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程佳恩顾少霆〕〔他在时春光明媚〕〔尘案集〕〔我能看到隐藏奖励〕〔银翼特工〕〔回到原始社会做酋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弃妃,你又被翻牌〕〔最强神级选择系统〕〔无尽云霄〕〔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〕〔我好像是个硬控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最佳上门女婿胡杨〕〔一胎双宝:总裁大〕〔北宋大丈夫〕〔医门圣手〕〔游戏异界大玩家〕〔北平说书人〕〔我的神秘老公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六十五章情话绵绵
    “玉小姐,既然到了这里,可否随我进去喝杯茶?”赵焱温柔的声音,再次响起,凝视着年玉,毫不避讳。

    年玉看向赵焱身后,这才发现,此刻,他们所在的地方,竟是藏玉阁外。

    藏玉阁……

    藏玉么?

    呵!

    年玉眸底又冷了些。

    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年玉没有拒绝,故地重游,便可以提醒着她,这个男人前世的薄情寡义,更让她能记住,这一世要做的事情,不是吗?

    赵焱不知年玉的思绪,俊朗的脸上明显一喜,就连眼里,也添了几分光彩。

    他以为年玉会拒绝,却还好……

    赵焱不知为何,心中从未有过的雀跃,有些抑制不住,转身引着年玉进了藏玉阁,二人到了二楼的雅间。

    雅间宽敞明亮,窗户大开,风吹进来,雅间里,白色的布幔,微微飘动。

    暗香浮动,似有兰花绽放,清新怡人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年玉环视雅间一周,这里她自然熟悉。

    前世,赵焱最是喜欢在这里待着,可他却不喜旁人进来,上次她来这里,也只是在楼下,可今日却……

    “玉小姐,请……”赵焱的声音传来,人已经到了窗边的桌子旁。

    年玉看了他一眼,掩去心中的诧异,迎上前,二人相对而坐,赵焱吩咐人送上了茶点,便遣走了下人,空旷的雅间里,只剩下年玉和赵焱二人。

    “那天早上,我听闻你失踪,一直很担心,还好,你安然归来,我的一颗心也就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赵焱突然开口,目光凝视着年玉,暖软的语调,犹如说着情话,俨然忘记了,许多天前,二人在仙兰苑的激烈纠缠…

    年玉浅抿了一口茶,一直很担心?

    这赵焱,今日要唱哪一出?

    年玉想着,面上却没有任何反应,更是没有回应赵焱,自顾自的喝着茶,不发一语,似旁人根本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赵焱微微一愣,气氛中,隐约有一股尴尬流窜,可赵焱却没有理会,径自继续开口,“那日一早,我本是在长公主府外,为你奏琴……”

    为她奏琴……

    年玉自然知道,那连日来的琴音是赵焱所奏,可今日,他竟这么赤裸裸的说出来么?

    他想做什么?

    年玉看了他一眼,“原来,那连日的琴音,是骊王殿下所奏,我之前还在想,是谁这般可恶,大清早的扰人清净,幸亏忍下来了,不然,当真由着性子去叫骂一番,怕该要冲撞了骊王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赵焱脸色微微一僵,年玉看在眼里,忙道,“年玉该死,年玉心直口快,之前不知是骊王殿下,方才妄言,殿下不要放在心上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本王不会放在心上,倒是本王打扰了。”赵焱端着茶,喝了一口,似是在掩饰着尴尬。

    这个年玉,当真是不给他丝毫面子。

    赵焱心中有些不悦,甚至不知不觉中,已经用“本王”自称,似乎潜意识里在强调着什么。

    年玉听在耳里,心中了然,呵呵笑道,“恭喜骊王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赵焱望着年玉,却是疑惑,“玉小姐口中的喜,是从何来?”

    “听义母说,皇上下令,让骊王殿下和沐王殿下一起,入朝议事,骊王殿下如今得了皇上中用,自然该恭喜,不是吗?”年玉端着茶杯,朝赵焱微微一举,目光落在赵焱脸上,一瞬不转。

    赵焱那张绝世倾城的俊美脸上,片刻愣然,但只是一瞬,一抹无奈在他的脸上泛开,“这有何喜?皇上下这个命令,我也很诧异,我从来不喜朝堂之事,那些朝堂上的尔虞我诈,实在累人,倒不如一杯淡茶,得一知己,足矣。”

    “知己?”年玉口中喃喃,心中讽刺。

    他这一副无欲无求,与世无争,当真是演得好极了!

    若没有前世的经历,没有前世对这个男人的了解,只怕,她真会信了他的鬼话。

    而他的野心……

    年玉低眉,看着杯中的茶水,嘴角浅扬。

    那脸上微微泛开的笑意,看在赵焱的眼里,竟是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这个女子,这些时日不见,似乎又多了些韵味儿,除却那张脸越发俏丽,似乎那浑身散发的气质,也更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自得知年玉回了长公主府,他就一直派人暗中在长公主府周围留意,方才在藏玉阁外,看似是偶遇,实则是他得到消息,刻意的等候。

    他对年玉的接近,本是怀着别的目的,可有一刹,他竟真的心神微动。

    知己?

    年玉这样一个聪慧玲珑的女子,若能得她成知己,那该是毕生幸事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想到这次神策营之事,赵焱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,年玉和楚倾之间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知为何,此刻,赵焱的心里,生出一丝嫉妒,甚至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他嫉妒年玉对赵逸,甚至是楚倾另眼相待,他更愤怒,为何年玉对自己,却是这般冷淡。

    母后离开之后,他想了很多,无论是出于和母后未来的大计,还是出于私心,年玉对他来说,都变得分外重要。

    “玉小姐。”赵焱唤道,稳定了心神,专注的看着年玉,没有掩饰那眼神的炽烈,“那日在仙兰苑,我本无意冒犯,我从未那般失态,也只有玉儿你……让我心里急了,也乱了心神。”

    赵焱说着,赤裸裸的表露着心意。

    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年玉让他乱了心神,他对年玉动了情!

    且不论他话中的真假,这话任何一个女子听着,又是从这么一个出尘绝世的男人口中说出来,只怕都会心生涟漪,乱了心跳。

    可年玉却似在听着一个笑话,静静的喝着茶,毫无反应,似没有听见他说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赵焱脸色一瞬间沉了下去,这年玉素来聪明,不会不懂他的情话,可她如此没有反应,是故意的吗?

    赵焱心中不悦,眼底闪过一丝异样,随即继续开口道,“再过不久,玉小姐过了十五岁,就可以谈婚论嫁了吧?”

    谈婚论嫁?

    年玉皱眉,握着茶杯的手也跟着微微一颤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源赋世界〕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顾少的天价新娘〕〔沧澜戒〕〔将军在上:弃女神〕〔江一楠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柳潇潇的结局〕〔从心小甜妻:三少〕〔快穿—boss暗黑系〕〔诱妻入怀:前夫,〕〔福运千金〕〔都市御剑仙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