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二十四章措手不及
    年依兰说话之间,就要起身,珍姑姑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冷声打断,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珍姑姑想着栖梧宫里的情形,暗自深吸了一口气,心里的大石也落了下去,见年依兰一身狼狈,嫌恶的皱了皱眉,“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年依兰仓惶的起身,老老实实的跟在珍姑姑身后,不敢多看四周一眼。

    年依兰被珍姑姑带着去换了一身衣裳,稍作梳洗,再次出现之时,虽然脸色苍白,形容憔悴,可也比刚才的狼狈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珍姑姑打量了年依兰一番,想着殿上南宫家的逼迫,嘴角一抹冷笑浮现,哼,现在她就将年依兰领进去,看那南宫家的人,还有什么话说!

    大殿之上,长久的沉默,气氛诡异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珍姑姑进了殿,突如其来的一声喊,所有的人都看向珍姑姑,只见她眉心微皱着,当下,几乎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收紧了。

    众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的身后,除了她自己,并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年依兰呢?

    她不是奉命去请年依兰吗?

    怎么只有她一人回来?

    有人开始得意,这结果,在南宫老夫人的预料之中,依兰已经死了,就算没在百兽园里,宇文皇后也交不出一个完好无损的依兰来!

    现在,她倒要看看,宇文皇后还有什么理由拖延!

    一旁,南宫起的嘴角,一抹不着痕迹的冷意划过,转瞬即逝,却被小宫女看在眼里,年玉皱眉,有什么东西在心中盘旋,似要冲破那层薄纱,趋近真相。

    南宫起……

    呵,若真的是她所想的那样,那可就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年玉思索着,那厢宇文皇后一颗心猛然收紧,可这么多人在场,她却不能失了仪态,正要说什么,可还没开口,南宫稚便急切的道,“依兰人呢?”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南宫稚,年玉被拉回神思,目光落在珍姑姑身上,珍姑姑依旧是皱着眉,垂首之间,有些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“娘娘,奴婢寻了好久,都没有找到依兰小姐。”珍姑姑如此说着,目光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南宫老夫人,瞧见她眼里的得逞,心中冷笑,想到在殿外等着的人,话锋突然一转,“幸亏……”

    仅是两个字,珍姑姑就没再说什么,看向门口,重重的拍了拍手,响亮的掌声在殿内响起,传到殿外,众人不解她的举动,可都顺着她的视线,看向大殿门口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那里空空如也,可须臾,一个女子走到门口,徐徐进殿,步履之间,努力维持着镇定,可仔细观察,依旧隐约看得出,那镇定之下,身体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她在害怕!

    年玉一眼就看出来,年依兰在害怕!

    她也有害怕的时候吗?

    可她在害怕什么?害怕宇文皇后?亦或者……是害怕南宫家的人?

    年玉想着刚才的猜测,眸子眯了眯。

    “依兰!”南宫老夫人第一眼就认出了那女子,虽然消瘦,虽然憔悴,可那正是依兰不假。

    可依兰分明……想到他们的安排,今日一早,南宫起确定昨晚就收到消息,事情成功,依兰已死,可为何……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震惊之间,下意识的看了南宫起一眼,而南宫起眼里的惊诧,也不亚于她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依兰怎么会没死?

    “娘娘,依兰小姐贪玩,也不顾太医的交代好好养伤,愣是在宫里乱跑,幸亏奴婢找到了。”珍姑姑脸上,一抹笑意绽放开来,留意到南宫老夫人不同寻常的反应,见宇文皇后也微微愣了,意有所指的提醒道,“呵呵,您看南宫老夫人,见到依兰小姐,都高兴得有些措手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措手不及?

    哪有高兴得措手不及的?

    宇文皇后一眼看过去,果然瞧见南宫老夫人眼底来不及掩饰的震惊与慌乱。

    确实是措手不及啊,年依兰的出现,出乎了她的意料吗?

    珍姑姑这话,提醒了宇文皇后,自然也提醒了南宫老夫人,南宫老夫人意识到什么,忙扯了扯嘴角,“依兰,快,过来让外祖母看看。”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换上了一脸关怀,朝年依兰招手,可刚才她那震惊的反应,众人也都看在眼里,甚至连元德帝也皱了眉,而一直坐在一旁的素衣妇人,瞥了一眼南宫老夫人,眼底一抹讽刺弥漫开来,等着看接下来的好戏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满脸热切,可年依兰的身体却是一颤,那一声关切的呼唤,听在年依兰耳里,如一根刺,狠狠的刺在她心口。

    昨晚紫灵的话在耳边回荡,那濒临死亡的绝望此刻在她脑海清晰浮现,一股凉意从脚底窜出,她不敢朝外祖母看过去,只得低着头,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朝着前走。

    终于,走到大殿中央,年依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依兰参见皇上,参见皇后娘娘,参见太后,清河长公主。”许是经历了昨晚,年依兰对谁也不敢怠慢,如今的她,再也不敢妄想着南宫家是她的后盾。

    不仅是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,连人群中的年玉也是诧异,年依兰何时竟这般服帖了?

    是因为在百兽园里待了这么些时日,受到了教训了吗?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跳进脑海,小宫女就立即否定了,以她对年依兰的了解,纵然是受到教训,这个时候有南宫家的人在场,年依兰也不会如此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那又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年玉肯定了先前的那个猜测。

    呵,有趣,年玉挑眉,目光不经意瞥见不远处的骊王赵焱,依旧是那般淡雅脱俗,可那微微上扬的嘴角,似乎对年依兰的举动并不诧异,亦或者说,都在他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看来,赵焱知道所发生的一切吗?

    年玉更来了兴致,那边,年依兰跪在地上,在场的几个宫里尊贵的人没有一个人发话,她也不敢起,而南宫老夫人那一脸的热切和关怀,僵在那里,顿时添了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看在眼里,此刻的她,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一抹冷笑浮现。

    南宫家不是找她要人吗?现在,她将人交出来了,而他们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