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五十六章惨死当场
    黑暗中,常红鸢努力想看清来人,可只依稀瞧见人影,一股淡淡的兰香,在鼻尖流动。

    心中前所未有的恐惧,突然,男人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,几乎是本能的,常红鸢大喊出声,“来人啊……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在房间回荡,传出房外。

    本就静谧的行馆内,这突如其来的喊叫,如一记惊雷,响破夜空,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常红鸢急切的想要求救,却没有看到,漆黑中,男人嘴角微微扬起的得逞,似乎,就等着她这一声喊叫。

    而在这喊叫之后,男人手中的利剑,便再也没有犹豫,手起刀落,利落的朝着常红鸢的身体刺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痛呼声惊起,撕心裂肺,比起方才的求救,更加惨烈。

    黑暗中,那刀锋一闪的寒光,常红鸢看清了男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常红鸢满眼不可思议,这张脸……公子如玉,淡然如华……怎么会是他?

    男人皱眉,似不悦自己被认了出来,眸子一眯,眼底狠意凝聚,房外,有脚步声传来,男人利落拔出刺入常红鸢身体的利剑,那力道,牵扯着女人的身体往上一仰,鲜血汩汩流出。

    房外,脚步声越来越近,男人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,手中的利剑,利落的再次刺入,拔出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女人残留的气息,也瞬间没了。

    确定女人已死,黑影一闪,从窗户逃离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,漆黑的房中,被夏夜中的风一吹,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赶来的禁卫军,乃至是楚倾都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“点灯。”楚倾冷声吩咐,气势威仪,冷静果决。

    禁卫军领命,片刻,房间里灯火大亮,刚才,听到那一声惊呼之后,立即从东院赶来的宇文竭和宇文如烟兄妹二人,也正好赶了来。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,她……死了!”首先上前探查的侍卫,禀报道。

    死了……

    借着烛光,宇文如烟第一眼就看到了床上躺着的,死相惨烈的女子。

    那女子,胸口处,两处剑伤异常清晰,饶是此刻,鲜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流,染红了床上的被单,尤其是那双眼……那双眼惊恐的大睁着,满眼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……

    宇文竭,宇文如烟都是聪明之人,不仅是他们,楚倾也留意到了常红鸢的眼神。

    什么让她不可思议?

    杀她的人,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吗?

    会是谁?

    几人皱眉,宇文如烟意识到什么,迅速出了房间,宇文竭看到自己妹妹的举动,看了楚倾一眼,刹那犹豫,终究还是追着宇文如烟出了门。

    很快,宇文如烟到了一个房间外,推门而入,点燃烛光,狭窄的房间里,一眼望尽,已经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“走了……”宇文如烟口中喃喃,目光闪烁着,语气却分外确定。

    这是那个侍卫的房间,而刚才……

    “调虎离山!”

    宇文如烟是个聪明的,只是一瞬,她就已经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,常红鸢的死,只怕是南越国的调虎离山之计,而目的,就是将围着南院的禁卫军引走,给那侍卫让路!

    而他们……中计了吗?

    赶来的宇文竭,明了宇文如烟的意思,眉心微皱,想着宇文皇后白日里让珍姑姑传的话,立即转身,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常红鸢的房间里,宇文如烟重新折返回来的时候,楚倾还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看到楚倾在,宇文如烟明显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,不去追吗?”

    宇文如烟问出口,这个枢密使楚倾,素来只是听闻他的精明睿智,私下里,他们从未有过任何交流,可那样一个精明的人,怎会看不出这出调虎离山的戏码?

    楚倾看了宇文如烟一眼,自然明了她口中所说的“追”,并非是追杀了常红鸢的人。

    追吗?

    楚倾脑中浮现出那男儿装束,英气逼人的女子,面具下,嘴角微扬。

    温水沸腾,青蛙按耐不住,已经跳出了锅,她已经等到了,而后呢?

    楚倾心中好奇,也想追上去,看个究竟,可想着年玉的交代……

    现在还不是时候!

    敛眉,楚倾没有理会宇文如烟,朗声吩咐,“留几个人看守现场,余下的,将行馆南院看住了,任何人,不得出去。”

    话落,楚倾大步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而他的吩咐,却让宇文如烟眉心皱得更深了,楚倾刚踏出门,宇文如烟就上前一步,“枢密使大人去哪儿?”

    她不仅好奇他去哪儿,还质疑他方才的吩咐。

    他让禁卫军看住南院,但他可知道,要看住的人,只怕早已离开。

    楚倾脚步微顿,没有避讳,“连夜进宫,向皇上禀报红鸢公主的死讯。”

    话落,楚倾继续往前,没待宇文如烟回神,人就已经走远。

    宇文如烟看着他的背影,对于这个男人,她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若当真精明如传闻,岂会看不出这件事情的蹊跷?

    宇文如烟思绪万千,眉心微微皱着,却是不知,那劲装英伟的男人离开行馆,翻身上马之时,那眼里闪烁着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骑骏马,在顺天府的夜色中奔驰,沿着街道,一直到了安庆门外……

    骊王府。

    房间里,静得出奇,往日,无论是墨书还是侍琴,总归有一个人在身旁,可此刻,墨书和侍琴,都没有伺候在身侧。

    男人静静的坐着,背后的屏风后,水雾缭绕。

    男人已经脱去了外衣,身旁,那黑色的衣裳静静的摆着,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,让他皱眉,他不喜这味道,此刻,他应该立即泡在水里,洗掉这一夜的痕迹,可水已经准备了好久,他依然没有动作,似乎是在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终于,三声轻微的敲门声响起,男人眸子一眯,沉声开口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得了命令,门悄然打开,再平静的关上。

    进来的,是一个黑衣人,玲珑娇小,身形被黑衣紧紧包裹着,凹凸有致,看得出是个女子,蒙着面,但露在黑色面巾外的眼里,看到屋子里的人,却满是恭敬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