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一婚到底〕〔夺爱帝少请放手林〕〔永恒国度〕〔夺爱帝少请放手林〕〔重生神医王者〕〔重生之星空巨蚊〕〔退圈后我风靡全球〕〔行走诸天的猎魔人〕〔长生不问仙〕〔一品修仙〕〔柳志忠〕〔吴少〕〔菲菲〕〔顶级弃少〕〔鬼医本色〕〔超级医生在都市〕〔万神祖师〕〔我的外公是西南首〕〔叱咤风云〕〔穷小子逆袭高富帅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七十一章亲自迎她
    梅香明了徐婉儿的意思,立即上前跪在马车前,秋笛撩开帘子,扶着年玉出来,年玉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跪着的人,嘴角一抹轻笑,却是从另外一边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这举动,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年玉却没有理会,径自朝着府内走去。

    陆修容首先回神,看了面色微僵的徐婉儿一眼,嘲讽的笑道,“呵,如今二小姐的身份不一样了,她的下马凳,是随便的人就可以当的吗?我看啊,下一次,婉儿妹妹你自己亲自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徐婉儿吃了个憋,陆修容已经扭着腰身进了门,一旁一直沉默着的薛雨柔,依旧似个透明人一般,跟着进府。

    徐婉儿看着众人的背影,深吸了一口气,提着裙摆,小跑着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心中明白,如今的年府,自多了一个赵映雪,又出了一个换回女装的二小姐,局势早就不再是以前那般,南宫月独自称大。

    谁也摸不准,这年府内明天会发生什么,所以……

    不管如何,她都要攀上年玉这棵树。

    不然,在这年府,只会越来越艰难!

    年玉一路由年曜引着往新建的院子走,熟悉的景致,再回来,那些人却变了态度,这……不可笑么?

    年玉心中讽刺。

    她回府的消息,也迅速的传到了揽月楼。

    “贱人,那小贱人当真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房间里,一声低咒,正是出自南宫月之口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的禁足,她的心里越发浮躁,昨日便听闻年玉要回来的消息,她心中就分外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她不愿她现在回来,至少,不是在自己还在禁足的时候回来!

    一旁,静静坐着的年依兰,看了南宫月一眼,端着茶杯,在手中细细的摩挲着,脸色阴沉,“左右都是要回来的,早回来,晚回来,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自知道年玉还活着的那一刻,她就明白,二人的纠缠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她在等,等和年玉再次相见,今日,她终于回来了吗?

    年依兰的眼底,一抹幽光夹杂着冷意,南宫月看向年依兰,正瞧见她眼底闪过的神色,不知为何,饶是她的心里,那一刹,也倏然收紧。

    依兰这次从宫里回来,似乎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以前,她时时刻刻展露着温婉可人的一面,就算她知道,自己的这个女儿,并没有表面看到的那般美好,可她也很满意她的小心机,只有这样的心机,才能在这众多世家小姐中,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没有人在的时候,她的依兰却鲜少有笑容,多数静静的坐在那里,面无表情,不发一语,有时候神色阴沉,她看着也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就如此刻一样!

    依兰如此的变化,是因为在宫里受了苦吗?

    想到那些日子可能有的惨烈,南宫月心疼,下意识的开口,“依兰,你放心,以后娘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微怔,抬眼对上南宫月关切的眼。

   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?

    也包括南宫家的人吗?

    年依兰却不敢真切的问出口,收敛好情绪,只是一瞬,脸上一抹笑容绽放开来,“谢谢娘,依兰也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谁也不可以!

    所以,这条路上,她只有不断的往上爬。

    自皇宫回来后的这些日子,她想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必须让自己变得有用,过去的那些疼爱与维护,如今,她要拼命守着,也只有这样,她才会有价值,才不会被舍弃。

    而年玉……

    曾经她对年玉好,不过是寻找优越感,享受她的羡慕,可那个卑贱的庶女,竟能得到沐王殿下的青睐,她嫉妒,发了疯的嫉妒,甚至恨不得她死了!

    但如今,对年玉,她所有的,却不仅是嫉妒而已了!

    还有其他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眸子眯了眯,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南宫月看着她的举动,立即上前,抓住了她的手臂,“依兰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年依兰微微顿住脚步,看了南宫月一眼,那一眼,没了先前的冷冽阴沉,双眸之中,出奇的暖,如春日里的太阳,牵唇一笑,顾盼生辉之间,那眼里的纯真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南宫月看着,微微一愣,仿佛刚才的阴沉,全都是她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娘,玉儿妹妹回来了,许久不见,我这个做姐姐的,自然是该去迎迎才好啊。”年依兰本就生得美丽,笑起来,也是甜美可人,那眼里,看不出丝毫杂质。

    “去迎她……”南宫月猛然明白年依兰的意思,可对年玉,如今饶是她也充满了防备,依兰若去,被欺负了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随你一起。”南宫月沉吟片刻,做了决定,左右有她在,也能护着依兰。

    可年依兰却是灿然一笑,抓着她的手,柔声推拒,“娘,你如今还在禁足期间,你若出了这揽月楼,就算不是如意阁那边,这年府,也还有别的眼睛盯着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脸色微沉。

    想到赵映雪,南宫月眼底狠意渐浓,“赵映雪那贱人,我迟早让她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赵映雪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敛眉,那眼里的纯真消散,只是瞬间就换成了冰冷,“对付她,我倒有个法子,足以让她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南宫月看着年依兰,眼睛一亮,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年依兰脸上的笑泛开,一半纯真温婉,一半阴冷狠辣,看着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娘你急什么?什么法子,日后再说,现在,女儿得去看看妹妹,不然……”年依兰说着,笑开的眸中,一抹幽光凝聚。

    话到此,却没有继续说下去,松开南宫月,转身,继续朝门外走去……

    南宫月看着她的背影,眉心微微皱着,可渐渐的又舒展开来,取而代之的是欣慰。

    “我的女儿……长大了,如此甚好,甚好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口中喃喃着,撇开心疼,南宫月更满意现在的年依兰,如今的她,该吃了上次的教训,不会那般鲁莽。

    而年玉……

    南宫月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,那张脸,和那贱人长得越发像了。

    想到什么,一抹狠意在年玉脑中凝聚,有她南宫月在的一日,那贱人的女儿,休想安生,也休想阻了她女儿的路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凌依然易谨离小说〕〔初始技能也很猛〕〔傲世邪神〕〔噬神纵天〕〔大宇微尘〕〔误入歧途苏玥〕〔当满级大佬翻车以〕〔娇妻似火:帝国老〕〔仙武帝尊〕〔快穿之小黑屋警告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斗罗大陆之我能抽〕〔我的系统总想逼我〕〔神秘光幕〕〔陆凉微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