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五十一章嘲讽的代价
    年玉嘴角微扬,迎上楚倾的视线,俏皮的一眨眼,“等温水渐热,等水里的青蛙热得受不了,按耐不住,跳出水的那一刻。”

    年玉意有所指,那俏皮神采飞扬,整个人添了几分灵动。

    楚倾看着,微微愣神。

    面具下的嘴角,也跟着上扬了一个弧度。

    温水……青蛙……跳出水……

    楚倾思量着她的形容,精明如他,自然知道她口中的青蛙指的是谁,跳出水的那一刻吗?

    他倒有些期待,青蛙出水之后,这个女人又安排了什么等着他们!

    楚倾转开视线,重新看着行馆南院的方向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年府。

    南宫家的马车将年依兰放在了门口,就径自离开。

    自下了马车,年依兰就一直站在原地,许久都没有进去,阳光之下,她看着这扇门,莫名的恍惚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有下人出门,看到年依兰,惊呼道,那语气透着不确定,连眼神里也是掩不住的吃惊,看了许久,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面容惨白,形容憔悴的女人是曾经那个风华万千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这才过了多少时间,以前的大小姐,在顺天府,可是数一数二的美人,可眼前这个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感受到那下人的眼神,心中不悦,本就压抑着许多怒气的她,厉眼一扫,“看什么看?知道是本小姐,还不快些扶我进去?”

    那丫鬟一愣,以前的大小姐,温柔婉约……

    丫鬟战战兢兢,不敢怠慢,立即上前,刚扶上她,却碰到她身上的伤处,疼痛传来,年依兰手一扬,一耳光打在那丫鬟的脸上,“笨手笨脚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该死,小姐饶命。”丫鬟仓惶的跪在地上,不住的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大小姐吗?大小姐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响起,府内的人似乎听到门口的动静,陆修容扭着腰身走了出来,一看年依兰难看的脸色,顿时来了兴致,“大小姐,你可算是回来了,你不在的这些时日,可是把夫人担心坏了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看陆修容的嘴脸,如何不知道她看好戏的心思?

    冷冷的扫了她一眼,目光最后落在地上跪着的丫鬟身上,“卑贱的下人,自己去找管家领罚!”

    丢下这一句话,年依兰微扬着头,理也没理陆修容,径自从她面前经过,进了年府大门。

    如此的姿态,陆修容微微皱眉,但瞬间,陆修容看着那背影,一声轻笑,拔高了语调,“果然进了一趟宫,连脾气都变了,看来,宫里的皇后娘娘必然是将大小姐照顾得颇好。”

    话落,年依兰身体一怔,微微顿住脚步,想着宫里经历的一切,年依兰紧攥着绣帕的手,狠狠收紧,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怒气,继续迈步向前……

    揽月楼。

    年依兰站在门口,一路上,遇到的下人无一不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她,然后小声谈论着什么,她知道,现在连府上这些卑贱的下人一个个的都在笑话她。

    “滚,给我滚出去。”一声厉吼,拉回年依兰的神思,刚回神,就瞧见一袭白衣的女子,正从房间出来。

    赵映雪看到年依兰,也愣了一下,她……回来了吗?

    也是,今日在皇宫御花园,宇文皇后明确的说了,让南宫家把她带出宫。

    二人视线相对,几乎是那一瞬间,年依兰下意识的挺了挺胸,昂首朝赵映雪迎了上去,却没有说什么,走过她身旁之时,年依兰刻意撑起了姿态,赵映雪看在眼里,面纱之下,嘴角一抹讽刺浮现。

    “呵呵,郡主,你看她,像不像一只落了水,还强撑威武的鸡?实在是好笑极了。”一旁,萍儿笑出声。

    年依兰脚步微顿,此刻心中的愤怒,比刚才在门口遇到陆修容之时,还要炽烈。

    鸡?

    不,她是凤凰!

    她年依兰是凤凰,就算是现在落了难,她也依旧是凤凰。

    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紧咬着牙,眼底厉光乍现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,她会让这些嘲笑她的人都知道,她年依兰,会是这北齐天下最尊贵的女人,她们任何人都无法企及,只有仰视!

    那时,她定会让这些人都体会到,今日嘲笑她年依兰的代价!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年依兰再次抬起了脚,一步步的朝着厅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都滚,滚,没听见吗?”

    年依兰刚踏入门槛,似听见了脚步声,南宫月烦躁的怒喝着,这些时日,依兰迟迟没有消息,她心中压抑着,几乎没人敢靠近揽月楼半步。

    年依兰皱眉,看到房间里扶着额头,一脸愁绪的南宫月,下意识的开口唤道,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一出口,声音竟控制不住的哽咽,这一声呼唤,屋子里的南宫月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娘……这声音……依兰吗?

    南宫月心中一喜,却不敢抬头,这几日,她时时在梦里梦到依兰唤她,向她求救,可每次一触碰到依兰,梦就醒了,这空荡荡的院子里,除了她,没有任何人。

    依兰更是没有在身边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又是梦吗?

    “娘。”年依兰再次开口,这一次,她刻意压制了心中的情绪,她知道,外面赵映雪还没有离开,她就算是再是心中情绪翻涌,她也必须要刻意压制着,她不容许再让任何人看一丝一毫的笑话。

    这一次,那呼唤声比刚才清晰,南宫月目光闪了闪,终于鼓起勇气,抬眼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视线中,女子一身憔悴,望着她的眼里,泪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依兰……真的是你,快……快让娘看看……”南宫月赫然起身,匆匆上前,握住年依兰的手,仔细的打量着她,“我的依兰,你……你终于是回来了,你瘦了!”

    憔悴的神色,不知道在皇宫里受了怎样的苦。

    想到那日年玉带回来的话,南宫月看着眼前的女儿,泪水瞬间流了出来,“依兰,你受苦了,不过现在好了,你回来了,娘会好好替你调理身体,快,快进来坐,对了,是你外祖母将你带出来的吗?我就知道,你外祖母素来疼你,不舍得你受苦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