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设计鬼才〕〔仙古独神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女修重生之青凤劫〕〔战神凰妃〕〔横推三千世界〕〔韩娱之崛起〕〔超级仙学院〕〔巴顿奇幻事件录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林枫〕〔逍遥在武侠世界的〕〔都市之仙帝美女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重生之灵草也修仙〕〔网游之一梦江湖〕〔九龙拉棺〕〔邪王宠妻:废材嫡〕〔最初的寻道者〕〔浪子邪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二百九十九章沉重打击
    赵映雪瞪着那女子,昨晚……

    她一早就知道,自己的身体是因何有异,那是男人留下的痕迹,可昨晚那个男人,当真……当真是年城吗?

    不……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赵映雪下意识的摇头,那夜清白之身被年城毁了的事,更在她的脑海盘旋,如一根根的刺插在她的心里,更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她恨他的恶毒卑鄙,更恨昨夜他的触碰!

    她宁愿那人是别人,也好过是年城!

    “你夫人好像不高兴呢,呵,不过,今晚才刚刚开始。”那女子开口,这话拉回赵映雪的神思,防备的看向女子,刚刚开始……她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问,女子的声音继续响起,“来人,把那好东西,给年大少爷喝下去。”

    话落,旁边的蒙面汉子,端了一碗药,送到年城面前。

    年城自然知道那药是什么,但在赵映雪面前,这戏还要继续演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,给我拿开,滚,都给我滚开,我不要再喝!”年城厉声怒喝,挣扎着,拳打脚踢的想要将那碗药打倒,那模样,仿佛十分痛恨那药碗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女子看在眼里,暗弹这年城演得忘我,面上却是一声冷笑,“不喝?昨夜你不是说你那夫人面容丑陋,让你提不起兴致吗?我这是怕你没有心思,才费心让人准备的,今夜你倒不喝了吗?呵,不喝也好,既然如此,那你们夫妻二人,就好好的享受你们的闺房之乐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休想!”年城啐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女子皱眉,眼底隐约有不悦浮现,“休想?”

    “你这恶毒的女人,到底是谁指使你的,这个丑陋的女人,本少爷看着恶心,要和她做那档子事,你让他们去,本少爷可不感兴趣!”年城字字句句,皆是不屑。

    这话,有一分演戏,多数是发自内心。

    昨夜他强迫自己在赵映雪身上一次又一次做着那档子事,几乎全程都是闭着眼,一想到她身上那丑陋的疤痕,几乎所有的*都瞬间消散,但为了娘和依兰的吩咐,他也只能强忍着,逼自己碰她。

    今日沉淀了一天,晚上要再来……

    年城看了赵映雪一眼,那脸上的疤痕,配着她咬牙忍恨,目光凌厉的模样,越发的狰狞可怖,想到等会儿自己不得不在这个女人身上,恶心就直直的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模样,赵映雪看在眼里,心里更是恨。

    年城……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男人,还有资格嫌弃她吗?

    她现在身上所有的一切,都是拜他所赐啊!

    而昨晚……

    感受到自己身体某处依旧清晰的刺痛,赵映雪紧咬着牙,目光灼灼的瞪着年城,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!

    可此刻的她被束缚着,甚至连挣脱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赵映雪陷在自己的愤恨里,却是没有留意到,一旁那女子眼底有一抹得逞,而这场戏还要继续演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不感兴趣?这可由不得你感不感兴趣了!”女子冷哼一声,给那几个抓着年城的人使了个眼色,“你们给我听好了,他不喝这药也罢,但今晚他们该做的事情,他们必须做,不然,就打断他的腿!”

    说罢,目光转向年城,呵呵一笑,“年大少爷,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女子丢下这一句话,没有在房间里多留,丢下这一句话,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而房间里,年城被几个男人推向大床,恰是松手,年城残缺的腿一个踉跄,没稳住自己的身体,正好不偏不倚的撞在赵映雪身上。

    赵映雪吃痛,霎时,年城一抬眼,正瞧见赵映雪布满伤痕的脸,几乎是一刹,年城一声惊呼,眼里惊恐凝聚,狼狈的支起身体,往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……”这举动,旁人看来,一阵哄笑,其中一个人更是忍不住道,“年大少爷,你这样害怕她,可如何享受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,只怕你那小兄弟连站都不愿站起来吧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可听说,背后那人要的可就是这年大少爷的害怕呢!看看……看看他这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房间里,男人下流的言语充斥着耳膜,其中,夹杂着几个人的催促声。

    赵映雪看着年城,此刻,她看到他眼里对自己的厌恶,竟是有些庆幸。

    只要他嫌弃自己,或许……或许就不会碰她。

    可仅仅是片刻,在那几个人粗暴的催促下,年城闪动着眼里,隐隐有犹豫浮现,赵映雪看着,心里浮出一丝不安,仅是一瞬,在她的目光之中,年城竟是走到那端着药碗的男人面前,一把夺过药碗,仰头一口灌下……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不!

    赵映雪想喊出声来,年城他……喝了!

    她不笨,自然知道那药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,年大少爷果然还是一个知事的,有药物催起的作用,就算面前的是一头母猪,你也要会享受一夜了。”其中一人开口,随即,是满室男人的哄笑。

    那药效,似乎来得极快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小会儿,年城的脸上,就有可疑的红晕,眼神迷蒙之间,似乎听从着身体的渴望,朝着床上的赵映雪一步步的靠近……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的身体,压在了她的身上,赵映雪紧握着拳头,眼里的恨炽烈的燃烧着,嫌恶……恨……以及那怎么也摆脱不掉的屈辱触碰,在赵映雪的心里乱窜,高涨。

    是谁?!

    到底是谁要这般对她!

    房间里,其他人不知道何时离开,先前还残留了一些意识,欣赏着赵映雪痛苦的年城,到后来也全数被药物控制,一次又一次的在女人的身上发泄着,那极致的*袭来的那一刻,年城对上赵映雪满是恨意的眼……

    呵,依兰果然说的不错。

    赵映雪恨自己,正是因为这样,反倒是他能让赵映雪痛苦不堪,而至于生不如死……

    年城想着依兰的算计,怀孕吗?

    他倒越发期待赵映雪能够怀上他的孩子,那样,对她才是更重的折磨,不是吗?

    如是想着,年城前一瞬消减了的*,又有了苏醒的痕迹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