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诡异复苏中〕〔巨门卷〕〔热搜影后:大佬今〕〔天罚武尊〕〔淘气萌娃:妈咪太〕〔斗神探阴阳〕〔明王首辅〕〔系统从忍界开始演〕〔化工精英〕〔百万角色大穿越〕〔我在异界误人子弟〕〔金色绿茵〕〔我在创造神话世界〕〔日常系美剧〕〔最初的寻道者〕〔恋战新梦〕〔开局99级易筋经〕〔直播之横推一切〕〔赛博朋克新纪元〕〔穿越者纵横动漫世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五十四章深夜到访
    但眼下……

    宇文皇后收回思绪,想着今日发生的事,尤其是方才在行馆里的那一出,那个侍卫,让她怀疑。

    常凝明显护着他,这些年,她野心深藏,从来不管闲事,就算是常红鸢,她也不见得在意,可那个侍卫,却难得的让这个了却红尘,不问世事的太后,动了维护之心。

    这还不足以说明这其中的不寻常吗?

    那个侍卫……他……到底是谁?

    宇文皇后心中有个预感,那个侍卫的身份越不简单,在如今神策营蛊毒,行馆被围的情况下,他们越是不会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“明日……你皇婶就要离宫了。”宇文皇后口中喃喃,眸中意味深长,而今晚……

    “今晚,怕是有些不平静。”宇文皇后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赵逸在一旁听着,心思却在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昨日,玉儿和楚倾一道离开,今日,他寻来,只看到楚倾,玉儿呢?

    她去了哪里?

    不知为何,自那日自己火中被救,醒来看到玉儿之后,自己的思绪就时常被她牵绊着,就算是此刻,他也想快点儿找到她,似乎看到她,才能让自己安心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又在做什么?

    赵逸脑中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而此刻,行馆里。

    年玉混迹在禁卫军中,男儿的装扮,英伟俊朗,竟是不辨雌雄。

    已是过了傍晚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行馆南院里,一片平静,可好些心如明镜的人都知道,在这平静之下的涛涛暗涌,随时都可能破水而出,而那时会是什么模样?

    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猜测,或担忧,或期待。

    越是临近黑夜,有些人的心里,就越是无法安稳。

    夜已降临。

    南宫府,南宫起的院子里,男人望着天际,正是行馆的方向,如蛇如狐的眼里,幽光闪烁。

    今日经历的这一切,他看在眼里,细细深想,自也察觉了那南越侍卫的不寻常,更加让他觉得奇怪的,是年玉……

    年玉没死,他的心里竟有些庆幸,可是,楚倾出现了,赵逸出现了,年玉呢?

    楚倾的这一出金蝉脱壳,瞒天过海,是否有年玉的参与?

    许多疑问,在南宫起的脑海中闪现,他越发觉得,那个年家二小姐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她若参与了楚倾设计的这一出,那么,她会只是躲在暗处,等待结果吗?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南宫起在心中咀嚼着这两个字,此刻,那日他刚回了顺天府,二人策马出城,她制服烈马,再到弃马的冷静,清晰的在他脑中浮现,对她,他似乎是越发的捉摸不透了。

    那个女子……

    身上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本事?

    同样一片夜空之下,长乐殿的佛堂里,木鱼的敲击声,一直持续,敲木鱼的妇人,口中念着静心咒,试图让心里平静,可饶是如此,那木鱼的声音,也泻露了她心底的慌乱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亥时,月初的夜空中,弦月被乌云遮盖,夜色覆盖之下的顺天府,静谧得可怕。

    行馆里。

    夜已深,禁卫军对南院的守卫,却没有丝毫松懈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样的戒备之中,一抹黑影,悄然潜入南院,身形利落,神不知,鬼不觉。

    黑影熟门熟路的来到下人房,认准一个房间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房间里,一片漆黑,来人进入的那一刻,床上的男人就已经惊坐而起,满身防备,本已经是该入睡的时辰,可房间的主人,丝毫没有睡意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来人仅仅是吐出一个字,声音没了往日的温润儒雅,那陌生的冷,听来却是浑然天成,但房中的人,依旧凭着声音,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“骊王赵焱?”常翎歌从床上起身,语气不是猜测,而是肯定。

    赵焱挑眉一笑,“南越新君果然聪明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南越新君”,让常翎歌眸子一眯,越发防备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也仅是那么一瞬,黑暗中,常翎歌络腮胡子之下的面容,就已舒展开来,笑看着漆黑中那声音传来的地方,“骊王殿下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常太后不会对任何人透露他的身份,包括她的儿子,此刻,他却知道自己的身份,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骊王……他以为,他有一个野心勃勃的母亲,却原来,他也没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常翎歌锐利的目光越发深沉,半响,缓缓开口,“不知骊王殿下深夜到访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君上是聪明人,怎会不知道本王来这里的是为了什么?如今这局势,神策营之事,直指南越使臣,加上今日你和红鸢公主……”赵焱提及此事,纵然是漆黑之中,他也隐约感受到对方变了脸色,赵焱敛眉一笑,转移了话锋,“君上不会不知道,这个时候,你所处的环境是多危险,母后很是担心你的安危,所以,本王是奉了母后之命,来帮助君上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安排好了?”常翎歌心里一喜,那一刹,竟是微微流露出了些微急切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常太后会想办法。

    可他话刚落,对面的男人,却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常翎歌皱眉,半响,骊王赵焱的声音才缓缓响起,“都安排好了?恕本王不知君上是何意!”

    顿时,常翎歌脸色微沉,连带着声音,也压低了些,“骊王殿下不是来助朕脱身的吗?如何脱身,不应该有安排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对,不错,本王是来助君上你脱身,可在此之前,我们有些事情需要谈谈,至于君上所说的安排,那可能得全然取决于咱们谈的结果。”黑暗中,赵焱寻了一张椅子坐下,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,看得常翎歌的眉峰紧紧的拧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常翎歌看着这个男人的身影,他怎会不明白赵焱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来助自己,可不会无条件的相助,而那条件……

    常翎歌眸子眯了眯,也坐回了床沿。

    一时间,本就不大的房间,二人的呼吸声,平缓沉静。

    诡异的气氛流转,赵焱坐着,不发一语,似乎极有耐心,二人以沉默试探,看谁会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终于,半响,常翎歌终究按耐不住,“说吧,骊王殿下,要如何谈?要谈什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初始技能也很猛〕〔大宇微尘〕〔噬神纵天〕〔曜天之刃〕〔凌依然易谨离小说〕〔大道纪〕〔以情为陷:总裁的〕〔我的系统总想逼我〕〔一世巅峰〕〔初笺〕〔掌上春〕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〕〔快穿之小黑屋警告〕〔娇妻甜蜜蜜:老公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