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设计鬼才〕〔仙古独神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女修重生之青凤劫〕〔战神凰妃〕〔横推三千世界〕〔韩娱之崛起〕〔超级仙学院〕〔巴顿奇幻事件录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林枫〕〔逍遥在武侠世界的〕〔都市之仙帝美女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重生之灵草也修仙〕〔网游之一梦江湖〕〔九龙拉棺〕〔邪王宠妻:废材嫡〕〔最初的寻道者〕〔浪子邪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五十二章彻底崩溃
    南宫月拉着年依兰往房间里走,太过欣喜年依兰回到家的她,却没有留意到,在她提起“外祖母”三个字的时候,年依兰眼里的惊恐与冰冷。

    想到昨夜发生的事情,此刻,在南宫月面前,年依兰的心里瞬间变得格外脆弱,年依兰看了一眼门外,确定赵映雪和丫鬟已经不在,刚才强撑着的情绪终于支撑不住,彻底的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年依兰咬着唇,压抑的低泣。

    突然而来的状况,让南宫月慌了,“依兰,你怎么了?你快告诉我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年依兰望着眼前的妇人,对方眼里的关切,更让她控制不住,这世上,怕只有娘亲是真心疼她的吧,会不会有一天,连娘亲也可能将她舍弃?

    “娘,你不会不管我的,对不对?”年依兰下意识的开口,反握住南宫月的手,眼神急切而惶恐。

    南宫月自然不知道南宫老夫人对年依兰做的事,只当是年依兰这次在宫里遭了罪,看着她此刻的模样,心彻底揪了起来,轻抚着她的脸颊,替她擦拭着泪,满眼疼惜的道,“我的傻女儿,你和城儿是我的心头肉,是我的命根子,我怎么会不管你?你别怕,娘知道你在宫里受了苦,可现在你不是回来了吗?你放心,以后,娘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如果我和哥哥之间,你必须舍弃一个,你会舍弃依兰吗?”年依兰一瞬不转的看着南宫月,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心里不安,迫切的想要寻求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似没料到年依兰会有如此一问,南宫月微微一愣,她和城儿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问?你和城儿,娘一个都不会舍弃。”南宫月拍了拍年依兰的手,安抚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一个都不会舍弃……”年依兰口中喃喃,娘给了她答案,可是,刚才她那一愣的反应,她却是知道,如果当真有一天,自己和年城必须有一个要舍弃,她依然是那个被舍弃的人。

    年城……才是娘的命根子,而她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深吸了一口气,止了泪水,那眼神里,一抹冰冷凝聚。

    对南宫家来说,她是一颗棋子,对母亲,她只占了一半的疼惜,对于她自己,她却是自己的全部。

    从今日起,她年依兰,就算是棋子,也要做那最有用的棋子,有朝一日,她定会成为那执棋之人!

    南宫月看着年依兰,不知为何,她总是觉得,眼前的依兰仿佛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想到什么,似想让年依兰高兴些,南宫月兴奋的道,“依兰,你知道吗?年玉那小贱人死了,呵,当真是老天都在偏帮着咱们,她年玉不是看着攀上了高枝了吗?可哪里知道,她没那个福气消受,前几日,竟死在了神策营的大火里,这下好了,没了她那个碍眼的东西,待你身体休养好之后,咱们再好好谋划你的未来,我的女儿,注定要成为人上人。”

    “年玉……没死。”

    待南宫月把话说完,年依兰才开口,声音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“年玉那贱人死的好……”南宫月话说到此,意识到什么,紧盯着年依兰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年玉没死。”不仅没死,沐王殿下依旧心心念念只有她。

    没死?

    南宫月目光闪了闪,扯了扯嘴角,神色有些不自然,呵呵笑道,“怎么会?外面都在传,年玉死在了神策营里,哼,她一个女子,也不知道是怎么进的神策营,那军营,可不是女人能进得去的地方,不过进去也好,老天正好收了她。”

    南宫月潜意识里,不相信年玉没死。

    年依兰却看了她一眼,眸中不甘与恨意交织,甚至连语气也骤然拔高,“我也希望她死了,可那日的大火,并非大家所看到的那样,枢密使楚倾没死,神策营的万千将士没死,而年玉那贱人……也还活着!”

    那“年玉”二字,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蹦出来,手一扬,桌上的茶杯全数被扫落,碎裂一地。

    房间里,碎裂的声音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南宫月看着年依兰的反应,有些信了,年玉……当真没死吗?

    那贱人生的贱种,怎么那么命大!

    南宫月脑中浮现出那抹身影,心中的不甘浮现。

    “没死?”南宫月一扫刚才的兴奋,脸色难看,满目狠厉,“就算没死又如何?依兰,她年玉不过是个庶出小姐,贱人生的贱种,她永远也别想比过你,来日方长!”

    “对,来日方长。”年依兰深吸了一口气,年玉……

    她恨她还活着,可她既然活着,那么,她年依兰绝对不会让她活着的日子比死了好过!

    房间里,母女二人,面容皆是一片凌厉,心中的恨与不甘,久久不散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对顺天府的许多人来说,注定是不平静的。

    皇宫里,御书房,自楚倾离开之后,元德帝就一直坐在案桌前,面前那一份奏折,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一旁,轻染伺候着,她本就是个玲珑心思的女子,在帝王身旁伺候了些时日,更清楚帝王的脾性,刚才,皇上和枢密使大人在御书房里,谈论神策营蛊毒之事,现在,皇上的脑中应该还在想着那件事吧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打算如何处置南越国的人呢?”轻染缓缓走到元德帝身后,抬手,指腹轻柔的按揉着他的太阳穴,舒缓的力道,元德帝习惯性的闭上眼,可女子话落,元德帝却倏然睁开了眼,身体也是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轻染意识到什么,忙停下动作,退后一步,跪在地上,惶恐的道,“轻染该死,轻染不该问这些,轻染只是心疼皇上被国事所累……”

    元德帝听得出她的惊慌,这个轻染,在自己身旁伺候了好些时候,从来都是安分守己,刚才……

    “罢了,起来吧,但以后你要记住,不该问的,永远也不要多问。”元德帝冷声道,“朕不喜欢多嘴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轻染记住了,轻染再也不敢了。”轻染忙不迭的道,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正后怕刚才自己的莽撞,男人的手,却伸来,覆在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轻染微怔,还未回神,男人的声音就已经响起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