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古武医少〕〔我有一座恐怖屋〕〔伏波〕〔一切从泰坦尼克号〕〔港黑甜心,被迫营〕〔刺激英雄〕〔聊斋之问道天涯〕〔末日游戏之暴力狂〕〔带个卤蛋闯斗罗〕〔穿越诸天西幻〕〔农民大明星〕〔灵气复苏之我是女〕〔精灵狡诈真不是我〕〔穿越从科研开始〕〔我有两个聊天群〕〔镇神司〕〔在曹魏打工的日子〕〔穿越明朝小王侯〕〔海贼老大团灭后就〕〔吃鸡之噩梦玩家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三十七章非天灾,是人祸!
    元德帝微怔,他自是知道没有谁比楚倾更合适,当年,让楚倾坐上这个位置,就是为了让朝局平衡,楚倾就是那个平衡的点,这些年,楚倾的能力,他是看着,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,他有天生的领导力,皇后说的不错,没有谁比楚倾更加适合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可赵焱……

    想到赵焱的身世,元德帝下意识的看向常太后,那一眼,众人看着,更觉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皱眉,清河长公主眼底一抹不悦闪过,扶着隆起的肚子,在芝桃的搀扶下上前,淡淡一笑,“我倒想听听太后皇嫂的看法,皇嫂,你觉得呢?还有谁比楚倾更合适这个位置?”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没料到清河长公主会插一脚,还是如此点明了询问太后,听着是询问,可那背地里隐含的东西,却是引人遐想。

    人群中,饶是年玉也禁不住为清河长公主的这一问,暗自叫好。

    年玉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,看了一眼那素衣妇人,似乎撑不起往日里的温柔平和,那眼底分明隐藏着说不尽的不甘。

    不甘吗?

    精明如她也应该知道,清河长公主这一问,她的回答,只能有一个,不然便落人话柄,宇文皇后正等着她出错,可她一旦承认没有谁比楚倾更合适枢密使这个位置,那赵焱想要接替枢密使之位,就没有丝毫希望了。

    如此,她怎能甘心?

    可是,这个时候,她还能怎么回答?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看着那素衣妇人,似乎今日的常太后和往日有太大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,甚至连那一袭白衣的绝世男子,袖口之下的手也紧握成了拳头,他几乎能够预感到这事情的结果。

    落空了,今日他和母后谋划的枢密使之位!

    事实上,在看到楚倾安然无恙的在骏马上的那一刹,他就已然猜到了结果。

    楚倾……

    赵焱看着那黑衣银面的挺拔身影,心中骤然升起了恨,若他死在了神策营里,那此刻,便也不是如此的局面!

    赵焱恨意翻腾,而那厢,长久的沉默之中,常太后终于开口,“确实,这北齐没有谁比楚倾更合适这个位置,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兄,我和两位皇嫂想到一块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常太后还想说什么,清河长公主却朗声打断,谁都听得出她的故意,常太后握着佛珠的手倏然一紧,今日,换做是旁人,谁能不让常太后说话?可清河长公主,那身份,那地位,便和旁人不同。

    元德帝看了清河长公主一眼,精明如他,自也知道清河的意思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眸中的颜色变得坚定,“楚倾安然无恙,是我北齐之福,更是我赵家之福,枢密使之位,他再合适不过,便也不能再动来动去,徒增麻烦。”

    清朗的声音,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彻底的断了某些人的希望。

    而自始至终,楚倾都站在那里,没说一句话,似乎在他看来,这枢密使的位置,他丝毫没放在眼里一般。

    这结果在年玉的预料之中,今日那些人个个冲着枢密使这个位置而来,可谁也不会让对手坐上这个位置,年玉看了宇文皇后一眼,只见她嘴角微漾着笑意,目光和常太后视线相对,二人面容平和,可年玉却知道,此刻这平和之下的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经过了今日,常太后和骊王赵焱的野心,彻底的摆在了宇文皇后面前了吧!

    这正是她想要的,不仅如此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年玉敛眉,眼底幽光闪烁,人群之中,依然没人察觉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楚倾,那场大火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元德帝终于问出了心中盘旋许久的问题,刚才在来安庆门的路上,他听了总管太监的禀报,不只是楚倾还活着,连那些本以为死在了神策营那场大火之中的万千神策营将士,也都活着。

    那场瘟疫,那场大火……这里面有太多的东西,需要弄清楚。

    不只是元德帝,在场的其他人也想弄清楚真相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那黑衣挺拔的身影上,半响,那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,那场瘟疫,并非是天灾,而是人祸!”楚倾开口,几个字简洁有力,却让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人祸……那场瘟疫是人祸?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每个人的呼吸都紧绷起来,连元德帝的眼里也添了几分严肃,上前一步,抓住楚倾的手腕儿,“你说清楚,什么叫做并非天灾,而是人祸?”

    若是人祸,那为祸之人,又是谁?

    元德帝问得急切,楚倾不紧不慢的扫了一眼人群,捕捉到人群里那抹娇小的身影,面具之下,嘴角微微上扬,想到眼下的情形,楚倾的神色依然严肃,“那并非是瘟疫,而是一种狠毒的蛊!”

    蛊?

    这个字从楚倾的口中说出来,所有人的心里都如惊雷炸开,瞬间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蛊……怎么会是蛊?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有人对神策营里的将士,下了蛊吗?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有些蛊毒相当的厉害,北齐早年一些偏远之地,有蛊毒流传于世间,可都是一些平凡寻常的蛊,而能做到如神策营那样似瘟疫的蛊,必定十分厉害,而普天之下,南疆擅蛊!

    当下,有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常太后,那一贯平静的脸上也是震惊得失了平和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常太后曾是南疆公主,而此次的蛊毒之祸,是否和她有关?

    元德帝眸子眯了眯,意识到什么,看了一眼众人,“楚倾,你跟朕去御书房说!”

    话落,元德帝一甩衣袖,转身大步进了安庆门,众人看着那背影,心中都明白,此事关系重大,元德帝不希望知道的人太多,可是,那一个“蛊”字,却已经足够让人遐想连篇。

    楚倾跟着进了安庆门,安庆门外,所有人都沉默着,各自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一时间,楚倾和元德帝的背影都消失在了视线中,众人站在原地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突然,常太后转身,走到赵焱身旁,微微一顿,“该抄经书了,明日就要回清幽观,焱儿,记得帮我把那些经书搬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初始技能也很猛〕〔噬神纵天〕〔大宇微尘〕〔凌依然易谨离小说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曜天之刃〕〔以情为陷:总裁的〕〔大道纪〕〔误入歧途苏玥〕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〕〔我的系统总想逼我〕〔一世巅峰〕〔林辛言宗景灏免费〕〔江唯林南烟〕〔初笺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