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风云群侠录〕〔权倾天下之相门嫡〕〔大妖猴〕〔我继承了神龙家族〕〔雪落关山〕〔征战乐园〕〔万界魔尊〕〔重生之美利坚土豪〕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星魄苍穹〕〔天天开无双〕〔我在末世有个庄园〕〔盖世唐皇〕〔吞天神帝〕〔斗破苍穹之无上巅〕〔修真很轻松〕〔隐婚365天:江少,〕〔仙神话〕〔全球灵潮〕〔直到星空尽头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零一章:她的姘头
    一时间,似将所有人心里的希望都点燃了,南宫月和晋王妃也终于按耐不住,匆匆朝着驶过来的马车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城儿……我的儿子,管家,大少爷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南宫月小跑着,终于到了马车前,看到亲自驾车的管家,一边跟着马车匆匆的走,一边急切的问着情况。

    管家皱了眉,想着马车内年城的情形,却是不知道该如何禀报。

    这反应,不只是南宫月脸色变了,在一旁的晋王妃心里也是一紧,刚巧一行人回到了门口,马车停下,晋王妃迫不及待的撩开帘子,帘子拉开的一刹,却怎么也没料到,马车内迎面出来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那男人,身高八尺,健硕挺拔,肤如麦色,刚毅的脸上一片阴沉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在场年府的姨娘下人们,包括南宫月第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那日年城和赵映雪大婚,当众砍了年城一刀的人,不就是他吗?

    而他的怀里,女子被男人的衣裳包裹着,女子的脸埋在男人怀中,谁也看不清楚,可女子搭下来,露在外面的手上的疤痕,却让人瞬间就明了那女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赵映雪!

    只有她身上,有这样的疤痕。

    可此刻,她如此被一个男人抱着,这情形……

    顿时,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南宫月瞬间变了脸色,分毫不放弃机会,当场发难,“这是怎么回事?一个嫁为人妇的女人,这样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抱着,这……这……这……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这男人,怕是赵映雪的姘头吧!

    那日他伤城儿那一刀,害得城儿受了那样的罪,他今日倒送上门来了吗?

    南宫月这一说,气氛更是诡异起来,晋王妃一眼朝南宫月看过去,目光锐利如刀。

    仿佛空气就要一点即燃的瞬间,年曜忙不迭的开口,“什么体统不体统?这都什么时候了,现在还说着这些干什么?城儿和映雪郡主究竟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年曜打着圆场,想到赵映雪,晋王妃立即收回视线,看了一眼男人怀里的赵映雪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曲殇紧咬着牙,本就冷峻的脸上,一抹怒色流窜,浑身散发的凌厉,更是骇人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郡主她……

    想到自己刚才初见到郡主时的情形,曲殇心中猛的一阵抽痛,没说什么,径自抱着赵映雪往府里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跟着曲殇从马车内出来的萍儿,早已经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这情形,旁人看着,也仿佛猜到赵映雪的情况怕不容乐观,晋王妃意识到什么,身体不由一晃,猛然回神,目光闪了闪,匆忙跟上男人的脚步。

    府门口,晋王以及好些下人,也都陆续进了门。

    南宫月看晋王妃以及旁人匆匆追着赵映雪的背影,眼底一抹得逞转瞬即逝,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赵映雪这几日遭的罪,呵……单是想着,南宫月的心里就兴奋得很。

    她赵映雪不是横吗?

    这下,还不是被收拾了!

    而以后……还有她好受的!

    南宫月敛眉,收回神思,继而张罗着人将年城从马车上抬下来,送往了颐春楼。

    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往如意阁和颐春楼去了,一直静静的跟在人群中的年依兰,在跟着人群经过花园之时,特意看了一眼倾玉阁的方向,那眼神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意阁内,赵映雪被安置在床上躺下,空荡的房间里,就只有晋王和晋王妃,以及萍儿和刚才把赵映雪抱回来的曲殇四人。

    赵映雪被放在床上的那一刻,晋王妃就已按耐不住上前,将那包裹着赵映雪的外衣拉开,看到里面残破凌乱的衣裳,以及暴露在外的肌肤上,青青紫紫的痕迹之时,脑袋轰的一声,半响失神。

    这……映雪她……

    她在世上活了这么多年,为人妻,为人母,该见过的也都是见过,映雪身上的痕迹,她不会不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是男人留下的痕迹!

    男人……映雪她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晋王妃凄厉的哭喊出声,仿佛有一把刀在凌迟着她的心,“映雪……我的映雪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天,映雪到底经历了什么?!

    这声音传到门外,旁人听来,都因那喊声中凄惨,浑身不由起了鸡皮疙瘩,皆是面面相觑,揣测着房间里映雪郡主到底是怎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颐春楼内,南宫月和年依兰,同样也听到了这声惨叫,那惨叫声入耳,心中却是说不出的痛快。

    晋王妃心痛吗?

    连晋王妃都心痛,赵映雪又怎么不会痛呢?!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痛,都还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如意阁的房间里,晋王在外间垂手站着,满脸阴沉。

    里间,晋王妃握着赵映雪的手,看着赵映雪苍白的脸,一双眼,仿佛被夺去了魂,没了神采。

    萍儿替赵映雪清理着身子,自始至终,萍儿虽是极力忍着,可依旧禁不住隐隐啜泣。

    终于,赵映雪眼皮动了动,意识渐渐回笼的那一刹,赵映雪清晰的感受到人的触碰,本能的挣扎抗拒。

    “走……走开,放开我……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赵映雪胡乱挥着手,那些记忆瞬间浮现在脑海,似用尽了全身力气,想要摆脱眼前的一切,那一推,将萍儿推去了老远。

    萍儿一个踉跄坐在地上,却没有顾及这一摔的痛,“小姐……小姐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醒了……映雪……”晋王妃原本握着赵映雪的手,也在刚才她那一下的挣扎下,被甩了开来,她想再次握着赵映雪的手,告诉她,她已经没事了,可刚触碰到她的身体,赵映雪身体却是一颤,赫然惊起,努力蜷缩着身体,双手更是不断的挥舞,仿佛要隔绝所有外来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走开……都走开……不要碰我……不要碰我……”赵映雪口中喃喃,闪烁着的目光,浑身戒备的看着每一个人,满眼惊恐。

    这模样,看在晋王妃的眼里,心更似被一只大手抓扯着。

    “映雪……我是母妃,你没事了,你已经得救了,没有人再可以伤害你,母妃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你。”晋王妃紧咬着牙,泛着泪光,连声音都在隐隐颤抖。

    晋王妃心里万分自责,她不该放映雪一个人在这年府,想到她身上那些男人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晋王妃的手,更是紧握成拳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