

    赵焱的身形微微一顿,却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刚才他幸亏是来了,不然,年依兰一死,那南宫家和他们的约定,怕就会就此破裂了。

    而刚才自己听到的……

    南宫起和南宫老夫人……要杀年依兰吗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精明如赵焱,思索片刻,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,可那猜测,却不是他愿意去相信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在这里待着,明日一早,你离开帐子,寻一个地方躲着,我会让你从这百兽园走出去。”赵焱开口,看也没看年依兰一眼,托着紫灵的尸体,身形一闪,腾身而起,片刻就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年依兰瘫软在地上,重新面对着满目的黑暗与孤寂,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,蜷缩着身体,双手紧紧的保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会是骊王救了她,更没想到,他刚才对她做出的承诺。

    明日……她当真会从这里走出去?

    可就算是走出去,舅舅,二表哥和外祖母知道她没死,会怎样?

    年依兰的脑中,许多问题缠绕,关于现在的情形,关于他们杀她的缘由,关于自己以后如何面对他们,一桩桩一件件,犹如一团乱麻搅在一起,理不清丝毫头绪。

    可唯一一点,她知道,这个世界上,或许,连最近亲的人,都不可信了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许是这段时间经历的一切太过压抑,又许是刚才看清的事实太过残酷,年依兰呜咽的哭出声,压低着声音,浑身止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明天……她竟有些害怕明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就算她走出了百兽园,又该如何面对那些事实!?

    百兽园里,女人低低的呜咽声,让整个夜色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赵焱悄无声息的出了百兽园,处理好紫灵的尸体,回了长乐殿的他,并没有回自己房间,看常太后房中的灯亮着,赵焱脚步微微一顿,终究还是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焱的敲门声响起之时,常太后坐在榻上,双目紧闭,手中拨着佛珠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传来常太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赵焱推门而入,常太后听到那脚步声,闻到空气中飘散的淡淡的血腥气息,眉峰微皱,睁眼,看向朝自己走来的人,“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焱应了一声,朝常太后一拜,“幸亏母后让儿臣去百兽园看看年依兰,儿臣若再晚一点,年依兰只怕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素衣妇人拿着佛珠的手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谁想要年依兰的命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