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设计鬼才〕〔仙古独神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女修重生之青凤劫〕〔战神凰妃〕〔横推三千世界〕〔韩娱之崛起〕〔超级仙学院〕〔巴顿奇幻事件录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林枫〕〔逍遥在武侠世界的〕〔都市之仙帝美女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重生之灵草也修仙〕〔网游之一梦江湖〕〔九龙拉棺〕〔邪王宠妻:废材嫡〕〔最初的寻道者〕〔浪子邪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零五章: 二人勾结
    “娘,哥哥,你们只管等那好消息便好,一个月……这一个月,那赵映雪自顾不暇,该没有心思再来寻哥哥的麻烦。”年依兰说着,缓缓起身,那动作,如千金小姐般体态优雅,可那眼底的恶毒和冰冷,让那种优雅,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她的目的,终究还是年玉!

    只要赵映雪对年玉起了怀疑之心,那一月之后,赵映雪若又知道自己怀了年城的孩子,那……又会是怎样的痛苦与愤怒?

    而一月之后……那可不就是年玉的生辰吗?

    想到沐王赵逸对年玉的承诺,提亲?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年依兰攥着绣帕的手一紧。

    哼,纵然宇文皇后支持又如何?

    她就算是拼尽全力,也要让年玉这生辰过不安生,不仅如此,她倒要看看,她生辰之日,她和沐王殿下的亲事如何能成得了!

    年依兰想着,那眼里的嫉恨,更添了几分恶毒,大步走出了颐春楼。

    出了颐春楼的她,并没有回倾玉阁,而是回了仙兰苑,进去不过片刻,再次出来之时,年依兰已经换上了一身丫鬟的装束,神色鬼祟,脚步匆匆的朝着年府后门走去。

    年依兰出了年府,那不起眼的装扮,很快隐没在了人群之中,在街上转了好半会儿,确定没人跟着,年依兰才进了一个酒楼,直奔酒楼二楼的某个雅间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!”

    雅间里,男人早早就等在那里,只是听到门被推开,没有看来人,却已经知道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的冷。

    年依兰看着窗前站着的男人,白衣如华,仅仅是一个背影,也显得飘逸出尘,可似乎从那日在百兽园里,这个男人从紫灵手中救下自己,他在自己的面前,就不屑再用那温和王爷的伪装。

    可他这样的森冷,让人莫名的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“依兰见过骊王殿下。” 年依兰关好门,缓缓走到赵焱身后,规规矩矩的行礼,不敢有丝毫怠慢与越距。

    赵焱望着窗外,一张绝美的脸,平静无波,“事情成了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的话,成了。”年依兰望着赵焱的背影,恭敬的道,“如今,赵映雪该是知道这事和年玉脱不了干系,而之后的事情,当也该如计划那般,依兰不会让事情超出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事,你做得倒不错。”赵焱说着,终于转身,依旧没看年依兰一眼,仿佛根本不屑看之,径自走到一旁的桌子前坐下,倒茶,品茶,举止优雅,浑身散发的贵气,丝毫没有收敛。

    年依兰看着,不由微微一愣,但瞬间回神,忙道,“多亏了殿下相助,不然,这件事情,单是凭着依兰一个人,也做不好,王爷的人做事很妥帖。”

    不错,方才年城想要知道,那些人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,正是骊王殿下派来助她的人!

    年依兰的恭维,赵焱听着,却是浅浅一笑,他的人,自然妥帖,不过……

    赵焱想到什么,浓墨的眉峰微微一皱,“玉儿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玉儿,几乎是脱口而出,但刚出口,赵焱仿佛意识到什么,眸光微敛,随即似掩饰的转口道,“倾玉阁里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虽是掩饰,可那“玉儿”二字,年依兰依旧听得清晰,不仅如此,那两个字从赵焱口中说出来,隐约蕴含的柔情,更让年依兰心中一怔,有什么东西在脑中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玉儿?

    骊王殿下也对年玉有男女之意吗?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年依兰心中波澜惊起,却又不愿相信。

    这么会?

    她在向骊王求助之时,分明说了,要将祸水引到年玉身上,骊王几乎想也没想的答应助她,可若他真对年玉有男女之意,又怎会陷害年玉?

    年依兰看着赵焱,却是怎么也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心思,容不得你来猜!”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年依兰的思绪,冷冷的声音响起,赵焱的眼底,分明有一股不悦流窜。

    年依兰一惊,仓惶的跪在地上,“依兰该死,依兰不敢揣度殿下的心思,倾玉阁……倾玉阁那边没有什么动静,不,不对,这几日,我娘和晋王妃,每日都去找年玉交人,可枢密使大人也是每日都在,他护着年玉,似乎关系……非比寻常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话刚落,便听得砰的一声,年依兰心中一颤,却已见赵焱手中的茶杯,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,而那俊美的脸庞……怒意弥漫……

    这怒意,是因为她说楚倾和年玉的关系非比寻常吗?

    年依兰目光闪了闪,果然……

    果然这骊王赵焱,对年玉的心思不简单!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当真是个狐媚子,也不知道是使了怎样的手段,沐王,枢密使,乃至是这骊王,都被她迷得晕头转向,当真是下贱的女人!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年依兰收回神思,面目惊恐,试探的唤道。

    赵焱瞥了年依兰一眼,眉峰渐渐舒展开来,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一愣,却很快反应过来,不敢有丝毫违逆,“是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转身欲走,刚到门口,雅间里,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对于年玉,你可以害她,但休要伤她性命。”赵焱的语气,冷冽刚毅,不看他此刻的脸庞,年依兰当真无法想象,这个素来温润恬静的男人,面上会是怎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年依兰想看,可那冷冷凝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,她却不敢回头。

    可……休要伤年玉性命吗?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哪里的话,玉儿是我妹妹,我怎会伤她性命?”年依兰的嘴角,一抹笑容绽放开来,极力压制着心中的嫉妒,不让丝毫异样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如此,话落之时,却是引来赵焱的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是吗?她若不死,就始终挡在你面前,让你永远也触及不了沐王妃的位置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赵焱淡淡的看着那女子的背影,这个女人的心思,他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她投靠自己,可心里却依旧惦念着赵逸!

    与其说是惦念着赵逸,还不如说是惦念着沐王妃的位置,在她的心里,依旧是相信赵逸会继承那皇位么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刹那间,赵焱眼底一抹不悦凝聚,似乎整个房间的气温,骤然变冷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