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四十八章吃了大亏
    今日,她常凝可算是输得彻底,看她还能怎么在她面前嚣张得意!

    宇文皇后这一提,所有人的注意力,更集中到了常太后身上。

    常太后脸色越发的不自然,骊王赵焱意识到什么,立即上前,柔声道,“想来母后是累了,逸儿,咱们一起送太后和皇后娘娘回宫吧!”

    赵焱说话之间,人已经站在了赵逸的身旁,脸上温和的笑着,一贯的温润儒雅,无欲无求,仿若谪仙。

    回宫?

    “不,我还要找玉儿!”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逸开口拒绝,转眼看向楚倾,正要继续追问年玉的下落,宇文皇后却先一步道,“玉小姐有手有脚,你寻她做什么?现在你就和本宫一道回宫!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的语气不容置喙,看了赵逸一眼,那眼神,写满了警告。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那抹身影,年玉……

    宇文皇后想着什么,连继续踩常凝的心情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赵逸微微一愣,宇文皇后已经伸出手,等着赵逸去扶,赵逸心中不愿,可想着那日在城门,自己抗了母后的旨,终究心中有愧,抬手扶着宇文皇后,送她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骊王赵焱扶常太后上了另外一辆马车,赵逸本是要骑马,却被宇文皇后强行困在了马车里,两辆马车一前一后,陆续离开,随行的宫女跟在马车后,没人察觉,那宫女之中少了一个人,而那人……

    方才,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在赵逸身上,而楚倾的视线,偶尔会看看那宫女打扮的女子,虽然那张脸经过了特意修饰,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目,可他依旧能从人群中,一眼将她挑出来。

    刚才,他分明瞧见,趁着众人不注意之时,那抹身影悄然进了行馆。

    她要干什么?

    对年玉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楚倾心中的好奇与兴趣,点点滋长……

    行馆外,南宫老夫人,南宫起,年依兰也上了马车,没有直接回南宫府,而是绕道往年府的方向走,刚才发生的一切,南宫老夫人和南宫起都看在眼里,此刻的马车上,一阵静默。

    宇文如烟看着皇宫的马车走远,许久站在原地,看着虚无的地方出神,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行馆,南院。

    所有人离开都已经好半会儿,房间里的三人,常红鸢依旧趴在地上,形容狼狈,已经过了好一会儿,她依旧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刚才,差一点儿,她就死了……

    可现在,她就安全了吗?

    不,没有!

    常红鸢知道,这件事情宇文皇后若是要追究,不管是常太后,还是巫咸王,甚至是……君上,都会将她推出去作为牺牲品,如今的她,已经毫无任何价值,可她当真就要如此屈服命运吗?

    不,她不想!

    可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房间里,常红鸢满心惶恐,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长久从沉默中,巫咸王终于忍不住,关于今日的事情,他心里有太多的疑惑,君上知道事情的轻重,又怎会胡乱要了常红鸢的身体?

    再说了,君上若看上了常红鸢,常红鸢早已变成了他的人,不会等到现在,还是刚才那么个情况!

    他虽问出了口,可心中却也隐隐明白,今日的事情,每一处都充满了蹊跷。

    床边,男人已经穿好了衣裳,没了旁人在,此刻的他,虽是一身下人的打扮,可浑身透着的威仪,却让人不敢逼视,那是一个王者的气势。

    巫咸王这一问,常翎歌的目光冷冷的扫过地上趴着的女人,“有人下药!”

    回想起今天醒来之时,身体里躁动的不受控制的欲望,此刻,常翎歌说的格外肯定。

    “下药?”巫咸王眸子一眯,顺着常翎歌的视线,落在常红鸢的身上,莫非是她?

    他刚有如此的猜测,趴在地上的常红鸢,感受到身后的目光,身体一个激灵,立即趴着跪行到常翎歌的面前,望着威仪的君王,“不,不是我……不是我下的药,纵然红鸢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也不敢对君上下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。”常翎歌锐利的眸子微微一眯,他知道,不可能是常红鸢,常红鸢确实没有这个胆子,可不是她,那又是谁?

    “看来,我们是落入了别人设计的圈套了。”常翎歌口中喃喃,语气里愤怒交织,他一步步的登上皇位,本就是个深谙算计之道的人,此刻竟落入别人的陷阱,甚至不知那挖陷阱的是谁。

    常翎歌心里从未有过的憋屈。

    巫咸王小心翼翼的看了常翎歌一眼,心中明白,这个时候,若君上怪他护卫不周,他也难逃罪责,可想到刚才宇文皇后临走之时交代的那句话……

    ‘左右还有神策营蛊毒之事……’

    蛊毒二字,让他尤为敏感,思绪万千,却怎么也琢磨不透,沉吟片刻,终究还是开口,“君上,臣有一件事情,不知当问不当问?”

    “问。”常翎歌瞥了他一眼,那目光让巫咸王心里一紧,可也只能硬着头皮道,“君上,刚才宇文皇后提到神策营蛊毒……”

    巫咸王说话之间,小心翼翼的留意着常翎歌的神色,话刚到此,常翎歌眉峰倏然一皱,巫咸王下意识的住了口,没在再继续说下去,但他却知道,自己的提醒,君上已经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“蛊毒……”

    常翎歌想着神策营之事,今日这混乱的局面,刚才他确实没留意,因为,对于神策营的事情,他自信满满,万无一失,可宇文皇后如何知道是蛊毒?

    那明明是“瘟疫”,不是吗?

    常翎歌意识到事情的不寻常,正此时,门外,有侍卫匆忙的赶来,刚到门口,感受到房间里的诡异气氛,立即停住了脚步,可想到什么,还是开口,“报……王爷……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不好了?”巫咸王满心烦躁,也犹如惊弓之鸟,听到侍卫“不好”两个字,心里立即紧绷起来,人也跟着上前了几步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