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巅峰战兵李宏天周〕〔最强赘婿秦立〕〔我创造了旧日之神〕〔我怎么当上了皇帝〕〔我的弟子从地球来〕〔最强无敌宗门〕〔叶萌墨锦城〕〔无也市异闻传〕〔最强战兵李宏天周〕〔亲爱的厉首长尹芊〕〔奇迹的召唤师〕〔重回八零小辣妻〕〔重生七零娇娇媳〕〔穿书后我成了丞相〕〔斗武乾坤〕〔林羽〕〔蛊仙奶爸〕〔夫人,少帅又吃醋〕〔仙帝归来混都市〕〔逍遥医少在都市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一十八章不受掌控
    “开石门。”

    气氛僵持的诡异当口,元德帝突然开口,一声令下,跪在地上的南宫老夫人,惶恐之下,分明有得意浮现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身体一晃,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袖口下的手倏然紧握成拳,望着元德帝想阻止,可元德帝面容沉静,丝毫也没有理会宇文皇后,待那开门的侍卫继续扳动机关,百兽园的石门轰然打开,元德帝第一个走进了百兽园。

    百兽园外的众人,都愣了半响,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“小宫女”知道,年依兰被关在百兽园里的事,今日怎么也掩不住了,她几乎能预想到后面会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和常太后合演这一出,无非是想从宇文皇后手里将年依兰救出来,或许,还有什么别的目的吗?

    小宫女看了南宫老夫人和常太后一眼,若有所思,今日二人结成了联盟,绝对不简单,而宇文皇后……

    小宫女目光扫向宇文皇后的片刻,所有的人都陆续跟着元德帝进了百兽园,只留下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站在原处。

    “皇嫂……”清河长公主上前,面上难掩担忧,“年依兰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惊醒了宇文皇后,宇文皇后猛然回神,意识到什么,对上清河长公主的眼,安抚的扯了扯嘴角,“别担心,不过处罚一个罪人,本宫能应付得来!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眸子眯了眯,转身进了百兽园,就算他们发现年依兰在百兽园里又怎样?她倒要看看,南宫家和这常太后怎么发难!

    众人进了百兽园,“小宫女”悄无声息的跟在人群后。

    百兽园里,一下子涌入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一进门,一股腐臭扑面而来,当下,几乎每个人都皱了眉,满脸嫌恶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越是朝前走,潜藏在眼底的得意越是浓烈,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,再等一会儿,只要再等一会儿,所有人都会看到依兰死在了这里,那接下来……她宇文皇后,就休想脱得了干系了!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心里自信满满,盘算着如何对宇文皇后发难。

    仅是片刻,众人就已经到了小帐子外,承光大师首先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承光大师朝帐子作了个揖,这一举动,众人都愣了愣,而那腐臭的源头,似乎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皇宫中,从来不乏枉死之人,被隐藏在私下是一回事,可被摊开在表面,又是另外一回事了,而眼下,这帐子里会揭出什么东西来?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元德帝厉声问道,这百兽园里,以前并没有这么一个帐子。

    元德帝的寝宫和栖梧宫有些距离,自是没有听到每晚那惨烈的叫喊。

    元德帝这一问,众人齐齐看向正朝这边走来的宇文皇后,只见她面容平静,仪态端雅,再寻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住了一位娇客。”宇文皇后不紧不慢的道,走到帐子外停下,“还有一个犯了宫规,被赐死的下人。”

    下人犯了宫规,她身为皇后,自有赐死的权利,可是,她口中的娇客……

    当下,南宫老夫人脸色骤然铁青,连带着身体也微微一晃。

    “娇客?娇客……”南宫老夫人目光闪了闪,“不会的,不会是依兰,依兰被娘娘请进宫照顾,是天大的恩典,怎么会在这里呢,不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那低低的声音,看似呢喃,却足以让在场的许多人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依兰?年家大小姐年依兰吗?

    在场的夫人们,在之前都隐约听到过一些传闻,据说,年家大小姐不知怎的,冲撞了皇后娘娘,当场被杖责了三十大板,而后被带进宫,让太医医治身上的伤,却原来,是这般被对待着的吗?

    住了一个娇客?

    这地方哪里是一个娇客所住的地方?

    宇文皇后瞥了南宫老夫人一眼,心里讽刺,南宫老夫人怕早已得到消息,年依兰就在这里,此刻,还装作一副不知的模样,演得倒像模像样!

    宇文皇后明白,今日年依兰的事情,势必要被摊开来,索性,她也没有避讳,对珍姑姑吩咐道,“去请里面的人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珍姑姑领了命,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,走近了帐子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看着,也跟着朝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面上焦急慌忙,可心里却平静如水,她在等,等待着帐子里的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可是许久,那惊呼声没有传来,珍姑姑出了帐子,仅是自己一人,众人看向她的身后,南宫老夫人立即开口,“人呢?依兰人呢?”

    本是按宇文皇后的吩咐去请人出来,可她却是一人……

    珍姑姑目光闪了闪,饶是在宫里见惯了许多大世面,想到帐子里的情形,此刻的她也有些不知所措,看了宇文皇后一眼,神色慌张,“娘娘,人……不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里面?”宇文皇后脸色微沉。

    年依兰的情况,她是知晓的,且不说她身上的伤不能动,自己早就让珍姑姑传达了命令,不许她离开这帐子半步,怎么会不在这里面?

    那年依兰,胆子养大了吗?

    宇文皇后心中不快,眼底有怒火凝聚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娘娘分明说依兰在里面……”南宫老夫人脸色突变,说话之间,似按耐不住对年依兰的关切与担忧,顾不得这么多人在场,拄着拐杖,大步朝着帐子走去。

    珍姑姑想掩饰吗?

    她费了这么大的心思,甚至牺牲了依兰的性命,她怎能让她掩饰过去?

    况且,依兰的死,不在此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揭开,这接下来的一出戏,又该如何演?

    这举动,让宇文皇后眉峰一拧,年依兰胆子大了,这南宫老夫人胆子也不小!

    这般迫不及待的想进去探查,当真丝毫没有将她放在眼里!

    可她来不及阻止,南宫老夫人已然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,被南宫起搀扶着大步进了帐子。

    人群中,那素衣淡雅的妇人,看着帘子将南宫老夫人隔绝在视线之外,嘴角一抹浅笑,不经意的上扬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极品老木匠〕〔总裁私宠妻江瑟瑟〕〔都市战神归来〕〔星际重生全能女神〕〔厉少宠妻至上〕〔法医王妃:我给王〕〔乱唐诡医〕〔我抢了999种异能〕〔兽世种江山[种田]〕〔都市之仙帝归来〕〔不死仙帝〕〔穿行诸天游戏〕〔寿星之路〕〔鹰卫〕〔我为极道天仙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