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五十三章产生了威胁
    “朕喜欢你这双手替朕按摩。”轻柔的语调,似情人在呢喃,低柔婉转。

    感受着男人掌心传来的温度,一抹红晕在轻染脸上浮现,霎时,少女的心似被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,慌乱跳动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稳定好心神,轻染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试探的开口,“那……那轻染继续替皇上按按头。”

    元德帝应了一声,轻染起身,重新站在元德帝身后,抬手抚上太阳穴。

    舒缓的感觉,瞬间让元德帝的情绪放松不少。

    “朕喜欢你的纯真,曾几何时……”元德帝突然开口,话说到此,却是倏然顿了一顿,没再继续说下去,半响,才又突然拍了拍轻染按着太阳穴的手,“记住,永远保持这份纯真,别让任何东西沾染。”

    那语气,似警告,又似惋惜。

    轻染皱眉,不懂他的话有什么深意,更不懂那‘惋惜’因何而来,却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轻染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御书房,二人没再说话,元德帝闭着眼,脑中想着楚倾的汇报,眉峰紧紧的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蛊毒……南越……这件事,和她究竟又有怎样的联系?

    栖梧宫。

    房内,宇文皇后面容阴沉。

    一旁,沐王赵逸一改往日的不羁,规规矩矩的站着,换上了一身蓝袍,器宇轩昂。

    偶尔看宇文皇后一眼,见她许久怒气未消,终于按耐不住,端了一旁桌子上的点心上前,满脸讨好,“母后,你尝尝这个,这是你最爱吃的。”

    话刚落,宇文皇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那眼神里,噌的一下,似点燃了一团火,怒气更是高涨,厉声喝道,“差点儿都被你气死了,本宫哪里吃得下东西?”

    赵逸碰了个钉子,知道自己让母后担心,依旧陪着笑脸,“母后,儿臣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?你可知道,听闻你的死讯,母后是怎样的绝望?你还敢跟我手你好好的,你……”宇文皇后瞪着赵逸,怒指着他,此刻她,心情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  她庆幸老天保佑,逸儿大难不死。

    可他那莽撞的冲入大火的行为,完全不顾自身安危,却让她心里的怒气,怎么也无法消弭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你是什么身份,你的命,是你能够如此不管不顾的吗?”宇文皇后一巴掌拍在身旁的桌子上,想到今日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,饶是她也禁不住后怕。

    那常太后野心昭昭,还有那南宫家,也不安好心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今天差一点儿……差一点儿咱们母子的未来就断送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说着,心中疲累,仿佛浑身被抽干了力气,甚至连气息,也骤然添了几分虚弱。

    若赵焱真的坐上了枢密使的位置,加上他的身份,还有常凝那贱人的算计谋划,没有逸儿在,这皇位只怕也非他莫属,可幸好……

    宇文皇后大大的松了口气,再次看向赵逸,神色复杂,“你给我记住了,以后,无论什么情况,你都不能只身犯险,你的命,金贵无比!”

    赵逸明白宇文皇后的意思,心里却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母后对他寄予厚望,所以,自然觉得他的命金贵无比,可对于那个位置,他从来不感兴趣,可此刻,宇文皇后怒气之下,他却不宜再惹怒她。

    俊朗的脸上,笑容绽放得更加灿烂,“儿臣知道了,儿臣以后定时时小心,不让任何危险靠近儿臣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最好。”宇文皇后睨了赵逸一眼,可话落,她却怎么也不安心,想着赵逸一回来就寻年玉,她的脸色越发好看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年玉,当真是个祸害,从今日起,你最好和年玉保持距离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话锋凌厉,赵逸心中一紧,脸上的笑容微僵,片刻,才扯了扯嘴角,“母后你误会了,这一切都不关玉儿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她的事?哼,你当真当你母后是傻得吗?你冲进神策营,是为了什么,你自己心中最清楚,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的心思,可纵然是你有怎样的心思,都给我打住,你是皇孙贵胄,而她不过是个小庶女,配不上你的身份,也对你不会有任何帮助,更不值得你对她那样以身犯险,不顾性命!”

    赵逸皱眉,他的心思?

    他对年玉的心思吗?

    他待年玉如妹妹,如亲人。

    以身犯险,不顾性命……

    可妹妹,亲人,哪怕是重要的朋友,也足以让他涉险,可是……

    瞬间,那日在神策营外,和楚湘君的谈话再次浮现在脑海。

    那些凌乱如麻的思绪随即在脑中盘旋……

    他对玉儿……当真不只是兄妹之意吗?

    不是兄妹之情,那又是什么?

    赵逸俊朗的眉峰皱得更深了些,这些时日,有些念头在不时的冒出来,可他却避讳着,不愿去细想,可今日母后提起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话,你可记住了?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突然开口,打断赵逸的思绪。

    赵逸回神。

    记住了?记住什么了?

    赵逸微愣的反应,更让宇文皇后心中怒火丛生。

    须臾,赵逸意识到什么,一扫方才心中思绪,俊朗的脸上一抹笑容绽放开来,“记住了,自然是记住了,年玉不过是个小庶女,我只会当她是表妹,是兄弟,母后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赵逸安抚着宇文皇后,怕母后迁怒于年玉。

    可放心……

    宇文皇后看了赵逸一眼,她的儿子在想什么,她怎会不知?

    逸儿心思纯良,待人接物,亲善,直爽,喜欢便流露在举止上,不喜欢也表现在行动里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擅撒谎,也不屑伪装,以前,他护着年玉,她只是警惕,而今日不知为何,他护着年玉,却让她觉得危险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那一抹身影,宇文皇后眉心微皱,那年玉,确实有些与众不同,纵然逸儿对年玉不一样,可她的身份,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沐王妃。

    皇室婚姻,哪里只是“喜欢”二字,就能代表一切的?

    宇文皇后深吸了一口气,渐渐收回视线,眸光深沉,却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她的心里却知道,年玉……

    这个曾经救过她的女子,已然对自己的儿子产生了威胁,她不得不好好对待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