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四十三章推她去死
    宇文皇后此刻抓着这件事,完全占了上风,连气势也是格外的足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看了常太后一眼,对方难看的脸色,让她心里一扫先前在长乐殿所受的憋屈,格外痛快。

    哼,常凝这个贱人,刚才在长乐殿里,她那么嚣张,纵然皇上知道赵焱的身份又如何?最后枢密使的位置,她不也还是落空了吗?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她怎么继续嚣张!

    眼底幽光微闪,宇文皇后的目光越过常太后,最后落在南宫老夫人的身上,此刻,南宫老夫人拄着拐杖,眼睛盯着地面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南宫老夫人,你说呢?这没道理的黑锅,我北齐背不背得?”宇文皇后突然开口,点着南宫老夫人的名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点名,许多人都愣了愣,南宫老夫人更是心里微微一紧,她知道,宇文皇后是故意的,故意让她到这里来走一遭,看这一出戏,故意这么一问,还是当着常太后的面儿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看似是询问,但答案,宇文皇后分明就只给了她一个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南宫老夫人的身上,年玉也看着她沉静的脸,那脸上虽然沉静,她知道,她心里只怕早已经翻江倒海!

    “回娘娘的话,兹事体大,自然是背不得。”半响,南宫老夫人终究还是开口。

    年玉听在耳里,答案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和常太后亲近,可这个时候,面对着国家大事,她稍有不慎的一个回答,就足以为整个南宫家招致祸端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有这一个答案可选,但如此当着常太后的面儿,那就是另外一番滋味儿了。

    果然,常太后的眼神里,一抹浓重的凌厉一闪而过,谁都看得出,那凌厉是对南宫老夫人此刻态度的责备。

    “南宫老夫人既然都如此说了,那这锅当真是背不得了。”宇文皇后嘴角浅扬起一抹笑意,显然很满意南宫老夫人的答案。

    她就是要让这两人之间生出嫌隙!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感受到常太后那一闪而逝的责怪,心中也是咯噔一下,纵然是老练如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,盘算着二人之间的结盟,此刻到底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欣赏着常太后垮下的脸色,心里轻笑,她常太后不是从来都处变不惊,无欲无求,无喜无怒的吗?

    此刻,那些东西,她终于撑不起来了吗?

    呵,她的伪装也不过如此!

    房间里,诡异的气氛弥漫,似乎一根针就能刺破那紧绷,宇文皇后刚才这一说,甚至连巫咸王也没了应对的话,看了一眼在床上满脸仓惶的常红鸢,满目责备,但视线转移到一旁那侍从打扮的男人身上时,眼神却有些怯懦。

    现在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若是在南越国,君上想要那个女人,都只是一句话的事情,可此刻在北齐,常红鸢的身份尴尬,加上君上的真实身份又不能暴露,眼下这情况,也只能任凭北齐的人拿捏。

    可是,任其拿捏也罢,若君上受到威胁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个,巫咸王的眸子微微收紧,他知道,常红鸢来北齐的使命,是彻底的落空了,那这个女人还有什么用处?

    巫咸王的眼里,有一抹狠意闪现,眼下这混乱复杂的局面,如果能够舍弃常红鸢,保住君上,便也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同样有这个想法的,不只是他一人。

    “红鸢,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?”半响,常太后的声音响起,难掩责备与怒意。

    话落,旁人都是一愣,常太后不该是要护着常红鸢吗?

    她现在唱的又是哪一出?

    宇文皇后立即警惕起来,唯独年玉心中了然,这常太后此刻这一招……是要弃车保帅吗?

    年玉看向常红鸢,只见常红鸢也是一脸错愕,错愕之后,随之而来的是浓重的慌乱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常红鸢不知如何应对,常太后这么质问她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不笨,隐约感觉到一些不安,可她只是吐出了一个字,常太后就已经打断了她的话,“巫咸王,出使北齐是何等重要的事情,你们是如何选人的?这女人分明就是丢南越的脸,说吧,她……你们该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常太后语气严肃,转而责备巫咸王,说着处置常红鸢,可一席话里所蕴含的意思,旁人听来,却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巫咸王处置……

    她这番话的目的,分明就是要让南越掌握主动权!

    宇文皇后微微皱眉,巫咸王瞬间意会,忙行了个礼,“常太后,宇文皇后,这实在是我南越的不是,本王也着实不知道这女人的真面目,以为她出身高贵,必是洁身自好,却没想到,她竟然……如此水性杨花,按照南越规矩,红鸢公主做下这等不知羞耻的事情,理应将这贱人沉入我南越的越河……”

    沉越河?

    常红鸢心里一颤,眼里更是惊恐,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,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,巫咸王,我……”

    常红鸢脑中一个“死”字,清晰的浮现,让她恐惧难耐,她是君上临幸了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她差一点儿脱口而出,可巫咸王意识到什么,猛地上前抓住常红鸢的手腕儿,狠狠一用力,那力道带着女人狼狈的从床上跌落下来,甚至连身上唯一仅存的遮蔽物都散落开来,光裸的身体袒露在外,旁人看着,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常红鸢根本无暇顾及其他,想着此刻的处境,还没反应过来,巫咸王一个耳光就已经打在常红鸢的脸上,伴随着那啪的一声,巫咸王朝常红鸢厉声喝道,“这样的事情,你也做得出来,你是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对上巫咸王眼里的警告之时,常红鸢的心彻底凉了,她才恍然醒悟,她不能牵出君上,不然那后果……

    常红鸢不敢去看站在身旁的君王,这个时候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她不想死,不想被舍弃!

    常红鸢慌乱无措,突然,她脑袋一个激灵,望着巫咸王,猛地抓住他的衣摆,满眼乞求,“王爷,红鸢错了,红鸢以后再也不敢了,你饶了红鸢……”

    “饶了你?”

    常红鸢话还没说完,一个声音就冷冷将她打断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